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125章 阵痛(下)

第1125章 阵痛(下)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54更新时间:2018-12-28 07:02:27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在医生的一片惊呼声中,邬生翻下穿窜到苏梨面前。

  “都是我的错,苏梨你别怕,我就送你去医生那。”

  这医院正好就是苏梨一直做着产检的医院,邬生弯腰抱起苏梨就往外冲。

  邬琪华都吓了一跳,“邬生你快放下,你怎么抱得动,你不是还疼吗?”

  话还没说完,邬生已经冲出病房了,丢下一句‘我不疼了’。

  邬琪华跺跺脚跟了上去。

  正想再仔细看邬生的几个医生也跺跺脚跟上。

  “这不是闹着玩吗?自己都痛成那样,还抱什么孕妇,快拦着他啊。”

  “是啊,怎么能这样跑啊,自己出问题怎么办.....”

  几个医生叫着忙不迭跟上,年纪都不小了,腿脚没邬生那么快,只能尽量跟上。

  病房里只留下娃娃脸一人。

  娃娃脸懵了懵,也跟了上去。

  然后,医院的人就看到了惊奇的一幕。

  有个男人抱着个孕妇着急往妇产科跑去,这画面还正常,毕竟生孩子嘛。

  可是那孕妇为啥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一个劲的担心那男人。

  然后男人后面还追着一堆人,还是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一个个的大喊着不要跑,快放下人。

  大家看得有些懵。

  然后眼睁睁看着他们从面前跑过。

  苏梨可顾不上那些人的目光了,她着急得不行了。

  “邬生你疼不疼啊?你快开我啊。”

  “苏梨,疼不疼?疼得厉害吗?”

  邬生也一个劲的问苏梨,脸色惨白。

  “都是我的错,又让你受到了惊吓....”

  苏梨摸着邬生头上的汗,“邬生不着急,我不疼,我一点也不疼。”

  苏梨都觉得奇怪,羊水破了不过她却一点没感觉到疼。

  不过...大概是还没到疼的时候。

  这样想着已经到了目的地。

  邬生直接找到了之前就帮苏梨看的医生。

  “医生,你快看看她,她羊水破了...”

  “预产期也差不多,破了正常,别着急。”相比邬生,医生很淡定,“我看看。”

  “疼得厉害吗?”医生一边看一边问。

  “没感觉到疼,就是羊水忽然破了。”

  苏梨一边配合一边回答,才回答完就听医生咦了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邬生大急。

  医生顾不上邬生,只看着苏梨。

  “你说你不疼?”

  “对啊。”苏梨懵。

  “不可能,你这宫口都开了一半了,怎么可能不疼。”

  医生肯定说道,“不可能不疼的。”

  “这...这宫口都开了一半,都可以去产房了,孩子随时可能生下来。”

  医生严肃看着苏梨,“苏梨啊,我和你说,你现在不能因为老公在旁边怕他担心就说谎,你说你怎么疼的?间隔时间多久了?”

  邬生代替苏梨孕吐,对苏梨的紧张宝贝程度,夫妻两的感情多好她已经很清楚了。

  两人进来邬生满头大汗满脸惨白紧张苏梨的样子她也看到了,可是苏梨也不能因为怕邬生担心就说谎啊。

  这可是大事啊。

  医生很严肃,苏梨很无奈。

  努力的感受了又感受,有点想哭。

  “医生,我真没感觉疼啊,我...我之前也生过,我知道生孩子是什么感觉,可是我现在真不疼,一点感觉都没有。”

  “不行,你得赶快产房,你...”医生无奈,“你不可能啊...不可能不疼啊...”

  医生话音一落,旁边的邬生忽然闷哼了一声,直接往地上跪。

  “你怎么了?”

  医生急忙去拉邬生,“你别害怕啊,会没事的....”

  刚说着外面就传来喧闹,“先别进去...这里是妇产科。”

  熟悉的声音传进来,医生纳闷,好像是同事的声音啊。

  正纳闷着邬琪华的声音传了进来。

  “我进去,我进去,是我儿媳。”

  邬琪华挤了进来。

  邬生疼得跪在地上一时起不来,医生没扶起来,苏梨也紧张邬生了。

  “邬生,你又疼了吗?”

  医生瞅瞅他们,“怎么回事?”

  “医生,我没疼的感觉,可是邬生很疼啊,一阵阵的疼,像...像阵痛,会不会?”

  苏梨自己说着脸上都不敢置信。

  医生脸一肃,“你的意思是他阵痛?”

  “仔细和我说说。”医生问了一下相对的情况,然后露出一脸震撼的表情。

  “没有什么不可能,之前他替你孕吐,在你没感觉的时候就感应到了,那今天也是...也是替你疼。”

  “不然怎么说明你不疼,宫口却开了,他就是替你阵痛,要替你生孩子!”

  医生呼吸急促,眼里满是震惊和不可思议,亮晶晶的。

  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绝对的绝无仅有!

  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面前,他都不敢相信,可是就是发生在面前了!

  苏梨和邬琪华都震惊了,目瞪口呆。

  虽然心里隐约有过猜测,可是她们没想过这是真的啊。

  没想到.......

  苏梨和邬琪华傻了,邬生自己也有点傻。

  可是傻完,明明疼得不行呢,却又笑,嘴里断断续续。

  “太好了...太好了.......”

  这样,苏梨就不用疼了。

  他做梦都想替苏梨疼了,结果真做到了。

  苏梨傻傻看着邬生,明明身体一点疼都没有,可是她眼泪却一滴滴掉了下来。

  “你...你是不是傻...”

  她没想到邬生竟然是替她疼,没想到邬生竟然还说太好了。

  医生顾不上他们这些了,急忙挥手找护士。

  “快来人,宫口都开一半了,把他们两送到产房去。”

  护士进来一看傻眼,这男人也送产房。

  医生反应过来,“男的...送到一边的病房。”

  大家很快行动起来,邬琪华跟着帮忙。

  外面跟来的医生,看着大家出来,还想抓了他们的病人邬生,结果妇产科医生一挥手。

  “这病人你们不用管了,我接了。”

  几个跑得好没缓过气的医生懵逼,“这...你的病人?“

  怕不是幻听吧,这男人也成他妇产科病人了?

  “对,就是我的病人,他这是替妻子阵痛呢,等孩子生下来就好了。”

  妇产科医生摆摆手走了。

  留下几个医生风中凌乱。

  啥叫这是替妻子阵痛,生下孩子就好了?

  原谅他们见识有限,实在是听不懂啊。

  这字面意思都知道,怎组合在一起就听不懂了呢?

  这生孩子阵痛还能代替的?

  他们怎么不知道呢?

  在他们的懵逼不敢置信中,跟在最后的娃娃脸嗷了一嗓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