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057章 留种计划

第1057章 留种计划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20更新时间:2018-12-28 07:01:40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目瞪口呆,没想到唐元宵的烦恼是这个。

  她笑了笑,想了想,“我好像也没什么小名,小时候我姐叫大丫头,我叫小丫头。”

  “不过我爸倒是叫我阿梨。”

  唐元宵眼睛一亮,“那我叫你阿梨啊,以后都叫你阿梨,你就做阿梨吧。”

  苏梨歪头一笑,“好啊,你就叫阿梨吧。”

  唐元宵呼出一口气,喊了好几声阿梨。

  苏梨...不,阿梨响亮答应。

  “哎。”

  她也不嫌弃烦,唐元宵叫多少声,她就答应多少声。

  唐元宵看着她的笑脸,还有她眼底的宠溺,面上慢慢放松了一些。

  看着面前的阿梨,他忽然有些后悔。

  其实他应该早点叫法的。

  在他对阿梨生出不一样的感情,明白自己的心意后,就该换个称呼的。

  用全新的称呼,区分和苏梨的区别。

  不在每一声名字背后,都带着苏梨的影子。

  阿梨就是阿梨,是他独一无二的妻子。

  唐元宵眼里满是柔光,抱住阿梨,亲了亲她的额头。

  阿梨嘻嘻一笑,抬头也亲了亲他。

  就亲在他下巴。

  然后调皮的玩起了他的喉结。

  “汤圆哥,你咽个口水看看,好大啊。”

  她摸摸自己嫩嫩的脖子,“和我的完全不一样。”

  唐元宵无奈,“你又拿我做研究。”

  阿梨上课是最认真的,自从学了医以后,对人体的探索那真是没完没了啊。

  研究过了他的各种肌肉骨头,现在又来研究他的喉结。

  阿梨不承认,“我没有,你说话也动,你让它动动。”

  阿梨一提出来,唐元宵完全没法拒绝,按照她的要求滚了滚。

  阿梨吃吃笑,唐元宵也忍不住跟着笑。

  两人笑闹了一会,唐元宵长长呼出一口气。

  这算是他这几天中最放松的时候了。

  只不过这放松,也只是暂时的。

  毕竟问题还在。

  焦躁依旧就会一直跟随,即便起了个阿梨这样的小名,也是一样的。

  而这份焦躁不安,并不能因为改了一个小名就能化解。

  引起这一切的并单单是个名字。

  一切说来说去,还是因为他的状态。

  根据医生的诊断,他是精神分裂症。

  可他不愿意治疗,他只愿意这梦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所以拒绝领导的好意,一个人这样生活着。

  俗话常说,寡妇门前是非多。

  可实际上鳏夫门前是非也不少。

  特别是这个鳏夫的过去还能被人说出个一二三的时候。

  他这单身的状态...就成了原罪。

  多么可笑,多么不可思议,可实际上还真是如此。

  若是他和普通正常人一样,有家庭有老婆有孩子,也就不会有这些了。

  唐元宵上辈子也活了很久,偶然间也看过一些印象特别深刻的话。

  单身就是你的错。

  单身就是罪。

  听来多不可思议,可是现实里,确实是如此。

  因为世人都在该结婚生子的年纪结婚生子了,没有结婚生子的你就是个异类,就是个问题。

  女人不结婚,就要被说是不是身体有什么毛病,哪里有什么问题。

  男人不结婚,也要被各种说。

  不管他们有没有钱,是不是事业有成,是不是在生活中过得比那些结婚生子的人还好...都一样。

  你不结婚生子,你就是异类。

  用带着有色眼镜的眼光看你,不管脏的臭的,什么都往你身上泼。

  不管是熟人陌生人,上来就能说你一通,什么丑话都会传到你身上。

  可实际上,人是为自己活的。

  大家都会自己负责,谁也管不了谁。

  可生活中就是有这样一群人,自己日子过得一塌糊涂,自己结婚生子找的老婆老公渣得一比,却还要来说你。

  很多年纪大一些的看来,你就是找个歪瓜裂枣完全拿不出手的老公,从此过上水深火热的痛苦日子,那也比单身好。

  如此可笑,如此扭曲,他们却觉得理所当然。

  唐元宵见过太多太多,经历过太多太多了。

  这都是很多人常有的心态,有时候自己也免不了如此,只有换位思考了,只有自己到了那一天,才会觉得那也是不合理的。

  唐元宵心里清楚知道,可是却无法改变人的想法。

  一个人的想法意识,是别人永远没有办法改变的。

  唐元宵也无法改变。

  清楚认识到问题,却无法解决改变,而且只能去适应,也是世间一叹息了。

  唐元宵这样熬了几天,在梦里连小陌都开始关心他之后,他知道再拖下去是不行的了。

  他得调整他的心态,或者解决他的问题。、

  唐元宵最后最终再次找上了舒离。

  舒离看到他并不意外,听到他说的第一句话更不意外。

  “我迫切希望梦里的一切是真实的,现实的。”

  唐元宵说的,也是她迫切希望的。

  “我也希望。”

  舒离缓缓点头,给予了肯定的答案。

  “我们该怎么办?”

  唐元宵又问了一个问题。

  舒离久久没有回答。

  因为她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是啊,他们该怎么办呢?

  该怎么走出这绝望的困境。

  明明那样幸福,可却不是现实。

  实在太折磨太折磨了。

  “我们该如何证明那部单纯只是梦?”

  唐元宵又抛出了一个问题。

  这是他这些日子一直所想的。

  舒离依旧给不了答案。

  因为她比唐元宵寻找得还更久更久,可是依旧没找到答案。

  唐元宵和舒离谈了一个多小时,可是最后也没谈出什么,无功而返。

  最后唐元宵去看了唐母。

  虽然不能经常去,可是唐元宵也不能一直不管唐母。

  唐元宵精神不是很好,唐母精神去无比的抖擞。

  那叫一个振奋。

  她已经准备好了很多很多的话要和唐元宵说了。

  可惜这些话都是老生常谈,只会让唐元宵更加烦躁。

  以往唐元宵还能耐着性子听完,这一天唐元宵也没耐心了。

  他待了不到半小时就走了,留下唐母气得直翻白眼。

  “我要是还能动,不被关在这里,我一定不会让你这样一天到晚无所事事!”

  “我就是再下药,将你绑了也一定要你结婚生子!”

  杏花村以前养的狗,到了发情期,主人想要哪种狗的种时,就将两只狗关在一起。

  唐母觉得唐元宵就只有这办法才能对付,关起来喂了药,不信不成功。

  唐母说着这完美的‘留种计划’眼里发着幽光,无比的渗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