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92章 生病

第992章 生病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07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49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眼底满是笑意,接过她手里的灯笑。

  “放心,没人看见,看见了也不会说什么,我们是合法夫妻。”

  他顿了顿,看着苏梨布满红晕的脸颊。

  “你说你一个孩子的妈了,还这样容易脸红,脸皮怎么这么薄呢。”

  他的语气里满是宠溺温柔。

  苏梨瞪了他一眼,“是,就你厚,就你老司机。”

  “我是老司机没错。”邬生抓住苏梨的手,“一起走,不要跑太快。”

  “跟上小陌他们。”苏梨假意挣了一下就没挣了。

  “嗯。”

  邬生回答着,视线又很快落在苏梨脸上。

  苏梨莫名其妙,“你老看我干嘛,看灯啊。”

  邬生笑,“灯哪有你好看,你都不知道,我这两年,做梦都想这样牵着你,能这样和你看景呢。”

  景色不过是点缀,最重要的是看她。

  苏梨看着邬生的眼睛,拉紧了他的手,心里又甜又酸。

  “你就知道哄我。”

  她说了一句,嘴角却翘了起来。

  “那你听着高兴吗?”邬生问。

  “高兴,怎么不高兴。”苏梨哼,“甜言蜜语谁不喜欢。”

  甜言蜜语是世上最动听的语言了。

  “那我就天天说给你听。”

  邬生拉起苏梨的手,亲了一下她的手背。

  苏梨急忙将手拉下,脸又有点烫。

  不过看着灯火阑珊下的邬生,心中却一动。

  这样的良辰美景,确实不应该辜负。

  苏梨想着站定脚,看看邬生的耳朵。

  “你耳朵上有东西,低下头来。”

  邬生不疑有他,低下头来。

  刚低头,就见苏梨凑了过来。

  如同他刚才做的一半,她尽快的吻了一下他。

  蜻蜓点水的吻,落在了他眼角的伤疤上。

  苏梨亲完很快直起身去看四周了。

  邬生的心却一下滚烫起来。

  心里甜滋滋的,比吃了糖还甜。

  “苏梨,你怎么这么招人疼呢?”

  邬生低声呢喃着,只觉自己都被蜜糖包围了。

  “走了。”

  苏梨看邬生傻了,拉了一下他的手,追上前面的小陌他们。

  邬生顺着她的力道跟着,眼睛一直看着苏梨,舍不得移开。

  苏梨看着他的眼神叹息,“傻瓜,不是我招人疼,而是你招人疼。”

  邬生低头,以极快的速度亲了一下苏梨的脑门。

  他真的好希望,时间在这一刻能停留。

  让这一份幸福永远。

  时间没停留,不过幸福可以延续。

  看完了灯会,一家人满足回家。

  将他们送回了家,邬生就跑出去了。

  等再回来,带回来了一堆烟火。

  然后,整个胡同都热闹起来了。

  因为邬生实现了答应咚咚的诺言,给咚咚放了烟花。

  咚咚这一晚,睡着的时候都是带着笑睡着的。

  梦中还是不是笑两声。

  邬生和苏梨本来都要睡了,听到咚咚的笑声却都有点睡不着了。

  “这孩子,梦里都还在笑。”

  “她高兴嘛。”

  邬生蹭了蹭怀里的苏梨,“苏梨,正好睡不着,你和我多说点咚咚小时候的事呗。”

  “之前不是说了很多吗?”苏梨失笑。

  “说再多也听不够,还想听。”

  邬生顿了顿,忽然起身,“苏梨,不然我们看相册吧。”

  苏梨失笑,“又看啊。”

  “嗯,反正睡不着。”邬生说着就下了床,兴致勃勃的拿出了相册。

  嗯,厚厚的一本相册。

  都是邬生不在这两年,小陌和邬琪华照的。

  上面最多的是咚咚的,其次是小陌的。

  咚咚的照片,从几天再到后面的满月,满月后的,会抬头了,会坐了会爬了,最站起来会走路了。

  不管什么时期的都有照片。

  邬生回来翻了很多次很多次这照片,夸小陌夸得最厉害的就是他爱上了拍照。

  因为小陌爱上了拍照,他才能看到每个时段的咚咚,看着从小小的一团长成如今的大团子。

  邬生抱着相册上了床,手里还拿着手电筒。

  上了床,邬生熟练的用大被子将苏梨和他罩了起来,躲在被子里看相册。

  翻开第一页是咚咚出生后两天,苏梨醒来后小陌拍的。

  “太小了,这小手怎么这么小呢...”

  邬生看一次感慨一次,低低和苏梨说道。

  “嗯,那时候我都很不敢碰,看着太软太小了,还好有妈和小陌,小陌都比我厉害。”

  苏梨之前说说几次了,可是每次说起来就不会停嘴。

  “她的手不止小,看着都要透明了。”

  “嗯,我看着也是。”邬生煞有急事的点头,然后才依依不舍的翻下一页。

  一边看相册一边嘀咕说话,差不多一小时就过去了。

  苏梨看看时间,“都这么晚了,得快点睡了,明天还要上班。”

  邬生看看时间也点头,“对,得睡了。”

  过了元宵节,这一年的年也算是过完了,得收心好好去上班了。

  邬生下床去将相册放好,回来躺下刚要去抱苏梨,就见苏梨猛地坐了起来。

  邬生被吓了一跳,“怎么了,苏梨?”

  苏梨已经打开了台灯,“咚咚发烧了。”

  苏梨的语气和表情已经变了,她坐起身来,用自己的额头去贴咚咚的脑门。

  邬生被吓了一跳,“什么?怎么会发烧?”

  他脸色已经变了,如临大敌。

  苏梨已经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安抚了一声,“别怕。”

  苏梨伸手摸了摸咚咚的后背,动作很轻,咚咚却醒了。

  咚咚一个多小时前,睡着时眼里满是光芒,是精神抖擞的,可是此刻却有气无力。

  “妈妈,难受。”

  咚咚看着苏梨,迷迷糊糊的喊了一声,带着哭腔。

  “妈妈在呢,妈妈在呢。”

  苏梨抱起咚咚,轻轻拍着她的背哄她,“一会就不难受了啊。”

  邬生手足无措在一边,紧张看着咚咚,看着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

  “怎么会忽然发烧?去医院,苏梨我们去医院吧。”

  邬生下床急忙去穿衣服,脸色紧绷。

  苏梨急忙出声,“别急,邬生,别急,先试着降温,如果降不下来再去。”

  她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这还真是邬生第一次遇到咚咚生病。

  咚咚本来身体就好,比其他三天两头生病不一样,平时很少生病,邬生回来后,更是一次没病过。

  可是小孩子免疫力总是差一些,不爱生病,不代表不会生病。

  咚咚也会生病,只是频率要低一些。

  苏梨虽然着急,可是并不慌张,邬生却慌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