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151章 安葬

第1151章 安葬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90更新时间:2018-12-28 07:02:59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在村长家吃过了午饭,事情就风风火火办了起来。

  邬生和苏梨都知道人情,知道不可能让人家白干活,准备了至少一倍的钱请人操办。

  而且意思表达得很清楚,办完事剩下的钱是请大家吃酒喝茶的。

  有钱好办事,大家看还有钱拿,事情办得越发顺利。

  午饭后,就有两人赶着骡子去镇上买吃的东西去了。

  而苏杏也赶到了。

  看到苏梨,苏杏惊喜不已。

  等听到苗凤花已经离世,而且还是被苏旦打死的消息,苏杏腿一软一屁股坐到在地。

  “姐...”

  苏梨急忙去扶苏杏。

  苏杏死死拉着苏梨的手,泪流满面。

  “好好的人啊,怎么就...妈啊,你这是何苦啊,你这是何苦.....”

  不同于苏梨得到消息时的样子,苏杏嚎啕大哭,泪流满面。

  苏杏不是不知道苗凤花的真面目,不是不知道苗凤花对她的态度,她被苗凤花也伤得彻底,以致后来都硬着心肠没管苗凤花和苏旦。

  因为硬着心肠,才有了她如今的好日子。

  她从没后悔过,可是她还是难过伤心。

  就算只是贱养,就算有太多太多伤心,可生她养她的妈妈没了啊。

  “...都已经做到那个地步了,为什么不好好活着,为什么不好好跟着苏旦吃香喝辣过好日子,非得这样被苏旦打死了回来...”

  苏杏的哭声,让众人心中都沉重。

  苏梨看着苏杏,看着苏杏滴滴答答落在自己手上的眼泪,沉默拍着苏杏的后背,一下又一下。

  等苏杏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苏梨才拉起她坐了。

  苏杏眼睛红通通的,摸了摸骨灰盒,鼻音很重开口。

  “我给你姐夫打个电话,让他安排好家里的事就带着孩子们一起过来。”

  苏梨点头,“嗯。”

  苏杏和姐夫在这边到底要更熟悉一些。

  等姐夫到来,苏梨就不用做什么了,一切都有姐夫安排了。

  姐夫还真是难得的一个好人,这些年和苏杏过得一直很好,心好却理智清醒,然后该推脱的都不推脱,他一直记得当初苏梨的提点提拔,对苏梨和邬生很是尊敬。

  邬生和姐夫没见过两次,可是办起事来说起话来还挺说得到一起,两人商量着就把所有事情接过去了。

  姐夫主导,邬生辅助。

  苏梨和苏杏,就让她们守灵和休息。

  事情有条不紊安排了下去,等晚上天黑的时候,去赶集的人也满载而归了。

  苏梨苏杏他们都换上了简单制作的孝衣,其他亲戚需要的,包括苏杏两个孩子都戴上了白色或者蓝色孝套。

  下午就出钱买的村里的猪也杀了,夜渐深,厨房却没怎么休息,忙碌起来做菜。

  等夜深了大家都回去了,人来人往的院子一下子安静下来。

  苏杏和苏梨两姐妹跪坐在一起有一句每一句低声说着话,苏杏的两个孩子,一左一右靠着苏杏,好奇看着苏梨,哈欠连连就是不睡。

  苏杏因为之前小产过,伤了身,后来慢慢才养回来,所以两个孩子年纪也不大,还都在上小学。

  “瞌睡就睡吧,老看着你们姨妈做什么?”

  苏杏看着两个孩子满是无奈。

  “他们喜欢我呀。”苏梨摸了摸他们的头,“对不对?”

  两个孩子猛地点头。

  “喜欢姨妈以后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去帝都到姨妈家玩,姨妈家里也有哥哥妹妹弟弟。”

  苏梨温声说着,又聊了几句,两个孩子终于睡过去了。

  姐夫过来,将两个孩子抱去睡了。

  “小良心才半岁就断奶,会不会一直哭闹啊。”

  “有奶粉,应该不会。”苏梨感慨,“现在的日子是越过越好了,东西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好,不像以前断奶是大事,现在好很多了。”

  “这倒是,日子是越过越好了。”

  苏杏和苏梨虽然一直有联系,可是只是在电话里,很多话都没法说,如今待在一起,倒是可以多说话了。

  邬生和姐夫忙完过来,看她们还聊着,还劝她们累就睡一会。

  守灵有规矩,可是熬不住睡一下也有的。

  苏杏和苏梨都摇头了。

  “没事,也就这一晚,熬过去就行了,说说话也快。”

  到了这时候唯一能为苗凤花做的也就是守灵了,就好好守一夜,算是报答她的生育之恩了。

  邬生和姐夫也就不再劝,两人也坐了下来。

  随意聊两句,或者说说话,这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按着规矩来,摆了宴席吃了饭,然后看着时辰将苗凤花的骨灰送了出去。

  翻过两个山头,一直到了苏家村聚集的世代的安葬之地。

  太阳西下时,苗凤花终于入土为安。

  苏梨苏杏两姐妹,一起磕头。

  磕完苏杏站了起来,苏梨却没站起来,而是看向了旁边。

  那是埋葬苏爹的地方。

  以前村里很少有立墓碑的,毕竟墓碑也需要钱。

  除非家里有余钱的才会立,苏爹的没有意外的也是空空的一座坟什么都没有。

  苏家村在这里的墓群都是如此,从祖先的开始,都是一代传着一代记自己祖先的位置,清明上坟来一个个磕过去。

  苏梨已经十余年没回来了,也有十余年没给苏爹上坟了。

  看苏梨看向苏爹的坟墓,邬生在苏杏之前的位置跪下了。

  “爸,我是邬生,是您的二女婿。”

  苏梨看看他,深吸一口气。

  “是啊,爸,这是邬生,是你二女婿。”

  “是不是挺失望的爸,这么多年了才来看你,才带着女婿来看你...”

  邬生拍了拍苏梨的肩膀,一起给苏爹也磕了头。

  等天擦黑了,苏梨他们才回到苏家村。

  连同苏杏他们在内,都是在村长家里歇着的,好在村长家新盖了房子也睡得下。

  村长对苏杏夫妇也很客气热情,招待热情,让人找不到一点不好的。

  这一次,村长的人情是欠下了。

  好在不管是苏梨夫妇还是苏杏夫妇,都可以从容还村长人情。

  苏梨邬生是第二天就要走的,毕竟两人都很忙,来来回回路上加起来,这一趟也花了不少时间,他们能请到假却不能过分。

  村长惋惜万分,不过第二天苏梨走前想请走苏爹和苗凤花的牌位时,还是热情的帮忙处理这件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