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018章 就打你就打你

第1018章 就打你就打你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63更新时间:2018-12-28 07:01:09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咚咚不认识李凯旋于瑶,也不知道刚才那一出闹的什么,就知道拍着手高兴。

  她银铃般的笑声,让苏梨他们听了都忍不住笑,忽略李凯旋和于瑶。

  等那金黄色的像是荷包蛋的太阳,一点点落下去,苏梨和邬生相视一笑,手不知不觉十指相扣。

  就在这最美的时刻,却有人开口,大煞风景。

  “这太阳落下去了还能升起来,有些人却是落下去就没有了。”

  李凯旋感慨着,目光有意无意扫过邬生。

  于瑶第一次乐意配合李凯旋,提问道,“为什么呀?”

  “因为没有根没有后呀,有些人的想法,我还真是不理解,一个亲儿子都没有,也不知道高兴什么。”

  周围的基本都是一家出动的,有些有儿子,有些只有女儿。

  有儿子的听了高兴,不过没有的就听了不舒服了。

  虽然不知道李凯旋是不是说的他们,可是心里就是郁闷。

  不过郁闷归郁闷,这还是很多人的想法,并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

  他们正气闷着呢,就听到一个疑惑的声音。

  “呦...李凯旋,这话竟然是你说的么?”

  “我怎么听到的是生男生女都一样,要优生优育呢,你的觉悟...竟然是这样的吗?”

  邬生摸了摸下巴,“这种觉悟,我可真不敢恭维啊,虽然我有儿子啊,不过还是得给生了女孩子的人家抱不平。”

  “女孩子多好啊,多么宝贵啊,都是小棉袄呢!”

  “你这样说,大家心里会很不舒服的。”

  邬生这一开口,立刻就有人附和了,“没错,就是这话。”

  “就是,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就不要说,找打是不是?”

  李凯旋满脸通红,“我...我不是说你们,我是说...”

  邬生打断了他的话,“好了,好了,你就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你不知道吗?”

  邬生说着还看了一眼苏梨,表示这话是和她学的。

  说完邬生正色道,“大家的观点不同,不过也不能打架斗殴,不过要这样咽下这口气也觉得不舒服。”

  “毕竟今天大家都是出来玩的,还是要好心情,不然咱们就玩个游戏,解解气又不伤和气好不好?”

  本来要走的众人都留了下来,兴致勃勃,“怎么玩呀?”

  大家都是来游玩的,能一起玩游戏,还能出气,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邬生沉吟了一下,“我想一想啊,咱们就分成两个阵营吧,就简单粗暴一点的分。”

  “今天带着女儿来的一队,带着儿子来的一队,带着女儿儿子的...自己选。”

  “我是觉得生男生女都一样,女儿是宝贝女儿是小棉袄这一队的,对面,这位李凯旋就是儿子才是香火儿子才是宝的那一队,我们分别代表两地来对抗游戏吧。”

  邬生三言两语将事情说对了。

  嗯,他说的话一开始听,觉得没什么不对,不过仔细一琢磨就不对劲了。

  儿子才是香火,儿子才是宝,这个...好像和正在提倡的男女平等生男生女都不符合啊。

  虽然有些人确实这样想,可是表现也不能这样表现啊!

  他们得表现出自己有觉悟的样子啊!

  于是最后,除了只带着儿子的归了李凯旋那一队,其他都在邬生这一队。

  李凯旋想拒绝玩这个游戏的,不想自己掉坑啊,可是...他拒绝不了。

  等于家两个哥哥嫂嫂听到动静赶过来,事情已经成了定局。

  到底是妹夫,怕吃亏,他们急忙加入了游戏,加入了李凯旋那一队。

  然后人数差别就小了,最后邬生拍板决定,他对李凯旋还有于家两个哥哥,然后其他就抽签抽对手。

  热热闹闹的游戏开始。

  嗯,游戏设置非常的简单粗暴,一点都不复杂。

  小孩子...就石头剪刀布,谁赢谁集一分,三岁以上的孩子参与。

  大人可以选择掰手腕和摔跤打拳。

  嗯,基本上大家都选择了掰手腕。

  毕竟普通人嘛,还是这个最好比。

  邬生却毫不犹豫选择了摔跤打拳对抗,理由是,他一个人要对三个人怕手酸,摔跤打拳就不怕。

  李凯旋他们三人想反对啊,可是却没脸。

  最后也只能点头了。

  嗯,游戏一开始很温馨,就是小孩开始的,石头剪刀布,赢了的跳得都要飞上天了,输了的气得跺脚。

  不过好在都没哭。

  再然后就是大人之间的掰手腕了。

  游戏基本是男人参与,女人就是呐喊助威的。

  一下子热闹得很,邬生这边队伍的,满满的战意,开门红特别好。

  气氛很是热闹。

  到最后上场的就是邬生他们的压轴打拳了。

  还特意选了平坦的没什么石头的场地,以免受伤。

  本来大家以为会是热血沸腾的对抗场面的,结果...出乎预料。

  依旧是热血沸腾了,可是那完全是一面倒的完虐嘛。

  第一个对上邬生的就是李凯旋,李凯旋一点不想对上,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着自家儿子女儿的面,还是无法做到不战而逃。

  他骨子里也是有血性的,而且本身其实也没多大问题。

  他一直看不惯邬生,其实何曾不是因为嫉妒和不安呢。

  这样的嫉妒和不安,让他每每对上邬生的事,行事就有些偏颇。

  此刻,为了他一时的嘴巴爽快,他必须站出去,应对这场名为游戏,实则是邬生‘反驳’的对战。

  邬生气定神闲站在场内,看着李凯旋站到他对面。

  他懒懒看着李凯旋,完全没将他放在眼底,他笑着和周围的人笑着说要开始了。

  甚至还回头和咚咚说话,“咚咚看好了,一会爸爸赢了,记得拍手鼓掌啊。”

  咚咚响亮应了,挥着小拳头,“爸爸加油。”

  李凯旋气恼,刚要说话,就见邬生看向了他身后。

  他的身后站着于瑶和两个孩子,李凯旋就见邬生勾了勾唇笑。

  明明是笑,李凯旋却脊背发凉,他想也不想先发起了进攻。

  邬生眼皮都没动一下,依旧在看着后面,准确说是在看于瑶。

  那目光是震慑,亦是警告,伴随着那渗人的目光是回击。

  看着随随便便的一抬手,一挥,李凯旋却被抵挡得几乎站立不住。

  于瑶没有错过李凯旋那一声闷哼。

  人和人是最不能对比的。

  李凯旋比起普通人,那身手不知好了多少,可是对上邬生,都不够塞牙缝的。

  人比人气死人,说的就是这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