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89章 队宠

第989章 队宠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18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46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听着咚咚的笑声传来,邬生惆怅。

  “我现在忽然觉得咚咚要是个男孩子就好了,这样就不会嫁人了。”

  苏梨很想扭头就走,后来死死忍住了。

  之后过了近一个小时,苏梨和邬生才得以抱着咚咚离开。

  大家眼里只有咚咚,那叫一个不舍。

  “咚咚啊,再来玩啊。”

  “咚咚啊,在跟着老大来啊。”

  七嘴八舌的叮嘱都是这个,咚咚特别严肃的点头,“好。”

  这一声答应,让大家伙的眼睛都亮了。

  之后好几个人竟然还追着苏梨他们的车,追出来好大一截。

  那样子...好像生离死别一般。

  苏梨:“......”

  邬生:“.......”

  咚咚:咚咚她嘻嘻笑着卖萌。

  此刻的苏梨和邬生都没想到,这只是咚咚成为队宠的第一步。

  什么是队宠呢?

  部队的队,部队里最宠爱的。

  早前小陌带着咚咚去上学,她从班宠晋级为了校宠。

  邬生这一回来,带着咚咚来了部队,就是开启咚咚变成队宠的征途。

  有些人天生不讨人喜,有些人就天生讨喜,咚咚就是其中天生讨喜的。

  从这一天开始,邬生每天去上班,时不时的就会被问,怎么没带咚咚来。

  就如同早前小陌去上学,被同学们问来问去一样。

  当然,这都是后话。

  此时的邬生还不知道这一切,他从后视镜看看没追了却还在挥手的战友们,陷入了自恋骄傲中。

  “咚咚都是因为像我,才这样讨喜的。”

  车开出部队后,邬生忍不住将车停在一边,抱起咚咚狠狠亲了她两口。

  “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呢,咚咚。”

  “你这些叔叔们,还算有眼光,知道你可爱稀罕你。”

  苏梨:“.......”

  邬生稀罕完了继续上路,到了胡同停了车,来不及下车抱着咚咚继续稀罕。

  “就是因为咚咚太可爱了,那一群家伙才舍不得。”

  他看着咚咚认真观察,然后得出结论。

  “咚咚就是吃可爱长大的。”

  苏梨本来要下车,听了忍不住笑,笑完坐回去低声:“......她是我的乃长大的。”

  这个她必须纠正!

  她也很爱咚咚,因为她可爱的样子,心经常软得一塌糊涂,也无数次狂亲咚咚。

  可是她还是保持着理智的,不像邬生这样疯狂。

  苏梨说完,就见邬生的目光落在了她胸前,那目光...让苏梨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想阻止,可没来得及。

  邬生特别清纯不做作的回答,“我知道啊,我不是说了她是吃可爱长大的嘛。”

  他笑,意有所指,“你的...不就是可爱吗?”

  苏梨:“.......”

  她的脸青一阵红一阵,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她真的不想污了可爱这词啊!

  邬生结婚前都挺正常的,为什么婚后就老是这样呢,老是开车!

  苏梨欲言又止了一下,到底没脸接着这话。

  她生硬的移开目光,转移话题。

  “你明天去是上班吧?”

  “对啊。”邬生笑嘻嘻点头,然后还没放过苏梨,来了一句。

  “苏梨,我也想变可爱一点,今晚......”

  苏梨这一次真的没忍住了,她抬手就拍了一掌过去。

  她真的是淑女来着,她也想一直做淑女来着,一切都是邬生逼的。

  邬生的头被成功拍在方向盘上,按到了喇叭,立刻一片滴滴声。

  咚咚小小的身体一震,猛地看向苏梨。

  目光里看着震撼和崇拜。

  妈妈...好厉害!

  邬生可怜兮兮抬起头来,“苏梨,你不能家暴。”

  “闭嘴。”苏梨霸气打断他的话,“以后再敢在咚咚面前胡说八道,我拍不死你!”

  苏梨一把接过咚咚,砰地砸上车门往里走。

  邬生揉着额头下车,一边喊一边追,“苏梨,老婆你等等我。”

  咚咚趴在苏梨的肩膀上,看看邬生,再看看苏梨,没有伸出手要邬生抱。

  而是蹦着小脸挺直脊背抱着苏梨的肩膀,特别的严肃。

  之前的种种,再加上今天的这一切,给小小的幼小的咚咚形成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这个家...妈妈最大最厉害。

  哥哥听妈妈的,奶奶也会听妈妈的,爸爸...爸爸更听妈妈的,还可怜的被妈妈打。

  好可怜......

  咚咚打小建立起的金字塔,从这一刻开始,到后来也一直没变。

  唔,第一是妈妈,第二是她,嘻嘻.....

  第三是哥哥,第四是爸爸。

  爸爸永远都是第四。

  追在后面的邬生永远也想不到,小小的咚咚脑海里此刻想的。

  更没看到,他哄苏梨,保证以后再不会胡说八道的时候,咚咚看着他的同情的眼神。

  回到家后,咚咚特别的听话特别的乖,苏梨说啥就是啥。

  而且她没黏哥哥和爸爸,没淘气调皮,就抱着苏梨的大腿,乖乖听苏梨说的话。

  苏梨欣慰不已。

  邬生也很高兴,因为吃饭的时候特别的偏爱他,好吃的都分到他嘴里,吃饭的时候,还给他夹了菜。

  当然,他不知道咚咚是抱着一种心态给他夹的。

  因为不知道,所以他傻乐。

  傻乐的热闹的吃完晚饭后,一家人就出发去看灯会。

  一路上,经常有人看咚咚,还有夸咚咚好看讨喜的。

  邬生扛着咚咚就这样说。

  “咚咚,你像不像小屋子爸爸呀?”

  咚咚将下巴放在邬生头上,奶声奶气大声回答。

  “像!”

  她像得可多了,像妈妈像爸爸像奶奶还像哥哥,她谁都像,嘻嘻。

  咚咚小机灵的表示:问像不像谁的时候,一定要这样回答。

  果然邬生一听,就立刻激动高兴了。

  “对,就是像爸爸。”

  邬生高兴的拉着咚咚的小手,手舞足蹈。

  咚咚也跟着嘻嘻笑。

  如今邬生的脖子都要成咚咚专属的座驾了,邬生没事就抱着扛着咚咚到处走,真正是爱不释手啊。

  明明他缺席了两年,才回来两个多月,可是咚咚已经无比迅速的和他熟了起来,彻底接受他了。

  大概是父女天性也在,那样亲近亲捏,外人根本无法比。

  若不是知情者,谁也想不到邬生缺席了两年时光。

  邬生特别心满意足的笑,一边陪着唐元宵过完生日赶回来的小陌,看着只觉真是危机四伏。

  他眼珠转了转,凑过去问咚咚。

  “咚咚最爱谁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