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039章 神经分裂

第1039章 神经分裂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66更新时间:2018-12-28 07:01:2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白了他一眼,“别闹了,快回家吧。”

  邬生笑,“我说的都是真的,今天出去采访还顺利吗?”

  苏梨点头,“嗯,挺顺利的。”

  她叹了一口气,“时间过得可真快,又到了高考的时节了。”

  今天出去采访,苏梨也不能免俗的想起了当年自己高考的情景。

  回想起来,好像还历历在目呢,实际上时间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

  连小陌都高考过了,而且也过了很久了。

  在苏梨感慨的时候,唐元宵也在感慨。

  如今他梦里的时间和现实中的时间,是平衡了的。

  一起过年之后,如今也是一起到了高考的时间。

  梦里的小苏梨也要高考了。

  不,应该说在高考了。

  两年之前,唐元宵和小苏梨有过一个约定,就是等她高考结束后,她就可以像她的同学朋友公开他们是夫妻的事。

  他们也约定好,等她高考后,考上大学了,他们就可以像普通夫妻一样。

  他盼着能有两年。

  如今,两年真的有了。

  眨眼间,就到了高考的时候了。

  唐元宵在现实里高考第一天,忐忑不安的等着夜晚的到来。

  到了夜里,迫不及待入眠,然后送小苏梨去了考场。

  这是唐元宵第一次在学校的场合露面,苏梨因为他送来,很高兴。

  苏梨这两年整个人都变了,有了这个年纪该有的活力青春,和一众同学在一起,那般美好。

  她也交了很多朋友,也有了最要好的朋友,看到唐元宵送苏梨来,她们一个个眼睛发亮,好奇不已。

  唐元宵本来人就长得好,虽然不是风流倜傥的那一种,可是也帅啊。

  而且因为是军人,人又高,身材挺拔,面容冷峻,在人群中特别出彩。

  作为小姑娘,对于这种禁欲系的制服冷男,那有着天然的吸引力,看着真是小鹿乱撞啊。

  听到苏梨叫唐元宵‘汤圆哥’,而唐元宵面对苏梨,满脸的冰霜冷硬就溶解,露出了温柔,更是让同学看得心都颤了。

  等她们竭力保持这冷静,保持着淑女形象,看着唐元宵被苏梨叮嘱着走了,她们才猛地抓住苏梨的手急急问。

  “苏梨,他是谁,他是谁,好帅啊!”

  “长得太子弟了,苏梨,他是你哥哥吗?”

  “我也想要哥哥,我也想要这样的一个哥哥,啊啊啊,太好了!”

  苏梨听她们夸奖唐元宵,耳边高兴,嘴角都忍不住往上翘,又死命控制住。

  “快说苏梨,他是你什么人,是哥哥,还是...情哥哥?”

  伴随着问话响起了促狭的笑。

  “哈哈哈,情哥哥,苏梨你老实交代。”

  苏梨欲言又止,她真的很想说唐元宵是她老公啊,可是又说不出来,太害羞了。

  而且...她暂时还不能说,她和唐元宵约定好了的,等她考上了大学再说的。

  所以她还要忍着。

  苏梨想着就紧闭嘴巴不说。

  她这模棱两可的态度,终于惹怒了众人,然后.....

  “哈哈哈...不要挠我,不要啊,我怕痒,哈哈哈...”

  “放过我吧,我痒...”

  她的同学无情的无视了苏梨的求饶声,残忍的继续折磨她。

  “不说哈,不说我们就继续挠痒痒...”

  苏梨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挣脱,气喘吁吁告饶。

  “马上就要进考场了,你们不紧张啊...”

  这大家都是严肃紧张的,就她们闹她。

  苏梨这话一说完,立刻想起了一片哀嚎。

  “考试...哎呀,你怎么提醒我们了呀,好不容易挠你痒痒放松了一点。”

  不管怎么说,事关他们人生的这一场高考,终究来临。

  她们要去高考了。

  深呼吸了两次,相互帮忙检查了一下带的东西,发现没有漏的东西之后,她们毅然而然踏进了考场,开始了这一场事关人生的考试。

  唐元宵被苏梨赶着走,开车出去的时候,听着后面传来她们的笑闹声,嘴角也露出了微笑。

  虽然也跟着紧张,不过唐元宵相信苏梨。

  相信苏梨能考上她想考的学校。

  苏梨永远都不会让他失望,一直再给他惊喜。

  高三这下学期,苏梨依旧一点点进步着。

  慢慢的一点点的到了班级第一,到了全校前三。

  要知道这可是很了不起的。

  她这样一个小姑娘,在这不错的学校,有这成绩,只要发挥得好,没有发挥失常,就可以考上大学!

  学校特别器重稳妥一点就能上大学的苏梨几个。

  唐元宵也为此为苏梨感到骄傲。

  他相信苏梨能实现她的梦想的。

  唐元宵回了部队,继续上班,中午忍了有忍,去接了小陌,没去接苏梨。

  苏梨不要他中午也过去,让他照顾好小陌,等下午她考完回来。

  苏梨说不要就不要,唐元宵只能听他的。

  这一天,唐元宵闲着的时候都有些心不在焉。

  不过战友都了解,毕竟都知道今天苏梨考试。

  唐元宵这样辛辛苦苦供老婆读书,这自然会紧张的。

  时间过得很慢,又过得很快。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苏梨自己回来了。

  看脸色还好,一路被问了好几次考得怎么样。

  “还行。”

  苏梨答了一路,等唐元宵问的时候,也是这个答案,又添了几个字。

  “还行,我感觉还可以,应该没大问题的。”

  唐元宵就放心下来。

  之后他就醒了。

  醒来嘴角还带着笑意,只不过之后就有些笑不出来了。

  这两个月来,他被迫相亲了几次。

  最后基本都无疾而终。

  他的领导最后没办法了,只能和他摊牌。

  唐元宵有想过这一天,前几天平静的接受了领导的安排,去看了精神科医生。

  去的是军医院的,会完全保密,和部队也有紧密联系。

  来当兵的,特别是比较特殊的,见过血的,或者杀过人的,不管死的人是多坏的,可是第一次杀人,有些过不了心里的坎。

  这时候先是部队里先进行心里辅导,如果还不行,这医生也会介入。

  心理疏通辅导,和药双管齐下。

  这医生见多识广,又是老医生了,唐元宵虽然只简略说了自己的情况,那医生也很快下了结论。

  唐元宵的情况是神经分裂。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