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185章 疯魔母女

第1185章 疯魔母女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20更新时间:2018-12-28 07:03:2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你干什么!”

  邬生暴喝一声吗,想也不想一脚踢开了。

  他那什么身手,青青自然被踢开了。

  然后才穿上衣服逃出来。

  邬生解释完还心有余悸,看着苏梨脸上还有点委屈和后怕。

  他差点被那个青青给抱了。

  还是光着上身的状态下被抱了。

  想想都可怕。

  苏梨听了...也后怕,后怕后就很愤怒啊。

  她怎么可能不愤怒呢,邬生可是她的男人,这青青年纪轻轻的为啥要抱都能做她爹的邬生呢!

  苏梨拿着还来不及放下的锅铲,猛地推开了房间门。

  那青青正摸着被邬生踢的地方哼哼呢,到现在还没起来,看到门口拿着锅铲可怕的苏梨,脸一下子就僵硬了。

  “婶婶.....”

  “谁是你婶婶,特么嘴里叫着婶婶,转头抱你叔叔啊,你疯了是不是!”

  苏梨毫不客气打断了她的话,邬生跟在苏梨后面,扶着她的后背猛点头。

  看那样子,对于苏梨给他出头很是骄傲呢。

  青青眼没瞎,将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真是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

  “婶婶都是误会...”

  要吐血也得解释啊。

  “误会个屁,一个小姑娘往人家房间里钻什么,还不快出来。”

  苏梨真是被气得够呛。

  任谁家里出这种事都得被气得够呛。

  那青青满脸委屈出来,看邬生的眼神,那叫一个幽怨,邬生被她看得气得很,狠狠瞪了她一眼。

  等青青出来后,苏梨只会挥着锅铲赶人了。

  “还不快滚!”

  苏梨气得要死,看那青青还想和邬生说话,想也不想拿着手里的锅铲打过去。

  “啊。”那青青急忙挡,挡了满手的手。

  看苏梨要动真格的,也顾不得了急忙往外跑。

  “下次别让我看到你!见一次我打一次!”

  苏梨追着她骂,然后锅铲咻的一声飞出去,正中那青青的露出的肩膀。

  青青被打得叫了一声,愤怒回头,结果迎面又来了一样东西,正中脑门。

  “啊。”

  青青被打得差点没摔倒,却被打得害怕了,顾不得其他,屁滚尿流跑。

  最后也没看清最后打她的东西。

  青青没看清,苏梨却看得清楚。

  在她甩出去锅铲后,邬生脱下脚上的拖鞋跟着就出去了。

  那准确度...很可怕。

  苏梨彭得关上了大门,转身默默看着地上的拖鞋,然后对着邬生狠狠哼了一声。

  哼,别以为一脱鞋赶了人,就能抵销她的怒气了!

  邬生刚才差点被那疯女人抱了!

  邬生默默过去穿上拖鞋,脸上....很委屈。

  “苏梨你要相信我,我和她真没什么,我也没想到她这么神经病。”

  苏梨自然知道邬生和她没什么,可是心里就是气不过。

  “以后有客人在家里,不许去换衣服,也不许换衣服不关门。”

  “好,好。”苏梨不说邬生自己也知道厉害了。

  “快去洗澡。”苏梨立刻接着说道。

  虽然没碰到,可是想到被青青看到了邬生的身体,也是觉得难受啊。

  邬生乖乖去洗了。

  洗完出来,苏梨还觉得不满意,自己摸了好几下,发誓要将那目光残留给摸掉。

  邬生这一下...笑了。

  苏梨没忍住也笑了,不过...心里还是不得劲,连带看那房间都不顺眼了。

  “我们的房间被那女人进去过,她踩过的地方,还有呼吸都让我不顺。”

  “我立刻打扫,立刻打扫。”

  邬生立刻吭哧吭哧干起来,地拖了,被套什么的都换了,还喷了空气清新剂。

  不过苏梨还是觉得不爽,饭也吃不下了,最后决定去邬琪华那里住。

  这件事也要和邬琪华谈一谈,以后不许在让那青青还有她那妈来了,胡同里的人也得注意,毕竟...青青是在太可怕了。

  你说邬生是能忍住诱惑,要是个年轻小伙子,或者没忍住的,那可怎么办,那一家人都不得安宁啊。

  苏梨带着火气,邬生小心跟在后面去了邬琪华那里。

  邬琪华听了以后...那愤怒比苏梨还多一点,毕竟那可是老邻居。

  实在太失望太愤怒了。

  “简直不像话,怎么教自己姑娘的,竟然...竟然找邬生,她就是这样对小陌,我也能想通啊。”

  “神经病,以后不许她们来了,敢再来我直接将她们打出去。

  邬琪华真是想不通啊。

  不过青青和青青妈也想不通,被赶出来后青青那可真是都要怀疑世界了。

  虽然她没有苏梨漂亮一点点,没有苏梨那么厉害,可是她比苏梨年轻啊。

  她那两个哥哥,还有很多男人不都喜欢年轻的,而且她可是知道的,男人都一样,不管表面多正经,内里都不是,都喜欢刺激。

  特别是结了婚的那一种。

  青青这次可真是研究过的有备而来的,看似是没有头脑,当着苏梨的面在苏梨家里行动,可实际上都是她深吸熟虑过的。

  男人不是都说喜欢玩这种刺激的吗?

  老婆就在厨房,然后和年轻的女孩子在房间里拥抱亲吻,甚至还能有点别的啥,这都刺激多热血啊。

  偏偏她连人都没碰到,就被踢开了。

  青青满腹郁闷回了家,和她妈谈了起来。

  她妈非得没意外,而且还深深感慨。

  “这邬生...原来还是没变啊,他果然和其他男人不同。”

  “就算结了婚也是一样啊......”

  感慨完,青青妈就带着青青赶了过来‘道歉’。

  结果还没进家门呢,就被邬琪华打出来了。

  青青母女两恨得要死,特别是青青妈,像是比女儿还更不甘更愤怒。

  这动静闹得后来整个胡同的人都听到了风声,最后一起抵制这母女两。

  后来青青还有她那妈,竟然还厚脸皮的去堵过两次邬生,那叫一个疯狂。

  苏梨一开始还不理解为什么这青青和她这妈为什么这么疯,直到后来无意间听到一件事。

  就是胡同里闲聊的一件事。

  说当年这青青妈对邬生也很有想法,可惜那时候邬生不开窍不喜欢她,最后没办法远嫁他乡。

  苏梨一听再结合这母女两的行为,然后分析了一下,分析出一个可怕的结论。

  人性真的还是挺那啥,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所以这青青妈是还介怀当年没得到邬生的事?

  这次回来看到邬生还心动,还想拿下他,甚至让女儿动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