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59章 偶像剧再上演(下)

第959章 偶像剧再上演(下)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98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26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琪华和荣良工要续前缘,喜结连理的消息,很快在胡同里传开。

  邬琪华本来还以为大家会追问会觉得奇怪,结果大家都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一点不惊奇,特别的淡定。

  邻居表示:这有啥好惊奇的,这不是早晚的事吗?

  他们还嫌慢了呢。

  好在虽然有点慢,终究有消息了。

  过年临近,又有这样的喜事,胡同、邬家都真正热闹开来。

  和邬家的喜气洋洋不同的是苏家。

  也就是苗凤华苏旦和秦珊珊了。

  苏梨对他们也是无奈,好的不学,非得学白家白心月他们,一家三口都去犯事。

  人家一家三口,他们也一家三口,都齐搞事。

  还都对准苏梨。

  白家就算了,苏家再怎么说也是自己人。

  可也就是自己人,所以才更加防不胜防,烦不胜烦!

  苏梨原先说过不会去看苗凤花,也不会去管。

  作为受害人,同样作为亲人,她不去落井下石,可也不会圣母的大度的原谅他们。

  折腾来折腾去,最后他们也没能如愿,最后的处理结果还是出来了。

  秦珊珊和苏旦,在现场被抓获,还想拍下照片威胁苏梨,情节性质严重。

  再加上苏旦还牵涉了赌博,秦珊珊有案底,最后夫妻两双双入狱。

  秦珊珊再次回到监狱,简直要疯了。

  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她都要疯了,更何况苏旦。

  苏旦已经算是半疯了,等被判下来,看苗凤花竟然没能帮他顶罪,迁怒苗凤花,骂得不行,说她算什么妈,以后都不认了。

  苗凤花心疼自责得呦,直捶自己胸口,哭得不能自己。

  可是她也没办法,只能向苏旦道歉,让他原谅她,又说她拼了老命也会救出苏旦的。

  苗凤花说得好听,可其实她自己都保不住自己。

  她虽然是苏梨的亲妈,而且也没直接参与的证据,可是因为她之前想顶嘴也是不行的。

  最后她被判了两个月拘役。

  在看守所要好好接受思想教育,也得干活——剥蒜。

  不是剥几小颗,而是一大袋一大袋的提来剥,剥得能怀疑人生。

  比起苏旦他们,真是轻活计了,可是苗凤花也要绝望了。

  她原是想不顾一切去找苏梨的,就是在苏梨面前抹脖子也要逼着苏梨将苏旦捞出来的。

  不过公安怎么可能放她走,她就无法去逼迫苏梨,苏梨才得以继续安稳的生活。

  苏梨不好对这件事插手,邬生却一直关注。

  等苗凤花被关了半个月,应该差不多冷静下来时,邬生去见了一次苗凤花。

  也不知道邬生怎么用苏旦威胁的苗凤花,苗凤花从这一开始不再天天叫要见苏梨。

  当然,不变的是怒骂苏梨,邬生来了以后再加骂邬生。

  “白眼狼,白眼狼,早知道当初一生下来我就用屎尿淹死她!”

  “魔鬼,简直就是魔鬼,早知道就不是好东西...”

  骂来骂去,苗凤花也没其他办法,甚至她不得不停邬生的威胁。

  为了自家的儿子留下小命,为了让苏旦能不要在监狱里出意外,苗凤花打断牙齿往肚里吞的不能去找苏梨麻烦,还得出来就老实回老家,不能去找苏梨,不能再打苏梨主意。

  苗凤花不甘心啊,不过等听到有人透露给她的消息后,不得不老实下来。

  苏旦暂时还没人暗地里对付他,不过秦珊珊却没被放过。

  之前邬生就警告过秦珊珊,整治得秦珊珊都怕了。

  要不是因为邬生死了,秦珊珊也不会敢再对苏梨动手报仇。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秦珊珊遭到了自作自受的下场,开始了上一次还恐怖的地狱生活。

  苗凤花听了秦珊珊的遭遇后,彻底死了心,只能每日骂苏梨邬生来排解仇恨。

  苏梨对他们的情况,听邬生说过几嘴,除了沉默也不知道说什么。

  不过苏梨也没想到,苗凤花自己死心了,却还有人给她抱打不平。

  邬生这次回来,真是加倍对苏梨他们好啊。

  苏梨又过回了以往的生活。

  邬生让她不要多想苗凤花他们,她也就忙着其他的事。

  临近过年,电视台也挺忙。

  完了还有一件事也需要忙。

  入了伍,做了军人,人就是国家的了,说是还有自己,可是有半个自己就不容易了。

  普通人可以享受放假可以过年,他们却不能,还得坚守岗位。

  不能回家和家人团聚过年,部队里热闹一下让这群官兵也感受一下过年的气氛和热闹也是好的。

  按照惯例,部队临近过年前,会在部队里进行慰问的文艺演出。

  在不久前确定邬生的职位就定下来了。

  名副其实的部队的三把手了。

  这一次慰问演出,他算是总负责人。

  大家很默契的将这件事交给他负总责。

  嗯,谁让他有个老婆是苏梨呢。

  苏梨作为邬生的老婆,自然是全力支持了。

  虽然有文工团,也有很多优秀的人,可是说到底还是苏梨最有知名度最受欢迎不是。

  最后就是苏梨客串主持人,去给他们晚会做主持,她的节目制作团队一起负责录制,以后没事还可以回看回看。

  电视台很爽快的给了苏梨时间,让她来这边帮忙。

  给的时间也挺大方,给了四天呢。

  苏梨就走马上任了,别小看一个演出,节目彩排排练啊还是很繁杂的。

  苏梨来了第一天就有了想法,想到了可能没有一点创意,却真心是她好心的一个环节。

  让长久分开的兵哥哥和军嫂们团个聚。

  嗯,不可能是全部人的,就是挑一些典型。

  除了一部分达到条件的军嫂能随军,很多没具备随军条件的军人,都是两三年才回一次家。

  一年回一次那是奢侈,特别是路又远的,那些路费也是一大笔开销,还不如省下来用在更实用的地方。

  所以有些有孩子的,孩子都大了,却连父亲都没见过。

  苏梨也是军嫂,也有自己的孩子,知道他们的难处。

  邬生死而复生回来了,她们却还看不到自己的老公呢。

  苏梨和邬生密谋策划,不要太合拍。

  和邬生上了两天班,苏梨周三回去录制节目。

  本来挺好的,没想到却听到了一些流言蜚语。

  还好巧不巧不是别人的,就是邬生的,是邬生的也就是她的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