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202章 男人哭吧不是罪

第1202章 男人哭吧不是罪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89更新时间:2018-12-28 07:03:35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没错。”苏梨慎重点头,然后看向邬生。

  邬生忍住嘴角的抽搐也严肃点头,“没错,你妈妈说得没错,只要你能打倒我,以后就可以不用听我的,我还会听你的。”

  这是个巨坑,可惜小小的邬子还不知道,还一脸兴奋的跳了进去。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爸爸妈妈你们要说话算话。”

  邬子还伸出小指头,慎重的和邬生苏梨拉了勾。

  “好,就这么说定了,良心你努力啊,早点打倒你爸爸。”

  苏梨给邬子还喊加油。

  “我会的,爸爸你就等着吧!”

  邬子还说完看向苏梨,“妈妈,那要怎么才能打得过爸爸?”

  “当然是好好吃饭好好长大,然后好好打拳啊,你爸爸当兵都几十年了,比你现在训练辛苦多了。”

  苏梨立刻开说,说得那叫一个有理有据无法反驳,让人充满斗志。

  邬生在旁边听着都觉得热血沸腾了,这时候他不得不承认感慨,苏梨真是记者,嘴巴厉害着呢。

  苏梨出手就知有没有,最后苏梨他们走的时候,邬子还虽然不舍,可是没哭了。

  苏梨狠狠松了一口气,整个人才松懈下来。

  她也不是故意忽悠儿子了,只是比起被迫在这里留下,然后自己各种难受,不如想尽办法让他早点接受,然后朝着目标出发,这样对他身心都好。

  苏梨考虑得不错,他们走后,邬子还就雄赳赳气昂昂的回了宿舍,从这一天开始,状态都变了。

  虽然还是会想家想爸爸妈妈了,不过比之前到底不一样了。

  之后等学打拳的时候,还特别的积极,学得也很快。

  邬生说他有学武天赋,其实还真不是瞎说的,本来就有基础的邬子还,顺利脱颖而出。

  有了个大目标,然后有自己的基础,邬子还的状态确实是变了。

  等有过了一周,苏梨和邬生再去看黑不溜秋的邬子还时,看到苏梨还是还哭唧唧,可是没有嚎啕大哭。

  掉过金豆子后,还开始兴致勃勃讲起了这一周的生活,讲他多厉害,被选为领队,怎么教小伙伴打拳,教练又怎么样怎么样。

  苏梨看着邬子还终于松了一口气。

  虽然六岁就这样还是很心疼,可是还是有很多人从小就学武的,邬子还也不算特例。

  邬子还找邬生比划了比划,最后眨巴着眼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送邬生苏梨离开。

  那小样子,又惹人心疼,又让人骄傲。

  等到第三周的时候,邬子还终于有了一天的假期,可以回家睡一晚,第二天再回去。

  邬子还可高兴坏了。

  苏梨他们也高兴坏了。

  邬琪华荣良工小陌咚咚他们可想死邬子还了。

  知道这消息,前一晚睡不着,第二天一个个的都在准备邬子还回来的事,荣良工准备吃的,邬琪华他们各自准备各自的。

  咚咚专门请了假回来,小陌也早早的下班就回来,就等着邬子还回来了。

  等邬子还进了家门,小陌他们看着,诡异的沉默了一秒,气氛才热闹起来。

  你说为什么会诡异的沉默了一秒?

  因为...邬子还太黑了啊。

  夏天的太阳不是开玩笑的,邬子还被晒了三周,以前白嫩嫩的邬子还就变成了小黑炭了。

  虽然说小黑炭夸张了一点,可是邬子还真的真的黑了很多,黑得让人都要不敢认了,黑得衬得牙齿都白了好多啊。

  大家好像之余,更是心疼。

  于是,邬子还回到家就如同回到了天堂。

  各种好吃的都夹到了他碗里,以前被禁止的很多事都能做了,哥哥姐姐他们简直不要太好。

  当然,如果姐姐不拉着他保养皮肤就好了。

  咚咚才十三,天生丽质,皮肤好也白,很少化妆,可是演员嘛,不可能不化妆的,影片需要的那些特殊妆更是不用说,对皮肤伤害特别大,所以咚咚也被苏梨还有邬琪华带着做各种保养。

  当然,这种保养就是用黄瓜啊牛奶啊这样的,不是成年人那种。

  咚咚自之前拿了奖之后,挑来挑去这才又接了一个剧本。

  依旧是电影,依旧是主角。

  才签约电影还没开拍,就受到了不少关注,都期待着她能创造奇迹早日拿个大满贯。

  要说没有压力,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就是得自己学会缓解了。

  邬子还归来,也算是一种缓解方式。

  被他粘着,听着他一声声姐姐叫着,心里就舒坦。

  嗯,还能带着他保养皮肤。

  “心心啊,要是以后你白不回来就不好了,所以要跟着姐姐做皮肤保养。”

  用牛奶给邬子还洗了脸,然后让邬子还睡着给他敷上一片片黄瓜。

  邬子还:“.......”

  好想跑啊,可是好不容易见到姐姐,好舍不得啊。

  心里挣扎了一番,最后没动了。

  不过...“姐姐,我能吃两片吗?”

  邬子还又想吃黄瓜了,这黄瓜的清香一直往鼻子里钻啊。

  “不能吃,这是敷在脸上的。”咚咚说完警告了一下蠢蠢欲动的邬子还,“你敢吃姐姐就打你屁股。”

  邬子还:“......”

  想了想邬子还道,“姐姐,我觉得哥哥爸爸还有爷爷都黑了,不然一起给他们也做做?”

  咚咚眨眼,“真的吗?”

  想一想好像也对。

  十分钟后,邬生小陌荣良工排排躺在邬子还旁边,一脸的生无可恋。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被孙女/女儿/妹妹拉来做什么面膜?

  他们是大男人啊,哪里需要做什么面膜!

  可是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特别是在邬家,男人总要让着女人。

  最后他们只能排排躺了。

  这个活动明显很吸引人,所以最后苏梨和邬琪华也加入了这个队伍,给他们做保养。

  荣良工还另外去打了一份切黄瓜的工作——因为他刀工好,切得薄。

  薄薄的黄瓜最后敷在了家里四个男人身上。

  邬子还脸上稍微厚一点的黄瓜片都被换了。

  苏梨他们兴致勃勃,将他们的脸都贴满了,除了露出个嘴巴和鼻子,眼睛也没放过,后来甚至连脖子都贴上了。

  荣良工邬生小陌邬子还:“.......”

  做女人苦,做男人也苦啊。

  此刻他们心中只有一首歌在流淌: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