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54章 小品

第954章 小品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11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2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你简直...”邬琪华无语。

  “是不是觉得我不够上进?我今年超额完成任务了呀,所以现在上班时间自由一些,大冷天的不说,还要过年了呀。”

  荣良工解释完,笑着道,“如果他们能把你包给我,我就服气,一天不休息都可以。”

  邬琪华...被气死后又被气活了过来。

  她不理荣良工,一路闷头走,回到了邬家。

  然后荣良工就再没出过邬家。

  邻居等邬琪华他们买菜回来,那些婶子都来帮忙了。

  小孩子的笑声叫声闹声,加上大人的说笑声,邬家立刻热闹了起来。

  荣良工说做大厨,就做大厨,在厨房无比的给力。

  他不把自己当外人,邻居也不当他是外人,把邬琪华看得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邬生和苏梨下班后,完成工作准时下班回来时。

  家里已经彻底热闹开了,而且香味扑鼻的饭菜也做好了。

  将屋里的东西都搬开,就在客厅里摆了两大桌,邻居刚好都上桌。

  接着大家就一边看电视一边开吃了。

  邬生和苏梨出来的时候,小陌负责录下来,邻居夸个不停。

  “妈妈,爸爸。”

  小孩子都是人来疯,咚咚也不例外,高兴得不行。

  邬生和苏梨出来时,饭也不吃了,就在那跳着拍着手蹦跶。

  “爸爸,妈妈,哈哈哈...”

  苏梨看着她的样子,无奈又好笑,过去将她抱了回来。

  “好了,好了,咚咚不跳了啊,吃着饭或者才吃了东西跳了不好啊。”

  咚咚嘿嘿点头,脚还在那晃个不停。

  吃了两口苏梨给的饭,又伸手到了邬生这里。

  然后她就称大王了。

  孩子总是最敏感,也是最会看脸色的。

  邬琪华和苏梨对她也好,可是该严厉该教育时也不手软。

  小陌就更宠爱她一些,所以之前她就更不怕小陌。

  如今邬生回来了,咚咚立刻就发现邬生才是最最最不需要怕的那个。

  因为邬生完全舍不得对她板脸啊!

  咚咚笑嘻嘻的就从邬生身前,爬到了邬生背上,然后一晚上都没下来了。

  最后还是小陌将人哄下来了。

  邬生和男人们喝了一些酒,他酒量不错,虽然后来喝得有点上脸,不过幸亏没醉。

  等夜深人静了,邻居们收拾完也吹牛完了,就一个个回家了。

  进了卧室的邬生,也开始发疯了。

  苏梨感觉自己的腰快断了。

  第二天起来,苏梨第一次没一睁眼就和邬生亲亲抱抱,而是给了他一声哼。

  邬生心虚的哄了哄,才将苏梨哄好。

  不过苏梨也立下了新规矩,“以后不许多喝酒了。”

  喝酒的是邬生,受罪的是她啊!

  虽然腿还是有点发软,不过苏梨该上班还是要上班。

  到了电视台,面对大家的恭喜,苏梨都回以微笑。

  就是进了电视台,大家都脱了外套拿下围巾了,苏梨却只敢脱了外套。

  围巾苏梨这一天都没拿下来。

  面对同事的疑问,她还得呵呵笑着回答她有点冷。

  其实她冷个屁啊,她不是不想拿,是没法拿。

  因为她的脖子甚至耳后靠近下巴这里都被疯了的邬生重了草莓,见不得人啊!

  未婚的小姑娘还不懂,不过已婚的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有些也反应过来了。

  虽然没明说,不过都隐晦的调侃了两句。

  面对这种暗暗开车的同事,苏梨能说啥,只能呵呵笑,装作听不懂。

  她还得再练两年,才能和她们一起开车了。

  这一上午,苏梨算是最风光的了。

  苏梨那些来见习实习的学弟学妹们,看到苏梨就激动,那样子是恨不能让苏梨给他们签名了。

  虽然忍住了,不过不管是实习生还是见习生还是新进来的职员,都不得不承认,苏梨真的厉害。

  苏梨这样风光,羡慕的人不少,也自然免不了嫉妒不服气的。

  华国电视台里最不缺的就是人才,最不缺的就是能干人,随便拉出去一个,都不是简单的。

  作为很多资深的或者自觉比她资深的就不服气。

  苏梨一开始没怎么察觉,不过后来,就察觉她好像有点受到排挤。

  唔,就是排在头名里受重用的这一圈人里面。

  临近元旦,怎么说也是跨年,电视台准备晚会节目,节目准备过程中,免不了和他们有所接触。

  一接触就隐约感觉到了那一点排挤,不过这些后世所说的一姐一哥们,就算是排挤也做得很优雅。

  外人看着和睦融融,完全看不出,只有苏梨能感觉到。

  苏梨一开始是很想和他们处好关系的,不过后来看情况也只能放弃了。

  她也不习惯用自己的热脸却贴人冷屁股啊。

  反正她靠自己的能力吃饭啊。

  苏梨就公私分明工作为主了。

  跨年晚会么,说能玩的创意多多,说少套路在那,节目导演知道苏梨还自己做着节目呢,没事就和她唠叨唠叨。

  苏梨再怎么说也是看过后世多少晚会的人,倒是能说些出来。

  然后苏梨也不知道是怎地了,她就有了个写个小品的活儿。

  苏梨回家都在琢磨怎么将小品写得搞笑又有趣,还有内容,邬生奇怪问她。

  “你怎么写上小品了?睡觉都不睡了。”

  邬生宝宝委屈,感觉自己失宠了,之前苏梨还多黏她,现在眼里只有小品。

  他想要抱老婆亲老婆。

  苏梨眨了眨眼,反应过来,“是啊,我怎么写上小品了。”

  听到苏梨的回答,轮到邬生无语了。

  “你自己都不知道啊?”

  苏梨咬着笔头,“对啊,我自己都不知道。”

  邬生看着苏梨那懵懂的傻样子,春心萌动,鼓动她。

  “没灵感就别写了,笔头都要被你咬掉了。”

  苏梨摇头,“再想十分钟。”

  邬生二话不说立刻下床将苏梨抱了起来,快速抱回床上。

  “十分钟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带你好好找找灵感。”

  “你放我下来...”

  苏梨后面的话完全被堵回去了,再然后再没机会说话了。

  邬生第二天的辩解是:想要好笑的灵感,可不是咬着笔头就能出来的,他那是给她创造灵感。

  不过邬生在后世,确实可以算是个段子手,后来还真帮了苏梨。

  苏梨写的小品,后来真上晚会了,而且因为笑点频出,爆笑效果特别棒。

  后来还成了晚会最出彩的节目之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