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079章 术后

第1079章 术后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80更新时间:2018-12-28 07:01:52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过得那样的缓慢艰难。

  邬琪华的手因为不断绞在一起,而显得发白。

  小陌不自觉的咬指甲。

  这是他以前留下的小毛病,后来还是苏梨废了不少力气纠正了过来,现在却忍不住再次咬住了指甲。

  此刻,谁也顾不上纠正他的毛病了。

  邬生自己已经僵硬得像雕塑一样了。

  “是良性,一定是良性,一定是良性...”

  邬生心里一句接着一句重复着,祈祷着,一秒一秒的艰难挨着。

  邬生他们在手术室外挨着。

  白小米李丽他们在电视台祈祷着,等着消息。

  唐元宵在部队办公室里等着,频频看表。

  他如同等待判刑的犯人,等待着上天的审判。

  这两天,在梦里,唐元宵一直在带着阿梨做体检。

  重点检查的就是胃,不管中医西医,都看过了,还换了好几家医院。

  阿梨被他弄得莫名,却因为唐元宵态度坚决还有眼底的恐惧,不得不妥协。

  检查结果,都是好的。

  阿梨有些胃炎,可是没有肿瘤,只要平时注意一下保养就好了。

  可是唐元宵还是觉得不行,因为早前苏梨也是有些胃炎,后来才有了肿瘤的。

  唐元宵怕,怕到了苏梨的年纪,阿梨也像苏梨一样,依旧逃不开胃癌这个魔咒。

  这两天唐元宵和苏梨邬生一样,度日如年,虽然不能去医院守着,可在部队,他也时刻关注着苏梨的情况。

  度日如年。

  对于邬生来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候,手术室的灯终于开了。

  邬生本该一下子冲上去问情况的,可是最后他却发现,他起不了身。

  他竟然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所以最后,是他坐在椅子上,而小陌和邬琪华冲了上去。

  邬生死死看着医生,等医生拉下口罩,露出个如释重负的笑,清晰听到他说:

  “手术很成功,你们不用太担心。”

  邬生听着,闭了闭眼,呼出一口气,找回了少许的力气,用力的站起了身。

  医生看着小陌他们,看看邬生,很熟悉他们的表情。

  很多等在手术室外的家人,基本都是这样的表情,他很能理解。

  “病人很快会被推出来,等麻醉药效过了就会醒过来。”

  “具体的检验结果还需要等一个星期出来,出了结果很快就通知你们。”

  这个化验结果,说的是肿瘤组织的化验,到底是良性还是恶性,还得做精密的化验检测。

  这些流程,邬生他们早就知道,所以听了急忙点头,不过不可避免的还是想问。

  “医生,你看着是良性的吗?”

  邬琪华第一个问了出来。

  医生就露出无奈的笑,“我就知道我逃不过这个问题。”

  他叹息了一口气,“具体的还是得等结果,我不好说什么,虽然根据我的经验可以判断一些,可是如果说错了呢?”

  说恶性的,那得多煎熬,如果说是良性,结果是恶性,那到时候的打击可想而知。

  所以他都不敢轻易开口。

  “没事的,您就说,您就按照您的经验来说,不管说对说错,不管什么结果,我们都能接受,一定不会追究你责任,或者时候找你麻烦的。”

  邬琪华急忙补充,小陌在一边狂点头,“对,对。”

  医生无奈,“不要着急,一个星期很快就会过去的,你们照顾好病人才是最紧要的。”

  “保持向上的积极的心态很重要,你们这样,带给病人好的影响,会带去比药还好的疗效。”

  医生开始熬心灵鸡汤给邬生他们喝。

  这是他们每次不厌其烦说的话,就希望病人及病人家家属能听进去。

  病人的身体状况,恢复状况,和病人的心态至关重要。

  同样的绝症,有些病人能活了一年又一年,有些病人却很快一命呜呼。

  除了和病本身相关外,最重要的是心态。

  心态好的,情况会好转,对病情康复有利。

  而心态不好的...那就完蛋。

  有些病人,特别是心理素质不好,或者心态不怎么好的,不是病死的,而是被病吓死的,自己吓死自己了。

  他们医生真的很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

  医生灌完心灵鸡汤,看邬琪华小陌他们点头如蒜,一副一定说到做到坚决的样子,欣慰的走了。

  嗯,果然苏记者的家人也都是杠杠的。

  他最喜欢这种配合的听话的病人及病人家属了,有眼界有礼貌,还不难伺候。

  医生满意走了,虽然他没说结果,不过看他脸色,是挺不错的。

  这样的好脸色,给了邬生他们希望。

  苏梨很快被推出来了,邬生这一次,是第一个扑上去的。

  看着苏梨安静的睡颜,虽然面色苍白,可是那样静谧,让邬生狂躁暴乱的心彻底安静下来。

  邬生拉起苏梨没挂吊针的手,珍之慎之的吻了一下。

  苏梨,会好的,一定是好的。

  苏梨很快被推回病房,邬琪华荣良工邬生小陌咚咚,一个不少的都守在她床边,要让她睁开眼睛第一眼就能看到他们。

  看到她最爱的家人。

  到了下午,苏梨如同医生所说的,准时醒了过来。

  看着围在自己面前的家人,苏梨未语先笑,露出了一个虚弱却够甜的笑。

  这个笑,让一家人的心都软得一塌糊涂。

  “醒了。”邬生双目潮湿,轻轻摸着苏梨的额头,低低说了一句。

  “醒了。”苏梨声音小而沙哑,“让你们担心了。”

  “疼吗?”邬生立刻问道。

  苏梨嘴角轻抿,“现在还好,有点木木的。”

  “疼了你就告诉我,疼了你就喊出来,不要忍着。”

  邬生立刻叮嘱,“一定要说出来,我们告诉医生。”

  邬琪华经历过苏梨生咚咚时死咬着不吭声的场景,在一边狂点头。

  “对,对,疼就一定要喊出来。”

  一直眼巴巴看着苏梨,却一直忍着没说的咚咚,终于找到机会插嘴。

  “我给妈妈吹吹,吹吹就不疼了。”

  她撅着小嘴做吹的样子,小脸上满是感同身受的疼。

  “妈妈病了,咚咚疼你。”

  “好,咚咚疼妈妈。”苏梨微微抬手,咚咚立刻激灵的自己凑到苏梨手上。

  “妈妈摸,妈妈摸摸咚咚的脸蛋,就少疼一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