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97章 飞醋

第997章 飞醋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22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5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他精神不好了,叶欣兰的精神却忽然好了很多。

  为了让李献散心,才有了她今天出来一家团聚联络感情的事。

  只是叶欣兰也没想到会这么恰巧的碰见邬琪华一家子。

  叶欣兰的脸色随着李献的变化,也跟着一变再变。

  “邬生。”李献站在台阶上,看着邬生开口。

  邬生敛目,抬手敬了一礼。

  态度挺尊敬,可是除了对老首长的尊敬,却没有太多亲近。

  李献深深看了眼邬生,又贪婪的看了一眼苏梨怀里的咚咚,然后目光就落在了邬琪华身上。

  邬琪华没看他,倒是荣良工在看他。

  荣良工的目光不避不让,就那么静静看着李献,看他看过来,还点头微笑示意。

  那样绅士,站在邬琪华旁边,特别的般配。

  李献这才发现,荣良工已经放开了邬琪华的胳膊,可是却站在她旁边了,站得很近,胳膊挨着胳膊。

  李献的手紧捏了一下拳头,刚要说话,却被邬生抢了先。

  邬生没看李献,而是看向了面色特别不好看的李凯旋。

  “李凯旋。”

  邬生直呼其名。

  李凯旋咬了咬牙,扯出一个笑,咬着牙敬了一礼。

  “邬.......您们也来这里吃饭啊。”

  邬生笑,“是啊,过几天就是我母亲的大喜日子,一家人去拍了些照,就来这里吃饭了,真是巧。”

  邬生说着,看看于瑶低着头不看人,倒是她牵着的两个孩子,躲在于瑶后面偷看他们。

  大一些的哥哥,目光从邬生移到了苏梨和小陌身上,眼里满是不可思议和崇拜。

  小一些的妹妹,也在看,看着苏梨合不拢嘴。

  大概是在电视里见过苏梨。

  苏梨倒是没注意到两个孩子,她的目光都落在了叶欣兰身上。

  叶欣兰比起之前,现在的变化实在太大了。

  从以前的养尊处优,皮肤白净,丰腴高雅的样子,变成了如今瘦骨如柴眼神有些偏执的女人。

  以前她保养得好,如今却露出了符合实际年纪,甚至更大的状态来。

  比起邬琪华还老许多。

  叶欣兰关注的重点,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邬琪华,一个是苏梨。

  对邬琪华是怨恨又好似松口气,因为邬琪华要结婚了。

  邬琪华结婚了,她心里的重担可以放下了。

  李献以后再也不要去想邬琪华这个女人了,她也可以睡安稳觉了。

  当然,她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倒是不怕李献不要她了。

  她只是觉得痛快了,觉得心里爽快,因为李献会难受了,可以体验她这些年心情的一二了。

  对邬琪华如此,对苏梨,叶欣兰就只有恨了。

  一切...都是因为苏梨而起。

  她的牢狱之灾,她的一切,都是因为苏梨失去的,她怎么可能不恨。

  叶欣兰的目光太过强烈,苏梨想忽略都难。

  苏梨看着叶欣兰的目光,暗中摇头,目光顺势落在了于瑶身上。

  于瑶比起之前苏梨见过的也变了很多,看着情绪并不平静,却连头也没抬。

  苏梨看着在场心思各异的几个人,心里无限感慨。

  还真是...真是有缘。

  在邬琪华结婚前,让他们这样碰面了。

  邬琪华结婚,邬生自然不可能请他们几个中的任何人。

  不会请,自然到不了现场,结果这还遇上了。

  而且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家子遇到一家子。

  人都齐活了。

  苏梨扫过皮笑肉不笑的邬生,扫过李献紧紧捏成拳头的手,再看看满不在意,真的是完全放开的邬琪华,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苍天饶过谁!

  尴尬的相遇,就这么尬了三分钟,然后顺利分开。

  他们进店,邬生他们出来。

  等坐上了车,将车挤得满满当当了,上路了,大家一时之间还没说话。

  主要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咚咚在苏梨怀里,扭来扭去,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满是好奇。

  “妈妈,我们在玩...不说话的游戏吗?”

  苏梨噗嗤一声笑了。

  有些静谧的气氛被咚咚打破。

  苏梨玩着她帽子上的毛线球,“是呀,我们在玩游戏呀,然后咚咚先说话了,所以咚咚输了。”

  “妈妈坏,都不说开始。”

  咚咚特别抱着小胳膊控诉。

  邬生转头看了一眼咚咚的小样子,“哎呦,哎呦,我们咚咚小公主生气了。”

  “嗯,咚咚生气了。”咚咚煞有其事点头。

  坐在后面的小陌,坐直身体去逗咚咚,“咚咚生的气多大啊?”

  咚咚伸出手比了比,“很大很大,比天还大。”

  “哎呦,这么大啊...”

  小陌逗着咚咚。

  苏梨和邬生对视了一眼,邬生给了苏梨一个安抚的眼神。

  虽然没想到会碰上李献他们,不过这次碰面,邬生心情莫名还挺愉快的。

  大概是因为李献和叶欣兰一家子连个笑脸都没有。

  亦或者是李凯旋那备受屈辱却不得不妥协的样子,取悦了他,反正心情不错。

  嗯,知道你们过得不好,我真的很开心。

  苏梨和邬生在前面打眼神官司,坐在后面挨着坐的邬琪华和荣良工不止在打眼神官司,还有点身体官司。

  荣良工面对李献时,表现得特别的大气绅士,这下来了就顾不上了。

  他不知道具体详细的事情,毕竟这是隐私,他不会追问。

  不过因为上次遇到过李献,还听到过他的话,荣良工心里有些猜测。

  他特别不喜欢李献的眼神,然后就吃起了飞醋。

  看向邬琪华的眼神,就全是委屈和控诉。

  邬琪华:“....???”

  莫名其妙啊。

  李献看邬琪华的表情,更委屈了,就从背后去拉邬琪华的手。

  邬琪华哪里能让在车上给他拉,自然是躲开的,然后荣良工的醋坛子就彻底打飞了。

  最后想尽办法将邬琪华的手拉在了手里。

  一路都没放开。

  荣良工手死拉着邬琪华,偏偏头还要扭到一边,故意不去看邬琪华。

  邬琪华:“...!!!???”

  所以说她是搞不懂男人的心了。

  男人心,海底针啊,搞不清楚怎么想的。

  一路上邬琪华都在吐槽,很快就回到了胡同口。

  荣良工还是没放开邬琪华的手,不管她已经红了的脸,一本正经对邬生道。

  “邬生,我和你妈去消消食说说话,你们先回去。”

  邬生扫过他们拉在一起的手点头,无视邬琪华求救的眼神,忍笑点头,“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