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148章 后事

第1148章 后事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63更新时间:2018-12-28 07:02:57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接到电话,苏梨除了不可思议还是不可思议。

  “麻烦你...再说一遍,你说谁的尸体?”

  “苗凤花。”

  公安那边还挺有耐心,再详细说了一遍。

  苏梨的手无力垂下。

  手机里那边的公安喂了好几声发现没人说话,只能挂了。

  苏梨缓了好一会还是没能反应过来。

  苗凤花...死了?

  她怎么就死了呢?

  她还不到死的时候啊,上辈子她死的时候,苗凤花还活着呢。

  怎么就这么死了,而且还是被苏旦打死了。

  被她最疼爱的宝贝儿子苏旦打死的。

  这世上...怎么还有这样的事。

  苏梨怔怔呆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看手机被挂断了,她苦笑,呼出一口气,缓了一会才拨通了邬生的电话。

  “邬生,公安来电话,说...说我妈死了,尸体被发现了,让我去认领。”

  邬生那边也惊了一下,不过比苏梨要好一些。

  “好,你等着我,我马上过来,我和你一起去。”

  “嗯。”苏梨轻声应了。

  挂了电话,苏梨又愣了一下才出了办公室。

  请了假,让关心她的白小米等同事不要担心,苏梨才到楼下。

  站在楼下发了一会愣,邬生就到了。

  邬生和苏梨都没换衣服,邬生常年军装倒是习惯,苏梨穿的却是职业装,少得很。

  邬生一停下车,就急忙下车了,手里拿着一件军大衣。

  “怎么都不知道加件衣服,我就知道你...”

  邬生将苏梨紧紧裹住,推上了车,急忙搓她已经冰凉的手。

  苏梨进了车里,回过神猛地打了一个冷颤,看着邬生着急的样子,勉强一笑。

  “对不起啊,又让你担心了。”

  “傻瓜。”

  邬生无奈叹了一声,“不用说对不起,你第一时间给我电话,已经做得很好了。”

  苏梨又笑了笑。

  “不想笑可以不笑,那是你的妈妈,我不会说你什么的,你想哭就哭。”

  邬生搓热了手,给她的脸暖了暖。

  苏梨被他捧着脸,大概是因为热乎了,眼睛也有些热。

  可是...只是热而已。

  “我...哭不出来。”

  苏梨哭不出来,她不知道自己是想哭,还是不想哭,可是哭不出来。

  对苗凤花的失望,经历了两世,两世来将她对苗凤花的感情磨得一点不剩。

  她以为她不会在乎的,可以冷漠以对,却发现做不到。

  可说哭说难过,她也哭不出来,也难过不起来。

  “哭不出来就不用哭了。”

  苏梨的复杂情感,邬生差不多了解。

  他给苏梨穿好军大衣,看她手和脸都恢复知觉了,才放开了她。

  “我们走吧。”

  “嗯。”

  半个小时候,目的地到达,苏梨和邬生被领了去认人,确认是不是苗凤花。

  苗凤花的遗体腐烂得不成样子,苏梨才看了一眼,就被眼疾手快的邬生捂住了眼睛。

  “我们确认了,就是她。”

  邬生捂着苏梨的眼睛,和带进来的公安说完,就强行转了苏梨的肩膀,推她往外走。

  那公安也知道一般人难以接受,确认也只是一个流程,点点头。

  “好。”

  苏梨被推出来后,眼珠没动,好一会没有喘气。

  “不怕了,先喘气。”

  一边的公安正好奇看着苏梨,看她不像一般的受害人家属,看到受害人就哭出来,脑子里不受控制的想的是之前苏梨和妈妈断绝关系的八卦。

  正想着果然如此,苏梨真冷漠的时候,就听到了邬生的声音。

  公安这才发现,苏梨的手一直在抖。

  而且仔细一看,她还穿着裙子高跟鞋,连军大衣都是老公的,也就是说...接到消息就跑过来了。

  不哭,不代表没感情。

  公安心中感叹,不管是不是断绝关系,母女果然还是母女啊。

  如此想着,他也不打扰两人,先回了办公室。

  邬生没注意她,只看着苏梨,拍着她的的肩膀轻声。

  “那...真是她吗?”

  苏梨缓了一会才轻声问道。

  那样面目全非的样子。

  “是她。”邬生能理解苏梨这话是什么意思。

  人死了本来就会变了,更何况腐烂了那么多天,已经面目全非了。

  “被吓到了?早知道我看就行,不让你看了。”

  苏梨回过神摇头,“我是她女儿,得我看才行...我确实有点被吓到了。”

  邬生无声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不怕,有我。”

  苏梨点头,“嗯。”

  她深吸一口气,“走吧。”

  找了案件相关的负责人,苏梨得已详细了解了情况。

  “...因为案件也算简单,所以现在侦查已经结束,就等着抓捕犯人归案,而受害人的遗体你们可以先带回去安葬。”

  苏梨点了点头,“好。”

  虽然说断绝母子关系,可是这个时候,苏梨不可能不管苗风花的尸体,就这样丢下。

  不现实,也没必要。

  死前断绝关系了,死后却不能这样不管。

  毕竟还是生了她的母亲,还是得让她入土为安。

  不...也没法入土为安了。

  这里不是老家,土葬...不大可能了。

  苏梨办了相关的手续,然后由邬生安排,直接将苗凤花的遗体运往殡仪馆进行火化。

  公安这边的人,目送苏梨他们的车离去,一个个还是忍不住感慨两句。

  “唉,这叫报应吧,有这么好的女儿,非得去疼那么个儿子,结果被儿子打死了...”

  “可不是吗?重男轻女害死人啊。”

  他们做公安的,什么案件没碰到过,儿女打死父母的,父母打死儿女的,说实话不算常见,可也不少。

  “赶紧布置去抓犯人归案。”

  几个人感慨完,也就去忙了。

  苏梨在去殡仪馆的途中,和邬琪华荣良工小陌都打了电话,告诉了他们这件事。

  邬琪华说会带着咚咚邬子还一起过去。

  苏梨都答应了。

  到了殡仪馆,登记询问忙碌完,邬琪华他们先后都赶到了。

  大家来一个个的都是担心看着苏梨。

  苏梨看着他们的表情心里温暖。

  “我没事,就是觉得这也是大事,得和你们说一声。”

  因为苗凤花在帝都也没什么朋友亲人,最后葬礼就不在帝都办了,直接火化完带着骨灰回老家办。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