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76章 再遇唐元宵

第976章 再遇唐元宵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69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38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放假后,准备过年可是很忙很忙的。

  邬琪华已经发话了,过了年让苏梨和邬生搬回新房子去,别在跟她一起挤在老房子里了。

  她过了年就要办婚礼结婚,计划和两年前还是一样的。

  邬家和荣家轮流住,老房子就是她和荣良工一起住的地方了。

  大家相互给空间嘛。

  邬生回来了,邬琪华早先的心态也变了。

  虽然爱得不行的孙女咚咚还是会帮忙带的,不过以后只负责白天了。

  晚上和休息天就让他们两口子带去。

  她也要过日子的嘛,她也要陪未来老公的嘛,也有自己的生活兴趣嘛,可不能一直围着他们转。

  邬琪华都这样说了,邬生能怎么说,只有啥都麻溜的答应啊。

  过年期间肯定是不搬回去的,不过该打扫该收拾得收拾了。

  两年多没住人,得先收拾好了才能住回去,不让满是灰尘味。

  邬家的年味从早前就散发出来了,等正式过年开始,那可真是不要太年味。

  入眼的都是红通通的,除了红还是红,人也一样。

  邬琪华像是要将这两年缺的红色都给补回来。

  连带着荣良工家里和胡同里都变红了,让整个胡同变成了年味最重的地方。

  时隔两年,邬家热闹欢庆的过年终于回归。

  邬生如今身份职位都已经不一样,不会像之前一样,连过年都没法回家。

  他以后不会再轻易上第一线,最多也就是在后方指挥,过年也是能回家了。

  他早前一直想给苏梨的安全感,在给苏梨给过一生难忘的伤痛后,终于得已迎来。

  他以后,再也不会让苏梨活在害怕中。

  这一次过年,就是一个讯号。

  苏梨准备过年和年三十,因为邬生一直没缺席,变得越发兴致勃勃。

  热闹的年拉开序幕,除了热闹,就是欢声笑语。

  这一份欢声笑语,直到初二这一天,才有点安静下来。

  因为小陌要去给唐元宵拜年了。

  唐元宵这个名字,在邬生回来后,在没在邬家被人提起过。

  当然,早前也提得不多,只是也不是没存在过,更不可能抹杀掉。

  就是邬琪华提起唐元宵,也是有点不自在和愧疚的。

  毕竟她之前还劝过苏梨可以试着接受唐元宵。

  这话虽然唐元宵没听过,邬生回来后,更不可能提起,苏梨也从来没听进去过,可是也不可能当做没说过。

  邬琪华心里都难受,苏梨作为当事人,感觉就越发复杂了。

  之前她沉浸在邬生回来的惊喜中,也想不到唐元宵。

  唐元宵也再没出现过她面前。

  可是邬生回来要两个月了,小陌要给他拜年,自然就都想起来了。

  说实话,苏梨也不知道怎么说这事。

  只是对唐元宵觉得抱歉。

  邬生知道小陌要去拜年,也没多说,只叮嘱他好好拜年。

  对唐元宵,邬生什么也没说。

  小陌也没多说。

  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该知道的都是知道的。

  对这件事,他没法发表什么意见,不过也想过好好见见唐元宵。

  邬生回来,小陌高兴,唐元宵没在来,他也只能尽量忽略。

  而且也没不懂事的立刻去找唐元宵。

  他也是邬生的孩子,也不能不考虑这些。

  小陌吃过早饭就出发去找唐元宵了,两父子一起过了一天,午饭晚饭都是一起吃的。

  邬生在新的部队分给他的房子里,在陌生的家属院里,和小陌度过了一天。

  饭菜都是唐元宵亲自做的,他虽然不经常做,可是因为从小在家也没少做,倒是也不难吃。

  等吃完晚饭,唐元宵送小陌回去。

  小陌说不用送,不过唐元宵没多说,说不放心,一定将他安全送到。

  唐元宵将小陌送到了胡同口。

  他没打算下车。

  再次回到这熟悉的胡同,唐元宵的内心也真的难以平静。

  “快进去吧。”唐元宵催下车的小陌。

  他怕自己说太多会露出破绽情绪。

  “好,爸,您慢走...”

  小陌刚说着就发现唐元宵的目光定住了,满脸僵硬。

  小陌顿了顿回头,就看到苏梨。

  苏梨大概是去了新房子,好巧不巧的回来了。

  然后就这样遇上了。

  胡同口没多少人,唐元宵看到苏梨的时候,苏梨也看到了唐元宵。

  两人都是一怔。

  苏梨愣了一下,最后走了过来。

  唐元宵看着苏梨走过来,脸上的僵硬还是没能调整过来。

  他不想失态的,可是好像他今晚注定要失态。

  就像他也还不清楚他来到这里,是希望遇到苏梨,还是不希望遇到苏梨,结果没想清楚就遇到了。

  他遇到苏梨了。

  时隔两个月,他再次看到苏梨了。

  他们两的情况掉了个个。

  两个月前,苏梨要瘦得多,他则正常。

  两个月后再见,苏梨不说多胖,却恢复了不少,脸色也看起来红润多了。

  精神面貌都好了起来,看着很好。

  而他却瘦了很多,脸色暗淡。

  唐元宵看着苏梨,想着,看着苏梨一步步走过来站在了他面前。

  “唐元宵。”

  她出声打了招呼,嘴角带着一点微笑。

  可她眼底的情绪瞒不过唐元宵。

  那是...愧疚抱歉。

  这样的目光,他太熟悉了,以前他一直都是用这样的心态目光看她的。

  “苏梨。”唐元宵也叫了一声。

  两个字,如同千斤重。

  两个字,包含了千言万语。

  两个字,包含了无限情绪。

  所有情绪,都包含在了这两个字中。

  唐元宵喊了一声,松开了放在腿上死死捏成拳头的手。

  他敛眉,借着开车门的动作,将眼底翻涌奔腾的情绪掩住。

  唐元宵还记得两个月前,看到邬生没死回归时的心情。

  邬生没死,唐元宵当然高兴,他真的高兴,因为他也舍不得邬生死。

  可是邬生回来了,他又该何去何从呢?

  唐元宵那一刻,真是分成了两个人,一边是高兴的自己,一边是空落落的自己。

  心也劈成了两半,一边是高兴,一边是迷茫和痛苦。

  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总是这样,他好像总是被命运捉弄。

  绝望的时候,让他看到希望,看到希望了,又让他绝望。

  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调整自己的心态,难受不能难受,高兴不能高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