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005章 再入梦

第1005章 再入梦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22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59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咚咚嘛,姓都一直没加,一直叫的爷爷。

  所以其实根本不叫改口。

  不过苏梨还是按着规矩来教。

  “咚咚,改口叫爷爷,说喝茶。”

  咚咚疑惑看了一眼苏梨认真反驳,“妈妈,本来就是爷爷。”

  苏梨:“......你说。”

  咚咚咧嘴一笑,“爷爷,喝茶。”

  “哎,喝茶喝茶。”

  荣良工这次就从容多了,接过茶后吹了一下才喝了一口。

  “来,起来,宝贝起来,爷爷给你大红包。”

  荣良工拿出了改口大红包,拿给咚咚。

  咚咚看看,“谢谢爷爷。”

  “不谢,不谢。”

  另一边的小陌也收到了大红包,嘿嘿笑,“谢谢奶奶。”

  “谢什么,这都是应当的。”荣良工特别耿直的说了一句。

  说完忽然看向邬生和苏梨,然后猛地拍了一下脑袋。

  “我就说我刚才忘了什么,一直觉得忘了什么!”

  他从另一边的口袋里拿出红包。

  “这是要给你们的改口红包。”

  邬生和苏梨:“......”

  他们也忘记了。

  邬琪华抚了抚额,自己也拿出了一个。

  “...我也忘记了。”

  忘记了怎么办?补上了。

  邬琪华将自己的红包给苏梨,荣良工将红包给邬生。

  “哎呦,可真是...红包都忘了给了,都是你,喝茶烫到了舌头。”

  荣良工摸了摸鼻子,“那不是高兴嘛。”

  他仰头叹了一声,然后抱起了咚咚,看着邬生苏梨他们,高兴得叹息。

  “哎呀,我可真想不到,我还能有儿孙满堂的一天,还一天就一步达标了。”

  “金榜题名,洞房花烛算什么,我这才是大赢家啊,哈哈哈...”

  苏梨他们喷笑。

  邬琪华一边笑,不知为什么,一边又觉得牙痒痒。

  看着荣良工得意洋洋的样子,还真是有点像之前她做梦时候的那样子,让她有点蠢蠢欲动。

  她也许...大概...应该可以整理一下她的嫁妆了。

  嗯,那大大小小的搓衣板什么的.....

  邬琪华暗搓搓的想着,等邬生和苏梨走了,她就真的去整理了。

  荣良工抱着咚咚进来找她的时候,就看到了一箱子的搓衣板。

  “咦...琪华,你怎么有这么多搓衣板啊?要洗很多衣服吗?”

  邬琪华阴测测的笑:笨蛋啊,这是给你跪的啊。

  她刚要开口,就听荣良工说道:

  “以后你不要洗衣服了,琪华,衣服我来洗。”

  邬琪华:“.......”

  不要心软,不能心软!

  她告诉自己,然后回答。

  “这不是洗衣服用的,这是留给你的。”

  “留给我?做什么?”荣良工迷糊。

  邬琪华:哼哼,你说做什么用呢?

  荣良工看着邬琪华的笑容放下咚咚,搓了搓手臂。

  “邬姐,我做错什么说错什么了你就说,你别这样笑,我有点害怕。”

  邬琪华:哈哈哈哈,以后有你更害怕的时候!

  荣良工研究着邬琪华的表情:“琪华,你要是想上厕所你就去吧?”

  邬琪华:“......”

  果然搓衣板不能少啊!

  想归想,不过到了晚上要睡了,搓衣板还是没发挥出作用。

  邬琪华享受着荣良工给她的按摩,舒服入睡,入睡前想:

  看在他辛辛苦苦给自己按摩的份上,搓衣板...慢慢来吧。

  看邬琪华睡了,荣良工放轻了力度,小力的又按了一下,才停了手。

  关灯,上床,心满意足的在邬琪华旁边躺下入睡。

  他们两口子倒是睡得呼呼的,另一边,家属院里唐元宵却没能入睡。

  他辗转反侧,晚上难以入睡已经有几天了。

  事情说起来,还得从元宵节说起。

  元宵节的时候,唐元宵因为不好回答苏梨的问题,直接提前的第一次自己因为自己想离开了梦里醒来。

  之后唐元宵犹豫了两天,因为没想好怎么回答才是最好的,晚上甚至都不敢睡。

  后来才发现其实问题一点都不难回答,完全可以答得游刃有余。

  想好了答案,唐元宵心满意足迫不及待要入睡,要去梦里。

  结果却发现,进不去了。

  他能睡着,可是只是单纯的睡着,他再没入梦了。

  半个月都过去了,依旧如此。

  唐元宵越来越烦躁,越来越自责,怀疑是之前自己主动离开那个梦造成的。

  可是不管他怎么着急,怎么想尽办法都没用。

  他还是进不去梦里。

  唐元宵之后都有些魔怔了,每天夜里都在祈祷入梦,可是都没有。

  渡过了拼命想办法入睡的时期后,唐元宵开始睡不着。

  已经两天了,唐元宵彻夜未眠。

  他忽然就睡不着了。

  白天工作,晚上无法入睡,加之心里有事,唐元宵身心俱疲。

  偏偏这一晚也还是辗转难眠,睡不着。

  邬生的母亲结婚了,唐元宵也听说了。

  对邬琪华唐元宵一直挺尊敬,也见过荣良工,听过他们的事,她结婚,他不能去也没被邀请,不过他心里还是默默祝福的。

  唐元宵默默祝福完,长长叹了一口气。

  今天这都是第三个晚上了。

  他真的累了,可是偏偏睡不着。

  又辗转反侧了好大一会,就在唐元宵以为这一晚就又要这样过去时。

  临近天明,唐元宵竟然睡了过去。

  这一次,他不止睡了过去,而且竟然再次成功入梦了。

  和之前一样,还是回到了之前离开的时刻。

  “汤圆哥,你不喜欢我做你的老婆吗?你都...都...”

  苏梨红着脸满脸羞赧,却忍着坚强的将话说完了。

  “夫妻不是都要睡同一个屋吗...你...”

  话是说完了,就是吭吭哧哧。

  唐元宵因为能再次回到梦里狂喜着,再看看苏梨的样子,忽然觉得之前自己的慌乱,有点好笑。

  呃,比起他,苏梨才是最慌乱最害羞的那一个啊。

  唐元宵深吸一口气,心里满是欢喜,又柔得可以。

  他等着苏梨吭吭哧哧说完,暗暗深吸一口气,上前了两步。

  “苏梨。”

  唐元宵才喊了一声,苏梨就啊了一声,声音特别的惊慌。

  “我...我不是不想和小陌睡才这样的,我以后都会对小陌好的,你放心,我都不会将他们的闲言闲语放在心上的...”

  不等唐元宵开口,苏梨太紧张,什么都不打自招了。

  唐元宵顿了顿,一时间哭笑不得。

  哭笑不得之余,又有点心疼。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