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72章 继续作死

第972章 继续作死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39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34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斗米恩,升米仇。

  当一个人快被饿死的时候,你给他一升米,他会把你当作恩人。

  可你要给了他一斗米,他可能会想,既然你出得起一斗米,就能给我更多,你竟然不给我。

  你就成为他的仇人了。

  很明显,梁放明显就是这样的人,也是这样认为的。

  他只看到了邬生的风光,不知道他走到今天这样的地位,付出了多少血汗,不知道他几次生死。

  因为邬生之前好心的照看,让他理所当然的以为邬生这样的大官,就是该帮助他们,不帮助就是没良心。

  如果邬生从没理过他,他也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人的思想,永远就是这样奇怪,就是这样奇葩,这样两面。

  邬生活了这样大,也遇到过各种形形色色的人。

  他没理后面梁放的不敢置信又怒气冲冲的叫声,直接将车开了进去。

  顺便交代了下去,以后这个人要是赶来门口闹,直接按规矩处置了就行。

  别客气。

  那什么梁纤柔也差不多。

  邬生放了话,那梁放也只能离开。

  在部队门口闹得太难看,梁放也吃不了兜着走。

  梁放都出过国了,也不是那种没见识的,也知道厉害,虽然骂骂咧咧,可是还是离开了。

  只不过离开了部队,想想邬生的态度,真是越想越生气,越不满。

  他咽不下心里的那口气。

  想到梁纤柔在家里都哭晕过去的样子,再想想她坏了的名声,那本来要回去的脚怎么也迈不出去。

  凭什么,凭什么,什么都要他们兄妹承受。

  邬生苏梨他们是高官贵人,了不起,他们就必须承受这些吗?

  凭什么?凭什么?

  他凭什么怕他们,他不怕,老话不是常说,光脚不怕穿鞋的吗?

  他就是光脚的,他什么也不怕,没老婆没孩子没老父母,他凭什么怕他们!

  他一定要给妹妹讨回公道,要他们道歉!恢复妹妹的声誉!

  梁放收回了去车站的脚步,往回走。

  邬生那里他进不去,部队强硬,他有理也说不清,硬碰硬不行,也硬不起来。

  那么.....

  “找苏梨!”

  梁放眼底闪着仇恨的光,“正好一切的根源就是苏梨,都是她妹妹才受委屈!”

  越说梁放越觉得有理,“正好她是记者,还是电视台,敢对我动粗,我正好让全国的人都看清她的真面目!”

  梁放杀气腾腾杀去了电视台。

  苏梨没在电视台,出去跑新闻去了。

  梁放来的时候,门卫以为是喜欢苏梨的观众,还特别有礼貌的和梁放说苏梨不在。

  他们说的是实话,梁放听着味道却变了。

  “不在?”

  呵呵,什么不在,不过是不想见他罢了,不敢见他罢了!

  梁放二话不说,坐在电视台门口就开始骂了。

  “苏梨,你有本事侮辱人家女孩子,有本事使唤你老公欺负威胁平民老百姓,你有本事出来啊!”

  “出来我们当面说清楚,我妹妹哪一句说错了,你不就是无情无义冷血吗?”

  “连你自己妈都不管,自己能做,还不让人说了!”

  “还电视台的记者呢,什么本事没有,就有勾男人的本事,十万块能买你一晚是吧,来啊,我也出十万块,你来陪我一晚...唔,你们放开我...”

  梁放声音又大,这么一喊,立刻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门卫想不到这看着面向老实的男人竟然是这样的,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立刻招呼自己的同事。

  他们没多犹豫,立刻上前按住了梁放,瞬间让他闭嘴!

  作为在电视台上班的人,就算只是门卫,也是有见识的门卫。

  什么闹事的人,他们没见过!

  你客客气气,我们也客客气气,你不客气,我们更不会客气。

  若是谁都能在电视台骂人,那还得了。

  两个门卫先压住了梁放,随即电视台的保安也立刻下来了。

  梁放这下更没跑了。

  “给我老实点,再不老实,我们直接叫公安来了!”

  保安毫不客气,说的话让梁放心惊。

  “凭什么让公安来,我又没犯罪...”

  “你就是犯罪了,你辱骂我们电视台工作人员,还想闹事,还不叫犯罪啊!”

  保安哼了哼,骂的还不是普通的工作人员,而是苏梨!

  苏梨苏记者谁不认识,他们电视台的更是熟得不能再熟了的。

  作为电视台作为记者,当曝光一些某些不法的行为情况,损害某些人的利益时,也免不了各种麻烦。

  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他们不让那些人伤害。

  梁放在他们看来,也是属于那一挂的。

  还辱骂苏梨,苏梨如今在电视台可是了不得的,原先就了不得,现在更了不得了。

  那可是见过领导人,还被领导人说过话的人。

  更何况还有个那样厉害的老公,真是不长眼,得罪谁不好得罪苏梨。

  梁放被暂时控制住了,要问清楚他这么做的原因,有什么目的。

  苏梨在外面,对这一切毫不知情。

  不过邬生却知道了。

  这倒不是邬生躲神通广大,什么事都远都知道。

  而是他之前下过功夫。

  邬生回来后,私底下拜托过和苏梨关系好的白小米,还有苏梨的领导,希望多关照苏梨,有什么事可以找他。

  门卫,邬生也是特意拜托过的。

  门卫来来去去也就是三个人,上次苏梨在门口不远处被人跟踪,门卫也不知情。

  邬生怕了,就拜托门卫,如果这边有什么人找苏梨麻烦,或者有什么情况,请通知一下他。

  邬生这人随和,虽然身居高位,可是却没有高高在上,带着诚心和人说话。

  那两个门卫,推辞了又推辞,不过还是没推辞过邬生给他们的糖和茶。

  都不算是多号多贵重的东西,不算太值钱,可是那是邬生的心意。

  邬生来接苏梨,等她的时候就和他们聊天,知道他们家里或者有孙子或者有儿子,那糖就是给孩子买的。

  你说邬生这样的人这样真心实意的拜托,他们怎么能不上心。

  这一次,梁放闹,人是被保安带走了,不过门卫还是第一时间联系了邬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