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245章 恐惧

第1245章 恐惧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63更新时间:2018-12-28 07:04:16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把孩子拿掉吗?

  舒梦佳猛点头,“好,拿掉,可是姑姑,我们不要去医院行不行,我怕...怕见到熟人。”

  要是有人看见,那她还有什么脸面可活。

  舒离看着她的眼睛摇头,“不行,梦佳,这个姑姑不能答应你。”

  “我知道你的顾虑,可是姑姑必须得从你的安全来着想,姑姑不能让你冒险,不去医院太危险了,必须去医院。”

  舒梦佳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有了退缩的意味,“家里不是有姑姑吗?姑姑都知道的,我...我不想去医院。”

  舒梦佳排斥去医院,她觉得去了,所有人都会看着她,笑话她,全世界都会知道她未婚先孕。

  舒离叹气,“梦佳,姑姑是医生,可是不是万能的,在这方面姑姑不要说专业,很多都不懂知道吗?”

  “我们必须去医院,去好医院找专业的医生,有我们大人,你放心,一切都会好的,而且姑姑可以跟你保证,会最大限度的帮你保密的。”

  “那些医生也绝对不会将你的事情说出去,他们也有职业道德的。”

  舒梦佳听着就哭了起来,“我就是怕,姑姑,我怕,我对不起爸妈,对不起你,对不起爷爷奶奶,我不该不听话的...”

  “我那天就不该去的,我应该听你们的,都是我的错...”

  舒离听着真正心如刀绞,舒梦佳的状态,也是她熟悉的受害者心态。

  很多人遇到事情了,受到伤害了,明明她是受害者,伤人的才是坏人,可是他们不止要收到身体上的伤害,还要遭受心里的折磨。

  他们永远都会在责备自己,就如同舒梦佳,为什么那天要跟着去玩,为什么以为白天就是安全的?

  她为什么不听爸妈爷爷奶奶姑姑的华,她为什么要走那条路,遇到那个姐姐,甚至于为什么要认识那个姐姐,为什么要有虚荣心,看到男的追求自己,虚荣心就让她答应了。

  她一遍遍回忆那天的事,一遍遍自责,那一天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对的。

  她会一直回忆,一直自责,一直处在这样的折磨状态中。

  这样的状态,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就如同那些不小心弄丢了自己孩子的父母,永远都在回忆那一天,永远都在自责自己分心的那一刹那,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折磨着自己。

  舒离一把搂住舒梦佳,“梦佳,不是你的错,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错的是那些坏人,不是你的,你永远要记得不是你的错...”

  舒离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将舒梦佳好好安抚了一通,知道半安抚半催眠的将舒梦佳弄睡着。

  舒梦佳睡着后,舒离自己在床边坐了几分钟,看着舒梦佳的睡颜,想一想外面肯定等着很心焦的哥哥嫂嫂,深吸一口气最终站了起来。

  打开了门,如同舒离所料,哥哥嫂嫂还有父母都在客厅坐着,看到她猛地站了起来。

  “怎么样了?问出来了吗?”

  嫂子猛地上前问。

  舒离关了门,嘘了一声,“睡了。”

  嫂子松了一口气,“睡了...也好。”

  说完欲言又止看着舒离,那神情焦急又顾虑。

  似乎很想听到答案,又一点不想听到。

  想听到是关心,不想听到是怕听到已经有不祥预感的回答。

  嫂嫂如此,她哥也是如此,父母也是如此。

  看过他们的表情,舒离拉着嫂子的手走了回来,看了一圈冷静开口。

  “我和梦佳说好,明天带她去医院。”

  一句话,表明了结果。

  大哥呆愣着,呆呆看着舒离,好半天没回过神。

  而嫂嫂呆了一下,却忽然哭出声。

  “别哭,别吵醒梦佳,别吓到梦佳。”

  舒离新有预感,急忙捂住了嫂嫂的嘴巴。

  舒父舒母肩膀徒然松了下来,一下又一下捶着胸口,冷静了一下舒父开口问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啊,怎么回事,怎么就要去医院了呢...难道不能结婚吗?”

  舒母抱着自己都知道不可能的希望,可伶爸爸的问舒离。

  舒离摇头,“没法结婚,梦佳...遇到事了,连孩子父亲是谁都不知道,都不能确定。”

  尽可能的用温和的语言,尽可能简短的将舒梦佳遇到的事说了,舒父听得胸口剧烈起伏,而舒母抚着头差一点没晕过去。

  嫂嫂已经忘了哭了,或者说不会哭了,只有眼泪大滴大滴落下。

  而大哥,脸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手捏成拳头嘎吱作响。

  “我...我要去杀了他们,我要杀了他们...”

  他满腔的怒火,可是此刻连喊都不能大声呐喊,不能尽情的喊,只能压抑情绪低低的吼。

  那一种吼声,让人痛彻心扉。

  那是最绝望的呐喊。

  “我的梦佳啊...我的女儿啊...”失声许久的嫂嫂终于发声音,断断续续,声音里满是绝望和心疼。

  她的女儿啊,她千宠万宠养大的女儿啊,竟然被人如此对待啊。

  她之前还一直逼问,一直逼问孩子爸爸是谁,还想着结婚,梦佳不知道多害怕,不知道多恐惧,不知道多伤心。

  是她这个做妈妈的不合格啊,是她做妈妈的不够关心女儿啊,不然事情也不会到了现在才.....

  悲愤伤心自责几乎将作为母亲的嫂嫂淹没,她跪做在地,头一下接着一下抢地,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舒离看着涩然不已,挡住嫂子的头,“嫂子,你别这样,别这样...”

  “造孽啊,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梦佳,她有什么错,这些都奔着我来啊,奔着我来啊...”

  嫂子低低压抑叫着,泣不成声。

  而大哥的眼睛里已经被仇恨锁代替,舒离看着越发恨那已经消失的强间犯。

  她忙不过来,可是却必须每个人都劝,必须每个人都安抚好。

  大哥这样的状态,很不对,虽然那些人可恨,可却必须让大哥保持冷静。

  舒离因为职业原因,见过因为女儿而疯狂的复仇父亲。

  和舒梦佳还惨的一个女学生,在学校被欺凌不算,后来还被那些欺负人的学生拉去了山上。

  之后那个女学生的尸体被发现,尸检结果是轮间而死。

  造成如此悲剧的学生,却因为不满十六周岁,最后只关了少年所就被放了出来。

  后来那个女孩的父亲,花了几年时间,将他们一一杀死,每一起都伪装成了自杀,或者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