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127章 替你生(下)

第1127章 替你生(下)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53更新时间:2018-12-28 07:02:28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哇...”响亮的哭声响了起来。

  “是个儿子,恭喜了。”

  医生熟练快速剪短脐带,笑着和苏梨说恭喜。

  “好,谢谢,谢谢,真是儿子啊。”

  苏梨满面红光,抬起上半身。

  “等等,先不要起来....”

  医生和护士急忙按住苏梨。

  苏梨这边后续处理着,而隔壁,邬生如同离了水的鱼,张着嘴脸色惨白蔫巴巴躺在床上,神情恍恍惚惚。

  疼痛好像停止了,他好像还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好半响,邬生动了动,“孩子....生了吧?”声音沙哑。

  “应该是。”娃娃脸抬头去看护士。

  护士用力点头,“生了。”

  她听到哭声,真的...太神奇了,真的是太有效果了。

  隔壁孩子哭声一响,邬生就呼出一口气,紧绷的身体一松就平静了下来。

  真是替老婆阵痛呢......

  护士开门出去了一下,然后满脸喜色回来了。

  “恭喜你了,是个儿子。”

  邬生终于缓过来了,脱力的坐起身来。

  “臭小子终于出来了...太好了,是个儿子...太好了。”

  跟着护士进来的邬琪华,还有一边的娃娃脸异口同声阻止。

  “你别忙着站起来。”

  “累你就躺着,我看着呢。”邬琪华补充了一句。

  “我去看看苏梨,苏梨还好吗?她疼不疼?”

  邬生急忙问邬琪华。

  “不疼吧,不知道啊,里面没声音。”

  一直惨叫的是邬生啊,不是苏梨。

  苏梨那边是完全没声音的啊。

  “我去看看。”

  邬生一身衣服已经汗湿了,摇摇晃晃就要站起来。

  “哎呀,你就消停点,我去看。”

  邬琪华忍不住拍了一下他,面上特别的复杂。

  嗯,任谁知道自己儿子在阵痛,心情都会复杂。

  邬琪华觉得自己心里已经够强大了。

  邬生笑了笑,忽然问邬琪华,“妈,你生我的时候也这么疼吗?”

  如果男人有机会感受生产之疼,大概都会问妈妈,或者老婆这样一个问题。

  “哪有这么顺,你不是早上才开始疼,现在才下午,才几个小时就生下来了,我那时候生你疼了一天一夜。”

  “我这还是好的,有的人疼三天三夜的都有。”

  邬琪华顺嘴说道。

  “真是...太辛苦了。”

  邬生深吸一口气,然后在邬琪华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忽然低头亲了一下她的脸颊。

  “妈妈,谢谢你...”

  谢谢你妈妈,你受苦了。

  邬琪华愣了一下,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这感谢来得太迟了。”

  她嘴里嫌弃着,手上去小心去擦他脑门上的汗。

  邬生笑着微微低下头,等邬琪华擦好了才道。

  “我们去看看苏梨吧。”

  邬生被邬琪华和娃娃脸扶着出来时,正好孩子也被抱出来了。

  “恭喜了,是个儿子,孩子长得很精神,声音洪亮。”

  医生笑眯眯想将孩子交到邬生手里,邬琪华上前一步先抢过来。

  “我来抱,我来抱,他爸爸别没力气摔了我孙子。”

  邬生咧嘴笑,“妈你抱。”

  看了两眼孩子,嘟囔了一句臭小子,邬生立刻问,“苏梨呢?苏梨还好吗?”

  “好,好,精神着呢,一点没疼,这会收拾着,一下就出来了。”

  “那就行。”邬生松了一口气,才仔细去看新鲜出炉的儿子。

  越看...越小啊。

  “也太像你了,就和你一个模子里印出来似的。”

  邬琪华看得都移不开眼了。

  “像我吗?”邬生觉得看不出来。

  “像,就像老大你。”一边的娃娃脸看得眼睛发亮,“哎呀,真精神可爱,不枉我疼了这么久了。”

  邬生拍了一下他的头,“是你疼还是我疼啊?”

  娃娃脸此刻无比委屈,“老大,我也疼啊,你把我抓得呦.....”

  娃娃脸真想唱一句,西湖的水我的泪。

  邬生可不管娃娃脸的委屈,看着儿子再次感慨。

  “幸亏是个儿子啊,儿子好,儿子好。”

  “看到儿子就喜欢了吧?”邬生呵呵笑。

  邬生还没回答,就被一阵脚步声和奶奶爸爸叫声打断了。

  “爸爸,奶奶,妈妈怎么样了?”

  气喘吁吁跑近的小陌,看着邬琪华手里的孩子愣了一下。

  “妈妈生了?”

  “生了,生了,快看你弟弟。”邬琪华立刻点头。

  “妈妈呢?”小陌松了一口气立刻问。

  “对啊,苏梨呢,怎么还不出来?”邬生也立刻再去问护士。

  “邬生,我很好啊,你呢?你还好吗?你怎么样了?”

  医生还没回答,苏梨的声音就传出来了。

  特别特别的精神。

  下一秒,苏梨被推着也出现了。

  那叫一个红光满面,干干净净。

  简直就是怎么进去的怎么出来。

  比起上一次...简直不要太好。

  邬生狠狠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妈?”

  小陌看着红光满面的苏梨,总觉得有点反应不过来。

  看着情况,还有孩子,妈妈应该是生了吧?

  可是为什么妈妈那么精神,上一次妈妈生了咚咚后,可不是这样的啊。

  “小陌也来了。”苏梨打了一声招呼,就急忙去看邬生了。

  “邬生,你还好吗?你受苦了。”

  邬生摇头,“不苦不苦。”

  两人执手相看泪眼。

  小陌:“....???”

  情况有点搞不懂啊。

  之前他上课没听到铃声,等看到未接来电打回去,是医院的护士帮忙接的,说苏梨在生孩子。

  小陌二话不说就窜起来就跑着来了,并没听到邬生病了的消息。

  此刻看到这一幕,总觉得太奇怪了。

  苏梨这样精神,然后邬生那样憔悴凄惨,那一身一脸的汗....

  苏梨还说邬生辛苦了?

  “奶奶,这是怎么回事啊?妈妈为什么说爸爸辛苦了?生孩子的是妈妈,不是妈妈辛苦吗?”

  “因为你爸爸替你妈妈痛了,你妈妈没疼,你爸爸疼得鬼哭狼嚎的。”

  邬琪华给了答案。

  小陌:“......”

  爸爸疼得鬼哭狼嚎?想象不出来。

  “小陌看看你弟弟。”

  小陌抱着邬琪华递过来的小小软软的弟弟恍恍惚惚,“是弟弟啊,弟弟你好啊,我是你哥哥...”

  “不对啊,奶奶,刚才你说的到底怎么回事啊?”

  “哎呀,你弟弟生了,然后是你爸爸替你妈妈阵痛的,你妈妈没疼,就像之前你爸爸替你妈妈孕吐一样。”邬琪华再解释。

  小陌终于理解了。

  理解了这种超出常识超出科学范畴的情况。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