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145章 倾家荡产

第1145章 倾家荡产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22更新时间:2018-12-28 07:02:55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不管苗凤花怎么大叫,怎么不愿意,可最后她还是被扔到了一个地方。

  很正常的人家,可是她就是出不去,有个冷冰冰的人看着她。

  苗凤花怎么叫都没人应,因为对外她是个疯女人。

  苗风花偷鸡不成蚀把米,没要到钱不说,最后还失去自由。

  等第二天,到了高利贷说好的最后期限时,苗凤花差点没煎熬疯。

  可不管她怎么煎熬,不管她怎么想,甚至用自杀威胁过,还是没能离开那家。

  等半个月后,苗凤花才重回自由。

  可惜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苏旦还活着,没丢了命。

  可惜小拇指真的被砍掉了。

  而且因为苗凤花消失,高利贷的最后想尽办法压榨苏旦的一切。

  苏旦自然也说了他和苏梨邬生的关系,期望着这些人能去找苏梨,然后放过他。

  可惜那些放高利贷的一个个精着呢,可不是莽撞的人。

  惹谁不好去惹什么苏梨邬生,这两口子谁是简单的啊。

  苏梨那是谁,谁不知道,再来邬生,那就更是了。

  不管是地痞流氓还是放高利贷的,他们平时就算坏,对军人也是不一样的。

  对军人,他们不管是畏惧忌惮也好,还是崇敬也好,反正军人他们一般都不会去碰。

  更何况还是首长级别的邬生。

  他们又不是傻子,想过安稳日子,自然不想鸡蛋去撞石头。

  苏旦拉不下苏梨邬生,最后只能拉秦珊珊。

  秦珊珊是他老婆啊,高利贷的看看还真行,立刻就去找秦珊珊了。

  只要是女人,除非老得不能再老,不然总能拉出去做做生意。

  一直死赖着苏旦的秦珊珊,终究还是遭到报应了。

  和以前自己出去卖不同,她被迫走上了卖身还苏旦赌债的地步。

  煎熬了几天,好不容易逃出来,秦珊珊直接跑了。

  之后再没回来。

  高利贷还在继续逼迫苏旦,最后苏旦连老家也回去了。

  家里仅有的房子被卖,还有田地,甚至自留山自留地能换一点钱的都换了。

  真正的倾家荡产了,一无所有,连老祖宗留下的所有东西都没了后。

  苏旦终于保住了一条小命。

  苗凤花自由后,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了。

  这一次,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临老了老了,回家的地方都没有了。

  而苏旦也已经被折磨得萎靡不振,精神恍惚,手指也没了。

  不管之前多难,苗凤花都相信苏旦会变好,都相信还有希望,一切还会重来。

  直到今日。

  苗凤花白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这一晕过去,苗凤花差点没醒过来,可是最后她还是醒过来了。

  被苏旦打醒的。

  苏旦恨啊。

  这全世界他最恨的人不是放高利贷的,也不是宰了他手指头的人,而是苗凤花。

  因为苗凤花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又消失不见了。

  一次又一次,苏旦恨死了苗凤花。

  看到苗凤花,苏旦第一反应是打。

  “旦旦啊...”

  苗凤花被打醒后,看到苏旦才喊了一声,就被苏旦打了一拳。

  之前每次被打,苗凤花都忍住了。

  可这次,苗凤花忍不住了。

  她啪的一声打了回去还手了。

  “你还有脸打我,家都彻底被你败光了,我们什么都没有了,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我之前就让你不要赌博,不要赌博,你非得要赌,现在什么都没了,你开心了?”

  母子两第一次翻脸扭打在了一起。

  打完了,苗凤花还是不忍心,还是得照顾苏旦。

  也幸亏她走的时候,从被关的地方偷了几百块钱出来,还不至于被饿死。

  家里已经回不去了,因为已经没家了,最后没办法,苗凤花他们只能留在帝都。

  苏梨他们是注定不管他们了,苗凤花也真是怕了苏梨他们。

  怕再找过去什么都拿不到,还被关起来。

  她被关起来倒是吃喝不缺,可是苏旦怎么办。

  苏旦也不能被饿死啊。

  打完了苗凤花还是得操心起来。

  租了一处便宜的地下室,后来开始到处找活赚钱,苏旦伤了手就养着。

  苏旦看到苗凤花就满脸仇恨,可是如同苗凤花放不下他一样,他也离不开苗凤花。

  地下室又闷又热又潮湿,特别是夏天和初秋。

  熬到了深秋,一切似乎又好转了。

  苏旦的手养好了,苗凤花也重新燃起了希望。

  苏旦少了手指头,可是其他没伤着,而一直无法摆脱的秦珊珊已经走了,还接到了她同意离婚的离婚协议书。

  苏旦和秦珊珊终于离婚了。

  这样的话,苏旦还是可以娶妻生子传宗接代的。

  等有了好的老婆生了孩子,旦旦也会懂事的。

  苗凤花重新看到希望,每天和苏旦唠叨,苏旦对她的态度也慢慢缓和,不再像以前一样仇视,人也感觉慢慢变好了。

  苗凤花开始放松对苏旦的看管,不再一天到晚看着他,出门就将他锁在家里。

  苗凤花慢慢带苏旦出门,苏旦表现也挺好,不再去赌博了。

  好像这一次被剁了手指头也真的怕了,不再去赌了。

  苗凤花希望越来越大,等入冬后看地下室又冷有潮湿,实在不宜住人了,就想着攒钱搬家,苏旦说帮忙也答应了。

  苏旦说帮忙,可是他什么都不会,唯一会一点的挖煤城里也用不上。

  最后决定再重拾旧业——给人拍照。

  这事情他还是能做好的。

  拍照得有相机,相机就代表着钱,没相机怎么办?

  苗凤花说她来想办法。

  最后她...偷来了一个相机。

  从帮忙洗碗的餐厅里偷来的。

  没错,就是偷。

  苗凤花本来就没多少觉悟,也没什么底线,如今更是越来越过分了。

  如今对于她来说,只要没被抓到,偷蒙拐骗都没什么的。

  因为这种心态,她态度过于坦然,没有一点偷相机的心虚,做得也够小心,最后倒也没被发现。

  苏旦就这样拿着偷来的相机重操旧业,开始干活了。

  开始干活了是挺好,可惜这活不是那么好干的。

  近些年相机普及不说,从事相关行业的人不少,苏旦这样半路出家还没什么准备的,生意自然更难做。

  兴致冲冲了上班了几天,就开始烦躁。

  不管苗凤花怎么安慰也不行。

  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地下室越来越冷了。

  可是搬家的钱还是没凑到。

  因为太冷,苏旦以冷为借口,慢慢开始喝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