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150章 回老家(下)

第1150章 回老家(下)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16更新时间:2018-12-28 07:02:58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海子叔这一下可真是被惊到了,惊得后退了好几步。

  “你说什么?喝醉酒打死的?这...这叫什么事啊。”

  苏旦就是个流氓村里人也都知道,而且后来喝酒就打人,闹的动静不小,村里没什么秘密,基本都是知道的。

  男人打老婆,在村里其实还是挺普遍的,喝醉酒打老婆也不少。

  只是没想到,苏旦竟然把他妈苗凤花都给打死了。

  海子叔心里满是震惊,还有些说不清楚的感慨。

  这苗凤花多疼苏旦啊,将苏杏苏梨当牛马一样使,结果最后却被儿子给打死了。

  老苏家这可是.....

  海子叔感慨着然后问,“那苏旦呢?被抓起来了?”

  苏梨摇头,“没有,公安说跑了。”

  对于海子叔的的感慨还是什么,苏梨都没什么太多的感觉。

  “哦,哦...跑了啊。”

  海子叔摇头,“这叫什么事啊...”

  说完他忽然醒悟过来,“对了,快进去吧,一直拦着你们说话了,赶到村里来很累了吧,快回家歇息......”

  一说完海子叔又停住了。

  因为他忽然想起来,苏梨回来村里可没家了,之前苏旦带着高利贷的人回来,将家里都卖了。

  海子叔抓抓头,一下卡壳了。

  “这...你们家...”

  “我知道,我知道我家已经没了。”

  苏梨接过话,“我回来就是送她回来,然后简单办一下丧事,将她和我爸安葬在一起。”

  之前邬生没插话,此时顺势借口问道。

  “海子叔,村里有可以办丧事的地方吗?也不用多大的地方,主要是用来吃饭。”

  海子叔一时还真不知道,“这事你们还是问村长吧。”

  “那行,那我们就直接去村长家,村长家还在老地方吗?”

  邬生问,那海子叔梦点头。

  “在,在的,还是在老家,不过已经盖了新房子了,村里最好的新房子就是他家的。”

  海子叔说起村长来,语气里带着羡慕嫉妒恨,还有点谄媚。

  十余年了,村里的村长还是一个人。

  村里基本就是这样,特别是偏远的村里,一二十年都是一个村长是常有的事。

  别小看一个村长,村里村长权利还是很大的。

  是人基本都有权利欲望,都想得到人的尊重,很多当上了村长,除非老得不行了,不让都不愿退下来的。

  苏梨淡淡的胡思乱想着,跟在邬生和海子后面,一边四下看。

  走进去村里,走了一截,海子都热情和邬生说着,眼睛一直盯着邬生,眼里有好奇也有畏惧。

  没一会就遇到了村里的其他人。

  这一次不用苏梨解释了,海子三言两语给苏梨他们说明了。

  听到的反应都差不多,满嘴说着造孽,不管是扛着锄头的要去干活的还是去干什么的,听了就跟着后面了。

  一个个的表情激动,就看着苏梨和邬生,特别是苏梨,那眼睛恨不能黏在苏梨身上。

  这些或者有些熟悉,或者全然陌生的面孔,苏梨都没怎么看。

  有人和她说话,能回答的她就应,记得的就打招呼,不能回答的就忽略。

  大家不觉得她失礼,反而以能和她说话为荣。

  一路进去,不断遇到人,然后我跟你说你跟我说,除了少部分的人,都跟在了后面。

  等到了村长家的时候,已经浩浩荡荡好几个人了。

  还有人在赶来的路上,或者在路边看苏梨看稀奇。

  比起以前,村长老了很多了,成了名副其实的老村长。

  看到一群人来惊了一下,等看到苏梨和邬生,态度立刻就端正了。

  擦擦手热情的和邬生握手,又夸苏梨有情有义。

  “你妈之前还重男轻女,对你和你姐也不好,如今却....唉,最后还是你这个姑娘来给她送终啊。”

  苏梨勉强一笑,“我还没通知我姐呢,怕打电话了被吓到。”

  “这还不简单,让人给你跑一趟就是了,先不说什么事,就说有事找她让她来就好。”

  村长立刻叫了一个半大的小伙子给苏梨跑腿。

  那小伙子立刻就应了,飞奔出去。

  “那是我堂哥家的孙子,腿脚利索着呢,今年读高三呢,还说有机会就考到帝都去。”

  村长笑眯眯说着,眼睛看着苏梨和邬生,眼底放着光。

  和村里人不一样,村长要更懂邬生和苏梨的分量,也想和苏梨交好,让苏梨记住自家的后辈或者有个印象。

  要知道苏梨邬生这样的人物,县里的县长想见还不一定能见到呢。

  他有机会看到,自然要好好表现,只要他们两口子愿意开口,简简单单一句话,可能就会改变后辈的命运了。

  苏梨能听出村长的潜意思,笑了笑没开口。’

  倒是邬生笑着接了一句,“有目标就努力考。”

  村长一听就精神了,趁机和邬生在握了握手,然后大手一挥道。

  “苏家老房子已经被苏旦那个败家子卖了,如今已经是别人家的,回人家家里办丧事是不合适的了,这样吧...”

  村长沉吟了一下,“去学校旁边的以前的村委会办,那里空闲着,很少用到,地方也还够。”

  苏梨知道那个地方,以前说是村委会,可是实际上村长又不上班,上班也是在家上,有事都是在家办。

  后来为了方便村里的养猪马羊的打糠,就买了打糠机,全村人要打糠都是去那里,也没人住,倒是无所谓。

  苏梨只要有个地方就行,看她点头,邬生就笑道,“那可真是谢谢村长了。”

  邬生说完看向没走的村民解释道,“因为岳母被发现后是好几天以后的事了,所以后来只能火化,如今也没有遗体,还请大家不要害怕。”

  “今天太晚了,明天我和苏梨打算给我岳母简单办一场送行丧客,还请大家能来。”

  “因为我不熟悉这里,苏梨也好几年没回来,对这里也不熟悉了,还请大家帮帮忙,帮忙通知一下人,然后我们不懂的规矩也请告诉我们一下。”

  邬生态度好,苏梨和他请求帮忙,大家都应了。

  不管怎么说,苗凤花也是村里的人,而且能帮苏梨,也是挺好的。

  事情就这样操办起来。

  邬生和苏梨回来也没住的地方,后来盛情难却就暂时住在村长家。

  苗凤花尸体已经火化,一切规矩就从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