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98章 亲亲抱抱举高高(上)

第998章 亲亲抱抱举高高(上)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08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54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荣良工就毫不客气的拉走了,满眼控诉甚至怀疑邬生已经变成荣良工儿子的邬琪华。

  苏梨怀里的咚咚,已经被小陌接过抱走了。

  苏梨凑近邬生看着邬琪华他们的背影嘿嘿笑。

  “荣大叔吃飞醋的样子真好玩,也不知道嘿嘿...”

  苏梨嘿嘿笑,她已经脑补了一出霸道总裁吃飞醋,然后各种亲亲抱抱举高高的甜腻戏码了。

  邬生:“......”

  他拍了一下苏梨的帽子,“你别嘿嘿嘿了,怪笑什么。”

  苏梨哼了哼,嘀咕了一声‘亲亲抱抱举高高当然是嘿嘿了’。

  她含糊嘀咕着,不理邬生去追小陌和咚咚了,没看见邬生在他后面挑眉。

  看着苏梨的背影,邬生似笑非笑挖了挖耳朵。

  “这耳朵太灵了...”

  他回头看看邬琪华和荣良工走的方向,又看看回来时的方向,追上了苏梨。

  苏梨他们这边气氛还挺欢快,不过另一边,涮羊肉店里,那气氛就没那么美妙了。

  不止是不美妙,而是僵硬来形容了。

  美食和热气,都无法缓和那僵硬的气氛。

  李献神不思蜀,沉着脸,一看就知道什么情况。

  叶欣兰冷眼看着李献的样子,眼底满是冷笑。

  李凯旋还在生气中,更是没好心情。

  于瑶没去看他们,专心照顾两个孩子。

  可惜两个孩子也知道气氛不对,小心翼翼的,都不敢发出声音,样子挺可怜。

  他们点了一堆好吃的,老板欢喜送来,看他们的气氛不对劲,连笑都不敢笑了,没多啰嗦放下东西就走。

  一家四口,加两个孩子,却因为各怀心思,基本都没说话。

  一顿饭吃得食不知味。

  说联络感情的一顿方,吃得好像关系都更僵硬了。

  叶欣兰中途还想努力一下,结果没用。

  不管是李献还是李凯旋都没反应。

  李凯旋对叶欣兰冷淡得很,从叶欣兰出狱后,连掩饰都不掩饰。

  就是那种反正你不是我亲妈,我不在乎你那种感觉。

  叶欣兰冷眼看着,看向李凯旋的目光都是冷的。

  所以说亲儿子都未必孝顺,就这种养子,不管怎么对他们好,都是养不熟的。

  当初她对李凯旋也自认是尽责到位了,对他疼爱更是不假,多少个夜里,发烧了病了,李献不在,不都是她一个人抱着他去医院。

  辛辛苦苦将人养大,结果...呵...

  知道自己不是亲妈了,养育之恩也就一同抛开了是不是?

  可真是...可真是...

  所以还是得养自己的亲生孩子啊.....

  叶欣兰再次忍不住想起她那没了的孩子,手不受控制的抖了抖,放在了小腹上。

  在监狱的那一段日子,让她真正清醒过来,清楚知道邬生不是她的孩子。

  走出那个执念,叶欣兰再看这世界,就清晰了很多。

  可是清楚了,却又走入了另一个死胡同。

  那就是偏执。

  不管什么情况,不管什么事,她都忍不住有些偏执。

  因为偏执,慢慢的看李凯旋的眼神就越来越冷。

  对于瑶也越来越了冷淡,以前她也算很疼爱的两个孙子孙女,也忽然发现疼不起来了。

  都没有血缘关系,疼来疼去将来怕也就是和他爹一样了。

  之前她不也帮着带孙子孙女,不也对他们好,那时候天天跟在后面叫奶奶。

  结果呢,等她出狱回来,他们都不认识她了,都不记得她了。

  多可笑啊,于瑶还不愿意让孩子亲近她。

  两个孩子就知道亲近那亲妈,对她这个不是亲生的奶奶,也就放下了。

  呵呵呵...他们都不当她是一回事了,那她为什么要当他们是一回事呢?

  叶欣兰想罢,直接放弃了缓和气氛,自己吃点自己想吃的。

  明明是一家人,神情间疏离得如同陌生人。

  气氛僵硬,孩子吓得鹌鹑一般,饭都不敢吃。

  李献看着,越发心灰意冷。

  那黑了的脸,就再没缓和过来。

  顺带的,这晚上的气氛,也就一直没缓回来。

  对比他的黑脸,邬琪华那就是完全红的。

  这红脸,都是拜荣良工所赐。

  荣良工这醋坛子打飞后,和普通男人没啥区别,又有所区别。

  和苏梨想的亲亲抱抱举高高,情况差不多,不过呢,顺序有些调换。

  荣叔人不走寻常路,他今晚没走霸道总裁路线。

  那些情话还有么么哒,他不说了,他要邬琪华说。

  拉着邬琪华到处走着,还及得将邬琪华的手拉在兜里暖着,可就是不开口。

  这晚上,天冷啊,邬琪华哄着他说了几句,要他回去,他也不回。

  以前和邬琪华在一起后,总是话痨的他,也忽然不话痨了,一声不吭。

  邬琪华满头黑线,真的很想打他,可心里想了几遍,面上还是哄着他。

  邬琪华的态度不错,荣良工终于说了一句话。

  “你就没什么话对我说吗?”

  邬琪华听了,感觉自己抓住了点什么,可是又有些逃避的想,应该不是。

  “说什么?你想让我说什么?”

  她半真半假装傻,然后荣良工哼了一声,扭头又不看她了。

  然而手依旧紧紧拉着邬琪华的。

  邬琪华:“.......”

  有本事你直接放开了我的手啊!

  他要放开了她就直接回家了,只要她回,他肯定得跟上,不然大晚上的他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大概...荣良工也知道自己啥情况,所以偏不放手。

  邬琪华又哄了两句,有点不耐烦了。

  然后,她拿出了杀手锏。

  “大冷天你不回去,要是冻感冒了,你还想不想好好办婚礼了?”

  邬琪华说完还吸了吸鼻子,真的冷啊。

  荣良工一听,果然动了。

  不管怎么说,这婚礼必须办啊,按时办啊,无论如何,不能再等两年了。

  再来两年,他怕是会疯了说。

  荣良工站定脚,看着邬琪华终于再次开口。

  “你就是装傻,说什么不知道我想听什么,我想听的会是什么?”

  “我就问你,你喜欢不喜欢我?稀罕不稀罕我?”

  邬琪华一听这问题,差点没暴走。

  “你能不能别发疯,都要结婚了,还扯这些,一把年纪不知羞,你是五十了,不是十五!”

  荣良工抿着嘴,特别的委屈和不解。

  “五十和十五有什么差别,谁也没规定,五十就不能说不能问这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