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080章 祈祷

第1080章 祈祷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65更新时间:2018-12-28 07:01:5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好,摸摸我们咚咚的小肉脸,妈妈就不疼了。”

  苏梨看着咚咚的眼神柔得能出水,还轻轻捏了一下她的小肉脸。

  咚咚听了苏梨的话,立刻精神抖擞,满脸骄傲,觉得自己能发挥作用。

  “妈妈你摸,你尽情的摸,你掐也没事的。”

  咚咚嘴里说着,麻溜的就要爬上床。

  “哎...”

  “咚咚...”

  邬生他们急忙喊,小陌眼疾手快一把抱住咚咚。

  “妈妈身上疼呢,咚咚不能压着妈妈。”

  咚咚知道自己犯错了,乖乖认错。

  “好,我不爬,我不碰妈妈,只让妈妈碰我,我会小心的。”

  “妈妈快点好起来。”

  小陌看着她的小眼神,揉了揉她的头,“乖。”

  苏梨笑着看着这一切,朝着小陌伸出了手。

  小陌伸手拉住苏梨的手,小心翼翼,珍之又重。

  “妈妈。”

  他哑声喊了一声,“早点好起来。”

  苏梨闭眼微微点头,“嗯,我会好起来的。”

  “小陌,不要担心,妈妈不会轻易离开你们的,一定会等到你们都长大,咚咚都大了的,不要担心。”

  真的到了这一刻,苏梨忽然不怕了。

  上辈子她那样的条件,都凭着心中的信念,坚持着熬了那么多年。

  这一次,她有邬生有小陌还有咚咚,有这么一家人,还有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就不能坚持?

  好好配合治疗,自己在坚持坚持,就算是癌症,她也能熬的。

  她一定熬个十来年,熬到咚咚长大成人的。

  苏梨手明明无力,可是她的眼睛此刻却那么有力,让小陌的心安下来。

  “好,那说好了,妈妈。”

  小陌忽然像小时候一样,做出要拉钩的姿势。

  苏梨笑着和小陌拉了勾,咚咚看着就也要和苏梨拉,苏梨也好脾气和她拉了。

  “哎呦,还拉钩呢,几个孩子...”

  邬琪华给苏梨按了按被子,“醒了就好,好好养着,想什么都和我们说,我们都在的。”

  苏梨微笑,“嗯,妈妈,让你担心了。”

  她满脸愧疚,“还有爸,总让你们担心,是我的错。”

  “说什么呢,这时候还说这种话。”邬琪华白了苏梨一眼。

  “是啊,这些话就别说了,孩子哪有不让父母操心的,我白白捡了你们做爹,也得担心担心,是应该的,你需要什么想吃什么都和爸说。”

  “除了天上的星星,只要是吃的,爸都能给你弄来。”

  荣良工发誓一定发挥他的特长。

  苏梨听着荣良工的话,又感动又好笑。

  “爸你这么一说,我就只想要天上的星星了。”

  荣良工抓了一把头,看向了邬生。

  “天上的星星,不在公公的范畴内,你有老公,这个得找老公。”

  苏梨差一点没笑喷。

  邬琪华打着荣良工的肩膀,“你就胡说八道。”

  虽然骂着,可是嘴角却带着笑。

  邬生面露无奈,可是也终于有了一点笑意。

  病房内的气氛,终于轻松了一些。

  “累了吧?累了就休息。”

  邬生眼尖看到苏梨眉宇间的疲惫,立刻说道。

  “肯定累的,苏梨你休息吧,别安慰我们和我们说话了。”

  邬琪华立刻说道。

  “休息吧,我回去做吃的,带过来给你们吃。”

  手术本来就伤身,更何况苏梨的还不是小手术,伤身伤精神,他们在病房,苏梨也没法好好休息。

  邬琪华和荣良工立刻决定撤了。

  荣良工回去做饭,小陌也拽他回去了,让他放松放松,咚咚本来想留下的,也被小陌哄着回去了。

  病房内安静下来,只剩下邬生和苏梨。

  邬生坐在床边,看着苏梨有些干的唇。

  “渴了吧?不过你还不能喝水,我给你擦一点。”

  邬生细细的给苏梨唇上擦了点水,润了润。

  苏梨静静看着邬生,忽然没有了刚才的伶牙俐齿。

  “怎么不说话了?刚才不是很能说的吗?一个个都安抚到了。”除了他。

  苏梨笑,却没说话。

  因为她真的很累。

  面对邬生,她就想任性,不想安慰他。

  “还以为自己是铁做的啊,才醒来就...都不知道自己脸色多难看。”

  邬生忍不住说,话语里都是心疼。

  苏梨眼里就带了点笑意,可是下一秒眉头就皱了起来。

  “怎么了?疼吗?”

  邬生立刻紧张起来。

  “嗯,有一点,不过还好。”

  苏梨眉头微松,看着邬生忍不住道。

  “一会我疼了,烦躁了,邬生你得一直陪我说话。”

  邬生用力点头,“好。”

  他摸了摸苏梨的额头,“趁着现在还没那么疼,你先睡一下。”

  苏梨嗯了一声,慢慢闭上眼。

  邬生坐在床边,一直没松开苏梨的手。

  两分钟后,苏梨睁开眼睛看了邬生一眼。

  邬生笑了笑,抬手轻轻拍着苏梨的胳膊。

  “睡吧,好好睡一会。”

  一下又一下的温柔的轻拍,比对哄睡咚咚时还温柔。

  苏梨在这样的轻拍中,陷入了黑暗中。

  之后,苏梨是被一阵阵疼痛给疼醒的。

  手术伤口不小,麻醉过后,木木麻麻的滋滋的说不出的疼就开始了。

  苏梨对这样的疼不陌生,前世,她对这样的疼甚至是麻木的。

  可是醒来看到邬生,苏梨却瞬间觉得委屈了。

  “邬生,疼...”

  邬生早就察觉了。

  苏梨在梦里呢,可是眉头却慢慢皱了起来。

  为什么会皱,自然是因为疼。

  等苏梨醒来,看到她痛苦的表情,还有她虚弱的喊疼声,邬生只觉心被狠狠捅了一刀。

  “疼啊,我去找医生,不怕啊,我陪着你。”

  邬生以最快的速度去找了医生,找来医生检查了情况,却没什么具体的做什么。

  止痛药不能想用就用,术后这最疼的一晚,不论怎样,只能病人自己熬过去。

  苏梨后来疼得都哼了起来,邬生在一边痛苦焦躁,只恨不能这些都转移到他身上来。

  “为什么疼不能转移,都转移到我身上来该多好...”

  他愿意替苏梨承当所有的痛啊。

  痛在苏梨身上,比在他身上让他更疼数倍。

  邬生陪着苏梨熬过了这一晚,一个晚上都在祈祷。

  祈祷老天,让苏梨以后所有的疼都转移到他身上来,即便疼痛加倍也无所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