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053章 恶毒

第1053章 恶毒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92更新时间:2018-12-28 07:01:37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虽然不是每一夜唐元宵都喊,可是他就是喊了,而且不止一次。

  听到的人也不是一个人,而是有两三个人都听到过。

  苏梨这个名字,大家不陌生,而且还很熟悉。

  因为苏梨是名人,因为唐元宵和苏梨之前的关系也不是秘密,这件事就变得...意味深长,扑朔迷离起来。

  这件事本来私底下传开,是军嫂们八卦的时候说的。

  本来这件事过一段时间也就过去了,除非又听到唐元宵在梦语。

  可是偏偏接着唐元宵就避着邬生了,这就耐人寻味了,之后难听话就慢慢多了起来。

  什么猜测都有,最多的就是说他和苏梨还不清不楚。

  在邬生没在那两年,唐元宵没遮拦的维护,还有表明的心意,到底留下了影响。

  在这时隔了很久后,在唐元宵一直没结婚,连领导给他拉红线也没用的时候,再次发酵起作用了。

  事情就是这样巧。

  唐元宵本来也没有梦语的毛病,可是没想到,因为梦里的日子太好,他心神越来越放松,最后忍不住梦语出声。

  还好死不死的被人听了去。

  一桩接着一桩,事情就这样赶巧的凑巧的变了模样。

  唐元宵本来都要暂时离开帝都了,结果听到了这流言。

  一瞬间真是又惊又怒,大急。

  他恨不能抽自己几巴掌,为自己的放松为自己惹的祸。

  他是想减少面对苏梨邬生,特别是和梦里的小苏梨成为真夫妻后,可是他对苏梨已经没有想法,更不可能有那么龌龊的想法和事实。

  这已经不是他一个人的事了,这件事对苏梨名誉有损,对邬生更是侮辱。

  唐元宵愤怒又自责,难受得厉害。

  本来以为从此就是幸福日子了,结果迎头就被泼了一盆冷水。

  本来以为这是属于自己的选择,不影响任何人,结果以为梦里的一切和现实没脱离开,导致了眼下这情况。

  所以...不可能没有后遗症的。

  唐元宵一阵阵后怕,因为他并不敢保证,以后他再不会犯这样的错。

  他以后...说不定还会这样。

  唐元宵后怕不已,在知道这可怕流言的时候,时隔几个月,再次怀疑起来,不知道自己这样是不是不对?

  唐元宵那一刹那的绝望后怕和愧疚,几乎要将他淹没。

  过了好一会,他才终于平静下来,拿出手机,挣扎了很久之后,才艰难做了选择,拨了很久很久没拨过的电话。

  明明只是拨打电话那样简单的事情,可是对他来说却犹如千斤重,无比艰难。

  “喂?”电话很快接通了,响起了熟悉的声音,“老唐。”

  这样的称呼,只能是邬生。

  唐元宵在打给苏梨和邬生之间,选择打给了邬生。

  这样不像话的流言,不能当真,你当真了去辩解,反倒是让传流言的更加兴奋。

  可是又不能不管不顾,否则谁也不知道,接下来又会如何。

  如果换做他是邬生,这样的流言入耳....简直不能想象。

  这一切原本都是他的错,起因也都是他的错,他不能当做没听到,什么也不做。

  “邬生。”唐元宵想着艰难开口,“我想和你说件事。”

  那一头接电话的邬生挑眉点头,“嗯,你说吧,我听着呢。”

  邬生这会正在幼儿园外面呢。

  他来接咚咚放学。

  以前他都是去接苏梨下班,不过自从咚咚上学后,都是来接咚咚了。

  苏梨和他换着来接,谁有时间谁来接,都没时间了才让邬琪华或者荣良工小陌来接。

  邬生和苏梨如今都开车上班,去上班的路上谁有空谁送咚咚上学。

  九月份的时候,马上实岁四岁虚岁五岁的咚咚上幼儿园了。

  咚咚上个幼儿园,一家人都不得安宁。

  已经很久没哭的苏梨,因为咚咚哭,跟着哭得稀里哗啦,他也差点没忍住哭出来。

  后来苏梨从门缝里偷偷看咚咚,他没忍住,直接翻了墙......

  虽然功夫了得,不过因为他们选的幼儿园也很好,安保做得很好,邬生还是被抓住了。

  废了好大一番功夫,邬生才证明了自己是咚咚爸爸,不是小偷或者不法分子。

  咚咚班主任看着邬生,一言难尽。

  咚咚这一天哭了好几次,好在后面平静了不少。

  第二天依旧哭了,不过好了很多,不见了苏梨和邬生,就不哭了。

  然后...咚咚就开始了幼儿园征服小朋友之路。

  明明是个女孩子,却成了大姐大,还罩着男同学呢。

  一个多月过去,咚咚在幼儿园混得风生水起。

  很是有邬生的风范,也喜欢上了幼儿园。

  放学了,咚咚跑得飞快,一眼就看到了邬生。

  “爸爸!”大声叫了一声,就朝着邬生飞奔过来。

  每当这时候,邬生的心情总是很美妙很高兴的。

  不过今天...却大打折扣了。

  因为他在接电话,因为唐元宵在他耳边说的话。

  邬生看着咚咚,嘴角带着笑,眼底却乌云密布。

  一把接住了咚咚,他皮笑肉不笑的问了说完的唐元宵一句话。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流言?”

  无风不起浪,邬生不相信平白无故出现这样的流言。

  唐元宵已经听到了邬生这边的热闹,还有咚咚的声音。

  他更加难受,更加说不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流言。

  告诉邬生,他家深夜里传出来他喊苏梨的声音?

  他要是邬生,他会想杀了他的。

  自己老婆的名字被一个男人大半夜喊来喊去.......

  唐元宵羞愧得只想钻地。

  “对不起,邬生,这都是我的错,我会尽力处理好。”

  唐元宵其实本来可以不和邬生说的,可是谁又能保证邬生听不到那些流言。

  他太知道从别人嘴里听到那些流言后会是什么心情。

  他也真的很抱歉,最后选择了和邬生先坦白。

  邬生听着唐元宵的话,一时间没开口。

  咚咚看到邬生在打电话,乖巧的抱着他的脖子,忍着没像以前一样,一看到邬生就叽叽喳喳和他说她这一天的‘冒险’经历。

  看邬生不说话,她摸了摸邬生的脸,最后落在了邬生的耳朵上。

  咚咚很喜欢摸人耳朵,特别是耳垂,觉得软。

  邬生因为邬生的触摸,本来冰冷的双眼慢慢转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