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088章 邬经纪人发威

第1088章 邬经纪人发威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17更新时间:2018-12-28 07:01:58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欺负咚咚的是个女演员,算是比较重要的女配,长得就是一张传说中的看着不讨喜的没福气的脸。

  在戏里她也不是什么好角色,就是做保姆做得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那一种。

  咚咚饰演的角色,因为父母忙碌,拜托朋友照看一下。

  结果就落到了这女人手里,咚咚就得在这女人手里受虐一个星期。

  小孩子拍戏本来挺难,因为小孩不像大人,说什么都懂,还得演出来。

  特别是哭戏,为了让孩子哭出来,导演没办法有时用的办法,可真是‘惨绝人寰’的,比如吓孩子妈妈不要她了,或者让孩子吃大蒜辣什么的。

  导演都怕和动物啊,或者小孩拍戏,不过这种戏拍好了也会有无限的惊喜。

  咚咚就是给导演惊喜的人,咚咚不用太费心,小小孩子,聪明通透不说,还讨人喜。

  导演可喜欢死咚咚了,别的工作人员还有演员也都喜欢咚咚,没事就和逗逗说说话玩玩。

  咚咚喜欢表演演戏,不管导演还是演员,没事还教她,看她学会还与有荣焉。

  剧宠什么的也不是白白得来的。

  邬琪华看着这样的场景,还骄傲由自豪呢,结果转头就有人在戏里欺负咚咚。

  没福气女演员剧里剧外都不讨厌,和咚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不知是记恨还是怎地,竟然借着拍戏欺负咚咚。

  戏里推搡掐咚咚的戏,一般就是做做样子,不会真来。

  结果她真来了。

  咚咚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被掐了两下,立刻叫了出来。

  “疼。”

  她一边叫就一边躲,机灵得很。

  “疼什么疼,还不快给我过来。”

  那没福气的一下子将咚咚抓了回来,虽然是戏里需要,不过她的脸看着恐怖得很,很是入戏。

  导演在镜头里看着才觉得奇怪,结果下一秒咚咚就毫不犹豫咬在那女人的手上。

  “啊。”

  咚咚那一口牙,虽然还是小米牙,却是被邬生夸过好多次的,像他的给力的咬合力特别好的牙。

  没福气被咬得立刻大叫。

  咚咚趁机挣脱她的手,跳到了一遍告状。

  “导演,奶奶,她掐我,疼。”

  泪汪汪说着话,还麻溜撸起袖子给出证据。

  导演正惊着呢,邬琪华已经看到了咚咚手臂上的掐痕。

  邬琪华白,邬生也白,再加上苏梨也白,咚咚从小就是白白嫩嫩的。

  此刻咚咚圆润润白嫩嫩的手臂上红痕,就越发显得明显刺眼。

  邬琪华一看,那就是瞬间炸了,仿佛是一头发怒的母狮子一样,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前就冲了过去。

  “敢掐我孙女,吃了豹子胆是不是!”

  伴随着河东狮吼,邬琪华以年迈之身,狠狠压倒了不到三十的没福气,骑上去就开打。

  “我让你掐,我让你打,我一个手指头都舍不得动的孙女,你也敢动!”

  “我打不死你,喜欢掐人是不是,我掐不死你!”

  历来最优雅最有气质,明明年纪已经不小了,可魅力就是很大,让导演私底下感叹过邬琪华‘美人美在骨’的邬琪华,展露出了让人出乎意料的铁血风姿。

  揪住没福气头发,按住她的头,猛扇巴掌。

  “啪啪啪”响亮的听着都疼的巴掌,打得那叫一个干脆和好看。

  不,不,不是好看是狠。

  打完巴掌,双手齐上阵就是掐。

  明明是泼妇打架的场景,由邬琪华演绎出来,让人看到的确实狠厉和震撼。

  咚咚在一边看得眼睛发亮,还拍起小手来。

  “奶奶最厉害!”

  那样子,是恨不能上去帮忙,捂着小拳头那叫一个崇拜。

  已经看呆的导演等人员,终于反应过来,急忙上前去拉架。

  “不用拉我,我会自己停下。”

  邬琪华才被拉了一下手,立刻回头道。

  拉人的正是导演,作为现场权利最大的人,他可是一个习惯了发号施令的存在。

  结果被邬琪华淡淡一句话一个眼神,莫名其妙立刻放了手了,听话无比。

  导演放了手,才反应过来不对。

  可已经来不及了。

  邬琪华将手撑在那女人肩膀上,微微俯身最后放话。

  “以后别给我出幺蛾子,不然我看一次打一次,我打架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敢和我斗!”

  邬琪华那目光冰冷得不行,哼了一声站起了身。

  当着众人的面,邬琪华理了理身上弄乱的衣服,走到一边的咚咚面前。

  “咚咚还疼不疼?”

  咚咚立刻摇头,“现在不疼了。”

  邬琪华拉起她的袖子看了看,“还有哪里被掐了?”

  “没有了。”咚咚乖乖回答。

  “奶奶带你去擦药,可不能留下伤疤了,晚上你爸妈看到得心疼死了。”

  邬琪华抱起咚咚,用大家都能听见的声音嘀咕了一句。

  “要是你爸妈冲过来杀人,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拦得住。”

  咚咚立刻露出一副担心的样子。

  导演和众人:“.......”

  目瞪口呆看着邬琪华抱着咚咚去上药,导演他们才反应过来,立刻指挥人将已经打得晕乎的没福气扶了起来。

  没福气头发凌乱,脸被打得通红,身上衣服凌乱,那叫一个狼狈。

  “疼死我了,我要杀死他们,我要报警...”

  被大家扶起来的没福气,立刻大喊大叫起来。

  大家撇撇嘴,都没接话。

  ‘啊,疼死我了,疼死我了...啊,都掐青了......”

  被扶到椅子上坐下,那女人一撸起袖子,就大喊。

  围着她的导演他们倒吸一口冷气。

  真是掐青了,看着就疼,就那么一会邬女士还真是...加倍加几时倍的报仇回来了。

  大家吸着气,一边努力思考自己之前有没有得罪邬琪华,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

  幸亏都没怎么得罪。

  邬琪华一战成名,在圈子里小范围传开来。

  当然这都是后话。

  邬琪华带着咚咚上完药回来,那没福气正在和导演嚷嚷,让导演报警。

  “...我都被打成这样了,导演你就看着不管吗?我要那老女人给我道歉,不然我就自己去报,这戏也演不下去了...”

  邬琪华凉凉接话,“演不下去就不要演啊,想报警就报啊,嚷嚷什么。”

  那没福气一听到邬琪华的声音,身体控制不住就一哆嗦。

  她一直忘不了正在邬琪华冲上来后的场景,那简直就是噩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