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037章 活该

第1037章 活该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70更新时间:2018-12-28 07:01:22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这猥琐的老头,不是第一次猥谢人,品君也不是他单独光顾的地方。

  街上那些没有男人的,只有小姑娘的店铺,他都进去过骚扰过。

  都是朝鲜嫩的小姑娘下手的。

  根据品君小姑娘的说法,这人身上发着恶臭,眼神里带着疯狂,很恐怖。

  那小姑娘说起来,还会发抖。

  “他到底为什么会变成那样?为什么那么疯狂,能不能问出来?”

  苏梨想了想问白大米,“昨晚我记得他说没家人,为什么又改变主意,让公安联系你了?”

  白大米摇头,“我也不知道,我都没和他说话就出来了。”

  心里的震撼太大了。

  他感觉到抬不起头来。

  他也没脸和小米说这件事。

  这样的爹,真的不如不要回来,带回来的全都是伤害。

  苏梨和大米告辞回去的路上,叹了好几口气。

  半路还接到了白小米的电话。

  白小米一无所知,还和苏梨在电话里骂那个色老头。

  “...我看到新闻后,就想给你电话,硬是忍到了下班。”

  白小米虽然休假中,不过还是很关注新闻的,每天都不会落下。

  “为老不尊,那么大的年纪了还去欺负小姑娘,要是遇到我,我一定把他踢废踢太监!”

  苏梨:“......”

  她真不知道说什么了。

  听着心里挺难受的,小米是眼里放不下沙子的人,要是让她知道这是她公公,她怕是要疯要郁闷死。

  苏梨心里叹气,打起精神和她说了两句,转移了话题。

  苏梨以为这件事,离谱到这里,已经是极限了。

  心里都想着,这件事后续不行就不报道了。

  结果证明,这不是结束。

  她正常的三观,限制了她的想象力。

  她想不到还有更厉害的。

  到第三天的时候,苏梨接到了公安那边给她打来的电话。

  案件基本调查清楚了,老头那样的肯定是要判刑的。

  白大米没法管也不想管这件事,请公安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怎么判就怎么判。

  他以为让老头送去接受法律处罚,慢慢和小米和母亲说,然后以后这人如果这样,他也不会管的。

  结果,这个生了他的人,又跌破了他的道德底线。

  那老头被关了三天,一直在被审讯,一开始他还不承认,后来实在没办法,就各种辩解。

  完全没有一点反省的态度,而且看到女公安,眼睛还不老实。

  后来经过观察,发现他整个人都不对劲。

  他的身体状况好像很不好,可是他自己却从没对人说过。

  这态度让公安觉得怀疑,最后请了医生过来帮忙看了一下。

  这一看,发现问题大了。

  之后确诊确认,这老头患有让人闻之变色的艾兹病!

  这件事这个消息,造成的效果,简直就是丢炸弹。

  几乎所有接触过的老头的公安,都去医院体检,好好检查了一番身体。

  之后老头被转移到疾控中心,派出所上下都进行了全面的消毒。

  他待过的地方碰过的东西,都恨不能销毁。

  艾兹病的确定,也弄清了老头为什么那么疯狂的做出那些事的理由。

  “凭什么,凭什么只有我要死,我要拉着她们一起死,黄泉路上也不孤单。”

  这就是他所作所为的理由。

  到死他也离不开欲和恶。

  这样的人性,让人毛骨悚然。

  苏梨知道消息后,久久沉默。

  她想起了后世看过的报道。

  据统计,在艾兹病感染比例逐年增长的时候,其中最特殊的,是老年人艾兹病感染的比例竟然也在上升。

  其中暗唱和瓢客的感染比例最高。

  这些很多已经儿孙满堂的老人,本该好好养老养生,含饴弄孙的,结果他们却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都七八十岁了,却还用违法的方式去满足自己的欲望,让整个家族颜面扫地。

  那篇报道,让苏梨震撼,所以给苏梨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次遇到猥琐老头的事情,自然而然就想了起来。

  据苏梨了解,白大米是夫妻两个的第三个孩子。

  前面的两个孩子,一个是姐姐,比白大米大了好几岁,早就嫁了人。

  另外一个是夭折了。

  白大米是最小的儿子,到了今年,那老头都六十八,要七十了。

  都这个年纪了,竟然还......

  苏梨自己听了都无法接受,也不知道白大米听了要如何接受。

  最大的秘密也暴露了,这老头后来生无可恋,也就什么都交代了。

  照他说,其实他早年消失,除了厌倦了家里的黄脸婆,还是因为找了个相好的寡妇。

  不想一天到晚对着黄脸婆,又不想对一天只知道向着母亲的孩子付出太多,就干脆和寡妇跑了。

  之后也过了些好日子,反正没人管,日子过得潇洒得很。

  赚钱了就吃吃喝喝,然后想办法找女人,还有一个人生目标。

  要在一生中得到一百个女人。

  结果还没到一半呢,就出事了。

  他一天到晚往不干净的地方钻,又没有做什么措施,很快就倒霉的被传染上病了。

  那些病陆陆续续或者治好了,或者也不管。

  日子就浑浑噩噩的过了,因为也被传染过,后来更是荤素不忌。

  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他最后最终感染上了艾兹病。

  知道自己不定什么时候就死,忽然就想起了年轻时候的家。

  想起家里的黄脸婆和孩子,他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心情回了老家。

  老家里已经没人了,黄脸婆跟着儿子去城里享福了,在帝都享福呢。

  他又一路寻找过来,可是看看帝都,最后却踟蹰了,也被帝都的繁华迷了眼。

  可最后他还是找到了儿子和以前的老婆。

  可是他看看自己的样子,清醒的那一刻,终于没有上去相认。

  没脸相认。

  身体的不舒服如影相随,痛苦得很,疯狂的他想的就越来越疯狂了。

  最后做出了最后那样疯狂的事。

  老头自食恶果,虽然被判刑了,可是其实压根没去服刑。

  半个月后,他就病死了。

  他这个算是真正的活该,自寻死路自食恶果了。

  那个小姑娘知道事情真相后,后怕得哭得直接晕了过去。

  她这真的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