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237章 只求共死

第1237章 只求共死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45更新时间:2018-12-28 07:04:01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李献的葬礼,很庄严很隆重,邬生去了。

  作为尊重老首长的军人身份去的。

  叶欣兰穿着一身黑衣服,看在邬生,眼底冒火,如同看仇人。

  邬生目不斜视,并没有在意叶欣兰的目光。

  叶欣兰看到邬生这样,怒气更甚,差一点没跳出来,好在被于瑶和李凯旋死死拉住了。

  李凯旋和于瑶是决不允许叶欣兰闹起来的。

  李献都死了,在最后一程还是好好结束的好。

  直到李献离开,而邬生都没有任何异常表现,李凯旋才算是终于安心了。

  邬生真的没有认李献的心思。

  安心后,李凯旋又觉得自己可笑。

  以前他一直防着邬生,一直想和邬生比个高低,因为怕邬生抢走了李献注意力和一切。

  可是如今走到这一步了,过去这么多年,再回头看却只觉得可笑,真的可笑。

  邬生从不需要也不指望着李献的提拔辅助,他靠自己就一路走到了比李献更远的位置。

  而这还不是最终的终点,因为邬生还年轻,还有无数可能。

  可以说邬生现在这个年纪,是真正仕途的开始。

  而他李凯旋,却再也够不到了。

  说来也可笑,他以前觉得自己一点不比邬生差,可是走着走着就发现,其实差得远了。

  差得太远太远,也不知道他当初为什么会有那样的错觉。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已经彻底不在一个层面上了,老了老了,那些愤恨不甘不服,如今在看,已经淡得找到痕迹了。

  李凯旋满腹复杂目送着邬生离开,手里死死拉着叶欣兰禁止她闹。

  “爸人都走了,妈你不能闹。”

  这样的场合闹起来,那可真是大笑话了。

  叶欣兰何曾不知,只是她不甘啊。

  可再恨再不甘,她也必须忍着,因为李凯旋不许,于瑶不许。

  李凯旋和于瑶夫妻两已经给叶欣兰下死命令了,绝对不能闹出事,今天要是闹出事了,以后他们家就真的晚了。

  李凯旋和于瑶当初有了嫌隙后,这么多年过去了,感情说多好不存在,说离婚也不存在,就凑合着过日子,进入了不那么满意的老夫老妻状态。

  孩子也渐渐长大了。

  随着孩子的成长,李凯旋慢慢的体验到了当父亲的不易。

  当初和于瑶闹矛盾疏远时,没想过那么多,对孩子耐心也少,等孩子长大才发现,他们对他的感情淡得很,全偏向了于瑶,好像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

  李凯旋觉得很累,可是孩子是他的孩子,他不可能不管,只能尽量修复关系,可是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

  就这么吵吵闹闹的过着,工作上就和身边的战友们一样,兢兢业业去努力,缓慢的进步着。

  一天天下来,磨平了当初的棱角骄傲。

  李凯旋在体验到父亲的不容易时,想起李献对他所做的,也不得不承认李献做得已经够了。

  可是伤害已经造成,就算后来李凯旋尽可能的修复,却没多大用处了。

  因为李献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了,对他已经看开了,并不在意了。

  李献到死对他也尽到了父亲的责任,没有任何亏待,只是最后心中惦记的不是他而已。

  李凯旋想得通,于瑶也不在意了,唯一想不通的大概就是叶欣兰。

  叶欣兰为什么想不通,为什么那么不甘,因为她一直陪在李献身边,最了解李献的心思,对李献的感官感同身后。

  李献最后临死前,是看着咚咚的颁奖典礼,看着他的亲孙女得奖而欣慰又遗憾去世的。

  手里还带着一张照片,是偷偷拍来的邬子还的照片。

  到最后,李献也没亲眼看过邬子还这个孙子,这大概是他最大的遗憾。

  咚咚李献倒是看过,因为咚咚的身份是演员。

  李献身体好的时候,除了追电视剧电影外,也想办法去过现场,亲自看过咚咚。

  而李献做这些的时候都是叶欣兰跟着他一起的。

  叶欣兰虽然很早之前就走出了自己制造的魔障,知道邬生不是自己的儿子,可是那些复杂的感情犹在。

  李献死后,叶欣兰平静下来后还是想办法先通知了邬生,可是邬生最终没来,直到葬礼才来了。

  叶欣兰怎么能不气愤。

  李献的葬礼,就在叶欣兰看邬生的眼刀中结束。

  邬生对叶欣兰的视线,好像没有注意道,和身边的人,满脸肃穆哀悼,送走了李献后,又和众人一起离开。

  做了该做的,没做任何多余的事。

  等一切结束,邬生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苏梨。

  苏梨穿着一身灰色连衣裙,看着邬生笑了一下。

  邬生上了车,看到苏梨整个人放松下来。

  “歇一会吧。”苏梨没多说,只让邬生多休息。

  邬生听话闭目养神。

  安静了一路,停车后邬生睁开眼睛有点纳闷。

  “怎么到这里了?”

  苏梨竟然将他带到了以前苏梨和小陌住过的老房子。

  “今晚我们住这里,不和咚咚他们一起住了。”

  苏梨推了推邬生,“下车了,今晚就我们两人。”

  邬生看看苏梨忍不住笑,“你啊。”

  这一夜,苏梨陪着邬生在老房子住,开着床头灯,絮絮叨叨和他说了很多话。

  邬生睡意全无,一直和苏梨说到了半夜。

  “都这会了,差不多睡吧。”

  有了苏梨的陪伴,心底那些情绪慢慢散去,邬生催苏梨睡了。

  “你睡我也睡。”苏梨坚持。

  “睡,都睡。”邬生拍拍苏梨的肩膀。

  室内安静了下去,过了一会邬生侧头看看苏梨又开口。

  “苏梨,以后你吃亏一点,我们求个同年同月同日死好不好?”

  时间过得太快,他们也到了说起这个话题的时候了呢。

  邬生比苏梨大了十岁,按理是他先走,可是他却忽然舍不得了。

  他要是先走了,苏梨肯定会很难过的,他真舍不得他难过啊,也舍不得她伤心两次。

  上一次自己出意外,苏梨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就算将来他是年纪到了寿终正寝苏梨也会难受的。

  他舍不得啊。

  老话常说,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他也想求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