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52章 诱惑

第952章 诱惑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86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22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李凯旋和于瑶夫妻两,由相敬如宾变成如今的怨怼夫妻,孰对孰错已经说不清了。

  日子是自己过出来的,过成这样,也只有他们自己去改变了。

  不过按照他们的情况,要改变还有点难。

  他们过得不好,有一对夫妻也过得不好。

  应该说,比他们不好的多得多。

  这一对就是李安娜和许曹。

  李安娜整苏梨,结果踢到了铁板上,因为小陌和苏梨,害得许台长灰溜溜下台了。

  她也从曾经风光无限的帝都电视台台脸和台长儿媳变成了一个后勤部工作人员。

  这后勤部工作人员也是正式工啊,多少人求爹告奶都求不来的,不过对李安娜却如同待在地狱一样受折磨。

  从这时候开始,她的好运气好像真的用完了。

  许台长之前器重李安娜,可是最后自己却倒台了。

  许台长作为事业心很重的人,这样的倒台比杀了他还难受。

  他不会承认,或者绝对不会认为自己最后被赶下台是自己的主要原因。

  许台长将一切过错都推到了李安娜身上,说若不是她怂恿甚至拿孙子逼迫,他也就不会对苏梨那样,也就没有后面的事。

  许台长是家里的顶梁柱,就是许曹也是靠着许台长吃饭的,他的广告公司说白了也是靠老爹吃的。

  没了许台长当后台,许曹就算有能力,也绝对不会像以前一样轻轻松松就赚钱。

  最后一家子的怒气全发到了李安娜身上。

  李家自然舍不得委屈李安娜,可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他们能做的有限。

  而且李安娜如今不如意,家里腰杆也挺不直。

  许家乌烟瘴气,本来就不喜欢李安娜的许母更是将李安娜当成了眼中钉。

  扫把星成了她的代名词。

  以前许夫人看苏梨还不顺眼,说她就是克夫命,看看苏梨和邬生的新闻,又改口说旺夫命。

  许曹本来对李安娜就没有情深义重,就是怀孕了,加之之前是新闻主持人才娶进门的。

  许台长倒台后,对李安娜立刻实行了冷暴力。

  他花心成性,之前还遮掩一番,后来直接不遮掩了。

  李安娜气得要死,却完全管不了许曹,管多了还遭到了暴力。

  他们两的孩子,夫妻两都不算太重视,就是许夫人养着,李安娜也就是喂乃的时候才能看看儿子。

  李安娜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千挑万选,甚至不惜未婚先孕嫁进来的竟然是这样的人家。

  拼尽全力想尽办法挑花了眼嫁给的男人,竟然是这样的人。

  李安娜觉得自己瞎了眼了。

  可是要她离婚她又做不到。

  她不是苏梨,没有那个勇气。

  虽然留学过,可她骨子里还是保守的,觉得离婚了那就更成为一个笑话了。

  不能离婚,就只能忍着过了。

  李安娜就这样生活在地狱里,生活工作都不如意,这还不算,生活在地狱里就算了,还得被迫看苏梨的风光。

  之前唯一能安慰的苏梨就是寡妇也随着邬生的归来而终结。

  邬生如此风光归来,苏梨跟着水涨船高,成为了人人追捧的人,还能和领导人说话握手。

  李安娜气得差点没疯。

  苏梨和邬生轮番上新闻这一晚,李安娜是诅咒着苏梨和邬生入睡的。

  脸怨恨得如同鬼厉,连梦中都还在诅咒。

  不管李凯旋李安娜他们怎么诅咒怎么恨,当事人苏梨和邬生却是丝毫不受影响的。

  因为播放的都定了,所以这一天不止是部队上下,组织大家观看新闻。

  胡同里也热闹开了。

  对于邬生死而复生,胡同里的人到现在还啧啧称奇,也为邬家高兴。

  现在大家都接受了邬生回来的现实,以前叫过鬼啊之类的也都和邬生勾肩搭背说话了。

  嗯,如果他够高,勾得到搭得到的话。

  邬琪华感念邻居这两年的关照,又因为邬生回来,早就想好好的办一场席请大家了,之前没找到机会。

  这一次遇到大好事,正好是个机会。

  在邬生和苏梨见领导人的时候,邬琪华早起也忙活开了。

  先是挨家挨户串门,和大家说了这喜事,然后约大家今天一起来家里闲,然后晚上一起看电视一起吃饭。

  胡同里的人听了哪有不应的。

  邬琪华抱着咚咚,这一通知,这家说会话,那家闲聊一下,一上午莫名其妙就过去了。

  等最后只剩下荣良工家里时,邬琪华想让小陌通知。

  反正小陌和荣良工这两如今也算是半个同事,特别的能说到一起,感情那是直线上升,有点忘年交的意味。

  邬琪华偶尔都吃醋,总觉得小陌更偏荣良工了。

  “奶奶,找爷爷。”

  邬琪华站在荣良工门口瞪荣家大门呢,被她抱在怀里的咚咚看她不动催了。

  邬琪华回国神来,“不找,荣爷爷上班去了,不在家。”

  说完刚要走呢,荣良工就出来门口打脸了。

  “我在家呢。”

  荣良工特别没眼色的说着,朝着咚咚打招呼。

  “咚咚好啊,想不想吃南瓜玉米饼啊?”

  邬琪华一听他说南瓜玉米饼就心道不好,荣良工话音一落,她就要抢着开口。

  可惜...抢不过隐形小吃货咚咚。

  “要。”

  咚咚无比响亮的回答,那兴奋的小声音,完全盖过了邬琪华的。

  伴随着回答的,还有立刻扑向荣良工的小手。

  荣良工作为厨艺高手,让咚咚对他的好感,一直持续保持。

  看到荣良工,咚咚眼睛就亮,因为看到他就会有好吃的啊!

  咚咚麻溜的投入荣良工的怀抱,完全没精力去注意她亲爱的奶奶可怜又咬牙切齿的表情。

  荣良工笑得无比的慈爱,眼底小小的得意一闪而过。

  “咚咚乖。”

  荣良工抱着咚咚进去,踏进大门后,他转回头。

  “怎么不进来,也中午了,该吃饭了,就在家里随便吃点吧。”

  邬琪华挣扎,“我不去了,我回家吃,你一会把咚咚送回来吧。”

  荣良工眼底狡黠一闪而过,慢悠悠开口。

  “我坐了酸菜鱼、卤猪蹄、卤牛肉、红烧狮子头...”

  荣良工报了一溜菜名,嗯,都是某人最喜欢的。

  某人本来都转身要走的步子,硬生生的止住了。

  试问冷菜冷饭和这一菜单相比,该如何选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