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66章 所谓圣母(下)

第966章 所谓圣母(下)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61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31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无视梁纤柔难看的脸色,上下看了她一圈,露出满意的笑。

  “看你脸蛋身材都漂亮,我母亲她肯定很满意,也很乐意卖了你来换取她需要的。”

  梁纤柔的眼泪吧嗒吧嗒留了下来,又觉得害怕,她声音颤抖。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怎么会这样恶毒,说出这样的话,你是我见过的最恶毒的女人。”

  苏梨嘴角扯了扯,“这些都是我那好母亲做出来的,我说出来在你嘴里又变恶毒了?刚才不是还可怜吗?”

  梁纤柔使劲摇头,“都是你说的。”

  她回头想找靠山,结果却发现她的同事,一个个满脸复杂,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而和苏梨一起的同事,没帮腔,可是却都用一种她说不出却很讨厌的目光看着她。

  梁纤柔立刻避开他们的眼神,深吸一口气,擦了脸上的眼泪。

  “你...你嘴巴厉害,我说不过你,我不和你争。”

  她擦干了眼泪,红红的眼睛直视着苏梨的眼睛,慎重说道。

  “我今天就告诉你,苏梨,我喜欢邬生哥哥。”

  “之前因为邬生哥哥有了你,我忍痛让自己忘了邬生,要将邬生还给你,结果...”

  她恨恨,“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不还了,我不要将邬生哥哥让给你了!”

  苏梨:“...!!!”

  苏梨的三观连续受到冲击,吐血吐得血槽都要空了。

  “你是他什么人?你和他有关系吗?不要将邬生还给我?”

  苏梨真的搞不懂这奇葩思想了。

  “我们什么关系,你管不着,反正我告诉你,我不能让你这样的恶毒的人在我邬生哥哥身边,我要让他看清你的真面目!”

  “我已经做出决定了,我不会将他让你给了!”

  苏梨的脸已经无法做出任何表情了。

  “邬生是你的所有物吗?还让给我?真是天大的笑话。”

  苏梨转身就走,“看来不是你吃多了,是我吃多了,才和你说这么多。”

  苏梨给白小米他们使了个眼色,“走走。”

  白小米他们的三观也受到了冲击,神情恍惚转身。

  梁纤柔没想到苏梨竟然这样干脆,说走就走,在听听她话里的意思,感受了满满的鄙夷。

  她气得不行,跺了跺脚,追上去两步,对着苏梨大喊。

  “邬生哥哥就是我的,他就是我的!”

  苏梨头也不回,上了车,砰地关了车门。

  梁纤柔抖了一下,猛地退后一步。

  看苏梨他们的车猛地向前开去,她不甘心又喊了一声。

  “邬生哥哥是我的,苏梨,你别妄想再继续拥有他了,我会让邬生哥哥看清你的真面目的!”

  回答梁纤柔的是呛鼻的汽车尾气。

  车别说没听,反而开得更快的走了,仿佛后面有什么疯狗追一般。

  梁纤柔跺了跺脚,侧头就看到歌舞团的众人看她的目光有点怪。

  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司机,表情更是奇怪。

  梁纤柔瑟缩了一下,“我...我就是想勇敢追求自己的爱情。”

  她话音一落,她的舞蹈团的同事反应过来,对她笑了笑。

  梁纤柔立刻受到了鼓励,坚强的挺直脊背看向部队大门。

  她想畅想一下未来,结果就看到站岗的士兵惊吓见鬼的表情。

  他们那一脸的便秘和不可思议,还有说不出道不明的,好像看怪物一样的目光,让梁纤柔的表情一僵。

  “你们...你们...”

  她想问他们为什么要用这样奇怪的目光看她,不应该看恶毒的苏梨吗?

  而且为什么一副戒备的仿佛警惕什么疯狗一样的样子?

  问题最后到底没问出来,梁纤柔最终在他们的目光落荒而逃。

  司机回来了,他们很快上车离开。

  部队门口恢复了安静。

  一分钟过后。

  真正的已经呆成了雕塑的两士兵才回过神来,面面相觑了片刻,心中暗道糟了。

  苏梨嫂子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们应该往里报的,怎么就...怎么就震惊了呆了忘了呢?

  这时候反应过来,却来不及了啊,人都走了。

  两个人呆呆看和对方,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舞蹈团的人进去部队里,梁纤柔的亮相,让惊鸿一瞥的众兵哥们那是小鹿乱撞啊。

  一下午的时间,都已经传遍了。

  部队里来了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子。

  两人轮到站岗,没能去演出现场,可是无比无比的遗憾呢。

  幸亏在门口可以看到人。

  虽然不能光明正大盯着看,可是余光看两眼也是可以的。

  结果他们还没从梁纤柔的美貌中从激动回过神,就目睹了接下来的场景。

  他们的三观裂了。

  然后心也碎了,还没恋呢,就......

  连几天的美好回忆也没有了。

  他们实在太震惊了,没想到反差会如此大,想不到漂亮的姑娘竟然是看上了邬生的。

  最后导致反应不过来,然后华丽丽的震惊呆了,都没能机灵一些。

  两人想了想,决定换岗后去报告一下这件事。

  结果他们换岗后,邬生却已经走了。

  邬生能不走吗?他还想着回家哄苏梨呢。

  所以邬生就这样,对门外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的回家了。

  他更不知道,苏梨已经被气得要炸了。

  或者说是气炸过后,只剩下无力了。

  苏梨都不知道怎么回到电视台的。

  回到电视台时,离下班只有十分钟了。

  几个人下车后面面相觑后,想说什么,最后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匆匆上去。

  苏梨去报道了一下,交代了事情的经过,等可以下班,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了。

  还过了半个小时了。

  苏梨也不急着回去了。

  她干脆坐下来,准备冷静一下。

  她真没想过自己还会遇到这样奇怪诡异的事情。

  邬生也不知道怎么认识她的,也不知道什么关系。

  一想到‘邬生哥哥’四个字,苏梨就起鸡皮疙瘩。

  苏梨冷静了半刻钟,最后还是没冷静下来。

  最后决定回去了,不管怎么说,今晚的审问是少不了了。

  苏梨想着的是回家审问,结果才下来,就看到邬生了。

  邬生在电视台下面等着她呢,看到她出来,立刻笑了起来。

  “苏梨。”

  他的笑容有点讨好的意思,“我还以为你要加班呢,正考虑要给你买点什么吃的。”

  苏梨看着他的笑脸,一言不发上了车。

  邬生摸了摸头,跟着上了车。

  “苏梨,我和你说,那梁纤柔...”

  苏梨挖挖耳朵,邬生看她表情不对,麻溜闭嘴。

  “苏梨,你....”

  他去拉苏梨的手,苏梨让开了,然后看过来,问了他一个问题。

  一个后世也一直讨论的问题。

  “邬生,男女之间有纯粹的友谊吗?”

  邬生想了想答道,“只要长得丑,四海之内皆朋友。”

  苏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