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004章 改口

第1004章 改口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98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59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本来气氛还挺轻松,可是苏梨和邬生这一跪,气氛忽然慎重起来。

  不止邬生,连苏梨都想到太多太多。

  对如今的她来说,是婆婆也是妈,这个话,是真心话,并不是随口说的。

  嫁到邬家后,特别是邬生离开后,邬琪华对她真的没话说。

  就是对亲生女儿,也许也没有邬琪华好。

  苏梨一直想感谢邬琪华,这一跪,算是拜谢。

  邬生回来后,对邬琪华跪过一次,那一次是愧疚,这一次是感谢。

  这样的母亲,就是一天一跪一请安,也是合情合理的,更何况没有什么一天一跪。

  邬生跪在邬琪华面前,微笑看着她的时候,忽然觉得古代的规矩挺好的。

  每天儿女孙子孙女去给父母请安,时时记得父母的养育之恩。

  邬琪华看看邬生,又看看苏梨,眼里闪着泪花,接过了苏梨手里的茶。

  邬生咧嘴一笑,和苏梨一起看向了荣良工。

  荣良工眼睛有些红,做得有些僵硬,看着是激动又紧张。

  邬生看着荣良工,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

  苏梨没听到他的声音,顿了顿,张嘴,有些迟疑又陌生先喊了一声。

  “...爸。”

  荣良工好像有些愣住了,动都没动。

  苏梨试探喊了一声后,倒是顺了很多,又提高声音喊了一声。

  “爸,以后您就是我们的爸了。”

  这一声爸,说简单简单,说难也难。

  算起来,苏梨已经有几十年没喊人爸了。

  苏爹走了,后来唐父又走了,苏梨就在没喊过人爸。

  上辈子后面二十几年,加上这辈子,已经三十多年了没喊了。

  这辈子她重生的时候,苏爹和唐父都已经离世。

  认真想一想,苏爹的样子,在脑海里都有些迷糊了呢。

  而荣良工虽然不是爹,可是这两年的默默付出,关照,其实也算是履行了爹的职责吧?

  这样想,这一声爸,也不难叫出口。

  苏梨千思万绪,面上带着笑。

  荣良工也终于反应过来,“哎”了一声。

  一个应声,却可以感觉出他声音的颤抖和激动。

  苏梨笑了笑,看向了邬生。

  邬生看着他们眨了眨眼,咳了一下。

  “我从几天前开始就偷偷联系了,毕竟我之前答应过的,刚才一路上也仿佛练习了,没想到也没做到脱口而出。”

  他吸了吸鼻子,顿了顿才笑着开口。

  “...爸,您喝茶。”

  他将茶递给荣良工。

  邬琪华松了一口气。

  荣良工......没吸气。

  他憋着气“哎”的应了一声。

  邬琪华松了一口气,“好了,好了,快起来吧,别跪疼了。”

  苏梨嗯了一声,“妈,您喝茶。”

  “好。”邬琪华答应了。

  荣良工一看邬生手里还端着的茶,急忙接过。

  接过后豪爽了一口干了。

  等着他一起的邬琪华:“.......”

  看都不看她一眼,就喝了不说,竟然喝了个干净。

  她摸了摸杯子,喝了一口。

  咽下去以后看向荣良工:“....你不烫啊?”

  茶水是现泡的,虽然不是滚开的开水,不过也不是温吞水啊,毕竟要泡开茶叶。

  茶杯杯身还有点烫手呢。

  荣良工看了一眼邬琪华,再看看茶杯。

  “...啊,烫。”

  他后知后觉的呼气了,然后啊了一声吐舌头。

  那舌头...有点红。

  刚起身的苏梨和邬生,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

  邬琪华哭笑不得,“哎呦,你说你这人,哎呦。”

  她将手里的茶杯放在旁边的桌上,急忙看荣良工的舌头。

  “你真是...”

  苏梨已经眼疾手快的递了冷水过来。

  荣良工接过喝了下去后,谢了苏梨。

  “谢谢啊,苏梨。”

  他摸了摸头,和邬琪华道,“没事,也就是喝汤被烫到的情况,明天大概就好了。”

  “你可真是...有那么紧张那么高兴嘛,茶烫不烫都不知道!”邬琪华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本来有点庄严的气氛,瞬间弄得搞笑。

  荣良工龇了龇牙,“当然高兴啊当然紧张了,我也是有儿子儿媳妇的人了。”

  他看向邬生,“儿子,你说对不对,嘿嘿...邬生啊,我感觉没真实感,你再叫我一声。”

  邬生:“.......”

  莫名觉得这话有点熟悉。

  虽然觉得有点怪异,不过他还是答应了。

  “爸。”

  嗯,这第二声没有第一声那么难了。

  果然是万事开头难啊!

  “哎,乖儿子。”

  荣良工的脸都在发光,拍了拍邬生的肩膀。

  “哎呀,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有一天会有邬生这么好的儿子啊,我觉得要是换我养,我肯定养不出来的。”

  “高兴,实在是高兴,儿子啊,不然你再喊一声?”

  荣良工红光满面再次提出请求。

  邬生:“......爸。”

  总觉得这是个坑。

  邬生喊完,苏梨和小陌一起噗嗤一声笑了。

  邬生侧头看看他们忍不住扶额。

  他想起来了。

  当初他就是这么忽悠了小陌,让小陌喊了一声又一声爸爸的。

  荣良工答应了一声刚要说话,邬生急忙抬手插话。

  “爸,今天就这样吧啊,让我慢慢习惯一下,你别让我继续喊了。”

  荣良工有些遗憾的答应了,“好吧。”

  邬生听着他遗憾的语气哭笑不得。

  心里头却默默的松了一口气。

  好吧,其实他真是有点紧张的。

  虽然之前答应了荣良工,说如果他和邬琪华结婚,会认他的,可是其实他还是没做好准备。

  邬生的世界里,过去三十多年里,爸爸这个角色都是缺失的。

  邬父早年去世,邬生年纪太小,压根记不住,对爸爸这个称呼,其实无比的陌生。

  他还从没叫过人爸爸。

  因为没叫过,因为爸爸这个称呼陌生,所以才紧张。

  所以才那么那男叫出口。

  没想到荣良工也那么紧张啊。

  看来...都是半斤八两,扯平了。

  以后也不用太紧张别扭了。

  邬生笑,荣良工也笑,苏梨和邬琪华也笑。

  笑完了,敬茶继续。

  小陌带着咚咚来。

  嗯,这就是一个流程,意思意思一下。

  咚咚的茶是苏梨帮着端着的,咚咚跪下的时候,还差点没倒下去。

  那小样子,不要提过可爱了。

  小陌一开始就带着目的性的叫了爷爷,去个姓而已,那叫一个简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