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129章 生撕女婿

第1129章 生撕女婿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62更新时间:2018-12-28 07:02:29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预料得没错,邬生一听看了过来,“苏梨你果然是最了解我的,这儿子肯定得好好教训啊,可不能像养小姑娘一样。”

  苏梨忽然有点可怜自己才出生的儿子。

  “你确定叫良心?”

  “嗯,就叫良心,大名...叫邬子还吧。”

  邬生解释,“子就普通的儿子的子,和咚咚的不一样,还...也是还恩的意思,就是让他不要忘了父母恩情,不能没良心啊,以后得孝顺你,孝顺爸妈,还有对哥哥姐姐也要好。”

  还恩,良心......

  苏梨已经不知道说啥了,感觉邬生的怨念...有点重。

  “真叫子还和良心啊?”

  邬子还,名字其实还是好听的,可是看看意思,总觉得...背负的太沉重了啊。

  “就这么叫,儿子不同于小闺女,都是娶了媳妇忘了娘的,他可不能这样,要像我学习。”

  邬生想了想给自己找了个同盟,“我相信小陌也不会娶了媳妇忘了娘,所以他不能做老鼠屎坏了我们一锅粥。”

  邬琪华在一边无情拆穿了邬生,“说来说去,你就是因为疼了,所以对他要求格外高。”

  邬生...认了,“那当然啊,没有感受过的,不知道那种痛。”

  虽然面上还笑着,可是邬生眼底却很慎重。

  别人说千遍万道,都不如自己亲身体验一番。

  男人很大一定程度上,还真是没良心。

  说好的,也就是知道生孩子疼心疼自己老婆,那些不懂的,还以为生孩子就是简单的事,再疼也疼不到哪里去。

  或者说知道疼,可是因为自己感受不到,也就嘴里说说。

  邬生知道那种疼了,就更加心疼苏梨,还有邬琪华。

  他不孝顺了,找块豆腐撞死算了,儿子不孝顺...他自己都想打死。

  “做妈真不容易。”邬生无比感慨,心里暗暗决定,之后回去还要在抓紧下面士兵的思想工作。

  连妈都不孝顺,思想有问题。

  老婆也必须好好疼,一个女人豁出命给你生儿育女,是多么不容易的事,你还出轨你还对老婆不好?

  简直天理不容啊。

  “妈,苏梨,你们放心哈,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对你们的。”

  邬生慎重和苏梨和邬琪华承诺。

  苏梨听了无奈,“你现在对我...就已经够好了。”

  这样的男人,这世上哪里找?

  “是,是,是,知道你孝顺了。”

  邬琪华嘴里好似嫌弃,手却摸了摸邬生的头。

  “算了,算了,你说叫良心就良心吧。”

  毕竟...这次怀良心,邬生受的苦最多啊,不能生生剥夺了他的起名权啊。

  那也太残忍了。

  邬琪华看看邬生,忽然有点遗憾。

  “哎呀,刚才光顾着着急了,我应该拍下来的。”

  邬生一时没反应过来,“拍下来什么?”

  “拍下来你阵痛的样子叫声啊。”邬琪华拍大腿,“哎呀,可惜了可惜了,不然以后还可以给良心看看。”

  邬琪华满脸可惜,邬生心塞塞。

  果然是亲儿子啊。

  “我都疼成那样了,你还可惜没想起来拍视频...妈,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邬琪华摇头,“不会,我又不是没疼过,而且比你疼的时间长。”

  邬生...邬生无力反驳。

  苏梨在他们的斗嘴中,将良心给喂好了。

  良心,良心,这名字...也是没谁了。

  在苏梨的吐槽中,病房门打开了,咚咚风风火火像个小炮仗一样冲进来。

  “妈妈,弟弟生了吗?”

  苏梨笑开了,“生了,快来看你弟弟。”

  咚咚直勾勾的就去看弟弟了。

  “啊,弟弟好小。”

  “弟弟好好看啊。”

  “弟弟好软啊,好可爱啊,我好喜欢他....”

  病房里只剩下咚咚的感叹声。

  “妈妈,弟弟比所有小孩都好看,我最喜欢他了,我能不能抱抱他?”

  “能,你小心点。”苏梨将良心交到咚咚手里。

  “你弟弟有名字了。”

  在咚咚旁边,小心虚虚扶着咚咚,随时注意的小陌抬头。

  “叫什么?”

  “小名...良心,大名邬子还,子是儿子的子,还就是还东西的还。”

  苏梨解释。

  “良心?”小陌和咚咚异口同声说着,眉头皱皱。

  “为什么叫良心啊?不过也好听,弟弟啊,你以后就是姐姐的小心心了。”

  苏梨邬生:“......”

  还有这种操作?

  小陌歪歪头,“我就叫良良吧。”

  总觉得小心心不够男子汉,弟弟长大了应该...不会很喜欢。

  苏梨:“......良良?”

  良良...凉凉?一首凉凉送给你吗?

  不管是良良还是小心心了,苏梨忽然觉得...小名也不错了。

  “小心心,你乖乖长大,姐姐疼你哦,保护你哦。”

  咚咚的眼睛都黏在弟弟身上下不来了。

  邬生在旁边看着忍不住幽幽道,“咚咚,是你弟弟要保护你。”

  咚咚看向邬生,终于醒悟过来。

  “爸爸,你还疼吗?”

  将弟弟交给哥哥,咚咚过来上下打量邬生。

  邬生心想,闺女终于想起关心我了啊。

  “现在不疼了。”

  邬生回答。

  “不疼就好了,爸爸辛苦了,哥哥在路上都和我说了。”

  咚咚抱抱邬生,拍着他的肩膀,“哥哥说爸爸可疼可疼了,爸爸辛苦了。”

  邬生老大欣慰,“没事,没事啊,爸爸都好了。”

  刚说完,邬生忽然僵住了,然后想哭。

  “咚咚啊,你别担心爸爸了,该担心的是你啊,以后你可怎么办啊。”

  邬生的话,让咚咚苏梨他们都满脸疑问。

  “邬生你说的什么啊?”

  邬生抱紧咚咚,“就是咚咚啊,她以后可怎么办?不然就一辈子不嫁人生孩子了,那么疼,她怎么受得了啊。”

  咚咚还不大懂,不过苏梨他妈懂了。

  “嗨,你这说得...”苏梨老无奈了。

  不管苏梨怎么劝,邬生是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了。

  生过孩子体验过多疼的邬生,真的觉得做女人实在太不容易太痛苦了。

  偏偏自己最宝贝的女儿就是个女人,以后可怎么办啊?

  邬生真是恨不能将咚咚变成男孩子,不用受那生产之痛。

  怎么阻止那种痛?不嫁不生啊。

  嫁出去了就要生孩子,简直...太残忍了,他怎么舍得咚咚那么疼啊。

  要是咚咚真生孩子,在产房里喊痛,他会...他会把那破女婿给生生撕了的!

  这一晚,邬生做梦都在梦见自己生撕未来女婿。

  特别的特别的残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