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49章 邬生的经历(下)

第949章 邬生的经历(下)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96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19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暗叹了一声,怎么可能不危险呢。

  他是怎么活下来的,什么魔鬼训练,都比不上邬生的经历。

  邬生看似依旧是老样子,可这两年的经历足以让他再一次蜕变成长,他如今是个人,可其实本质也是人形武器,无人能及。

  苏梨心里默默想着呢,就听到小陌问道。

  “爸,那你救人又是怎么回事呢?路上救的吗?”

  邬生点了点头,“嗯。”

  如果不是为了救他们,邬生其实可以早一点回来的。

  好好的出国使团,落到要邬生救的地步,处境能有多好,伴随的危险可想而知。

  如果邬生不是军人,如果他责任感使命感那么重的话,理智一点的自然是明哲保身躲开了。

  不过毫无疑问,邬生就是使命感责任感那么重的军人,所以不管条件是不是更加艰难,是不是更加困难,又多危险,他都还是救了。

  军人的使命,让他咬着牙将人救了回来。

  中间多困难,又遇到了多少危险,详细的不用说,只看使团代表的态度就知道了。

  使团代表他们可真是无比感激邬生啊,对他真是深深敬佩。

  他们使团是带着重任,带着使命出发的,对国家都是无比重要的。

  任务完美完成了,他们带着至关重要的资料回国。

  结果回归途中却出事了,他们拼尽了全力,也只护住了重要资料,却深陷危险,无法联系上人,也无法逃脱。

  就在他们自责绝望到极点的时候,邬生出现了,救了他们。

  因为邬生救了他们,他们才将那绝密的至关重要的资料带回,避免造成国家重大损失。

  邬生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让他带着功劳回归,让他有了被领导人接见的荣幸。

  因为事情已经公开了,明天会全部公开,邬生就将能说的部分,和小陌说了。

  小陌听得感慨惊叹连连。

  男孩子都有一个英雄梦,小陌也不例外。

  他听得眼睛发亮,还想再详细问,不过最后被苏梨催着回去睡觉了。

  “明天都要早起,以后想问什么再问,等天暖和了,让你爸带你们去野营。”

  老婆发话,邬生除了听还还是听,笑眯眯点头附和。

  “可以啊,冬天野营冷,不过可以去滑雪,过年前后咱们家去滑雪。”

  “好。”小陌在老成,可到底还是孩子,还是正好动的青春时期,听了自然兴奋高兴。

  “那我们就这样说好了。”

  他依依不舍去睡觉,那小样子看得苏梨闷笑不已。

  回到房间苏梨就偷笑着和邬生道,“因为你回来,小陌这几天变了不少,之前可老成了。”

  “老成一点没事,不过小孩子活泼一点没事。”

  邬生顿了顿坏笑,“我回来了,你觉得他能多老成。”

  苏梨一听就想到了小陌被邬生弄得炸毛的样子,没忍住又噗的一声笑了。

  “这倒是。”

  “你别笑小陌,我回来,你不是也一天到晚傻笑吗?”

  邬生脱了一半的衣服,学着男明星站立撸了一把头发,表现自己的魅力。

  苏梨:“.......你这个样子...幸亏咚咚没看到,不然她要笑你了。”

  邬生收回手,趴在床上去看呼呼大睡的咚咚,小声和睡着的咚咚说道。

  “咚咚,你不会笑话爸爸的对不对,你最喜欢你的小屋子爸爸对不对?”

  之前咚咚基本都是和苏梨睡的,邬生回来后,邬琪华想让两口子多独处,咚咚和邬生也还不算熟,也不想和他一起睡。

  现在都熟悉起来了,咚咚就又跟着他们了。

  咚咚之前就睡着了,如今睡的呼呼的。

  苏梨和邬生之前说话都是特别很小声的。

  邬生和苏梨一前一后,躺在咚咚的两边,就着柔和的灯光看咚咚。

  看看咚咚,相互看一眼,都忍不住微笑。

  这一刻,不管是邬生还是苏梨,心里都是宁静祥和幸福的。

  这样的安静夜里,他们能这样对视,能这样相视一笑,是他们的幸运。

  邬生抬手,越过咚咚给苏梨拢了拢头发低语。

  “你说了不许我碰你,又对我笑勾我,要不是有咚咚,我...”

  邬生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苏梨:“......”

  无语之余,给他送了个大白眼。

  邬生接了大白眼,仍旧笑嘻嘻的,“主要老婆太好看了,一颦一笑对我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咚咚还在呢,别当着她的面说。”苏梨脸微红轻哼。

  不管怎么说,今晚必须吃素不能开车。

  这车一开起来,邬生这两年没开车的就有点刹不住刹车。

  明天那么重要的时刻,可不能马虎。

  邬生委屈答应,“好,我这不是看她睡着了吗?”

  他满足看着咚咚,“咚咚的鼻子嘴巴都好像你,还有眼睛,和我想的一模一样。”

  苏梨也看咚咚,“我觉得眼睛像你。”

  邬生嘿嘿笑,“像你也像我,是我们两的嘛。”

  两人傻看了一会咚咚,邬生那长手拉着苏梨的手,那脚也挨着苏梨,不时动不动。

  他倒也不是一门死心就想吃肉,就是想挨着苏梨。

  苏梨也差不多就没躲。

  “十一点多了,得睡了。”

  最后是苏梨看看时间道。

  “嗯。”

  邬生关了台灯,“睡吧。”

  苏梨被邬生拉着手挨着脚很快睡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从梦里醒来,第一时间伸手去抓。

  邬生立刻抓住她的手,“我在,苏梨,睡吧。“

  邬生低声,苏梨听到他的声音,立刻安静了下来

  “邬生...”

  苏梨轻轻吁出一口气。

  “我在呢,睡吧。”

  邬生拍苏梨的肩膀,轻声哄道,“你睡吧。”

  苏梨嗯了一声,忽然又顿了顿,人清醒了几分。

  “你怎么还没睡?”

  她这都是后遗症了,晚上总会惊醒,就怕邬生又不见了,得拉到邬生才算安心。

  之前邬生都是她醒了才醒的,可刚才邬生好像压根没睡吧?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怎么不睡?”

  苏梨连接甩过去了三个问题,伸手要去摸邬生的脸。

  邬生轻笑,“我没事,我就是...不敢睡,怕睡了不小心翻身压着咚咚。”

  他的咚咚太小了,皮肤那么白那么嫩,小胳膊小腿的,要是被他压到了疼了怎么办。

  苏梨听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