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48章 邬生的经历(上)

第948章 邬生的经历(上)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67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18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回到家吃了饭,邬生做了最重要的和女儿熟悉陪女儿的活动,期间又乐此不疲的和小陌斗智斗勇。

  小陌自觉很大方的,给了邬生几天时间,没和邬生争咚咚的注意力。

  不过看咚咚越来越喜欢她的小屋子爸爸,越来越亲近,而且不再像之前一样,张口只找哥哥,而是也开始找小屋子爸爸后,警铃大作。

  从昨天开始,小陌决定不再特别关照邬生了。

  于是妹控和女儿控的争宠戏码,正式上演。

  苏梨和邬琪华在一边看戏看热闹,对他们乐此不疲的争宠,也是想不通,最后只能感慨。

  所以男人不管大小,和岁数无关,有时候就是幼稚!

  等咚咚玩累了,给她洗好哄她睡着了后,邬生邬琪华苏梨小陌一家四口在客厅聚拢。

  邬生有幸被领导人接见的消息,邬生回来就和他们说了,不用多少,大家也都知道是时候了。

  邬生是时候说他这两年的经历了。

  喝着热好的睡前牛奶,邬生开口,缓缓讲述他过去两年的经历。

  事情始末和部队推测的差不多。

  邬生他们回来途中,确实被炸了。

  谁也没想到他们的直升机上会被绑了诈药。

  谁绑的,什么时候绑的,已经不得而知。

  灾难来临时,一切已经来不及。

  爆炸开始,一切已经注定。

  和邬生一起回来的那个开飞机的战友,因为位置的关系,伤得更重。

  爆炸后,因为遇到强风暴,邬生和战友连同直升机残荷分崩离析。

  战友的遗体,以及主要直升机残荷,以及邬生被直接炸下来的手指,一起落在了岛上。

  而邬生则直接被风暴一起卷到了那更远更偏僻的无名岛上。

  也就是苏梨他们最后寻找的,苏梨做梦梦到过的那座岛上。

  谁也想不到,邬生竟然落在了那遥远的根本不可能的无名岛上。

  更想不到,他竟然还留着一口气活着。

  因为按照常理常规,这都是不可能,所以部队没去无人岛上寻找过,依靠那么手指,判定邬生死了。

  结果邬生没死。

  虽然只有一口气在,可是邬生确实没死。

  在消息传回到部队,在部队派人疯狂寻找邬生时,邬生在无名岛上醒来。

  就仅存着一口气的醒来。

  虽然因为反应快速,最后还剩下一口气,不过那样的爆炸事故下来,邬生能得什么好。

  他伤痕累累,活着留着那口气,却也和死了差不多了。

  邬生全身上下没一个好的地方,重伤,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他还落在了有不少危险动物的荒岛上。

  若不是他是冬天落在了岛上,很多动物都冬眠或者不愿意出来,而是过冬,不用等邬生醒来,他就已经被岛上的食肉动物分刮了。

  不过即便是冬天,也有野兽动物循着血腥味过来了。

  邬生最初就那么度过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嘴艰难煎熬辛苦的三天。

  这三天,邬生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去的。

  重伤,随时一个不注意就会被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野兽咬住喉咙,用重伤的身体对付那些野兽动物。

  邬生差一点就没熬过去。

  后来是因为做梦了,梦到苏梨难产,满身鲜血的眼神空洞躺在病床上......

  因为这个梦,邬生撑了过来。

  他不敢死,不能死。

  从噩梦中醒来的邬生,艰难用手用嘴弄死咬死正在贪婪吃他腿伤伤口血肉的不知名动物。

  为了活下去,不能移动的邬生就咬断了死去的有点像兔子一样的动物的脖子,喝了还温热的恶心的满是腥气的血。

  接下来整整五天,邬生过上了完全野兽的生活。

  他和那些饿得眼睛发绿,顺着血腥味过来的知道的或者不知道的动物展开了生死搏斗。

  邬生输了,他被吃掉被分刮掉。

  他赢了,那些野兽动物也进了他的嘴里。

  重伤动不了,更何况生活烤吃,那些东西,全是生吃的。

  从喝血到后来吃生肉,邬生竟然奇迹般活了下来。

  苏梨后来做的梦,梦见邬生满身鲜血的样子,大概就是这时候的。

  只是苏梨那时候并不知道,那满身的鲜血,不单单是他自己的,还有很多动物的。

  邬生就那样活了下来,在冬天里,开始了艰难的痊愈过程。

  当了五天野兽,邬生伤口好了一点,有了一点力气可以挪动。

  他就一点点挪,一点点动,找可以用的草药,找可以吃的一切,一天挪十来米的挪动。

  这样的日子,邬生过了十天。

  半个月就这样过去了。

  在暴雪来临前,邬生挪着身体,奇迹般的找到了一个洞穴——

  苏梨梦到过,而且找过去的那个洞穴。

  找到洞穴了,邬生能动了,可是日子并没有好起来。

  邬生依旧不能起身,身上的内伤外伤依旧没那么容易好。

  经历无数次生死徘徊,无数次的绝望死去,时间一点点熬过去。

  邬生没等来救援的人,就那么倚靠着自己的意志力熬着活了下来。

  如此又过了一个半月后,如同野人一般的邬生,身体终于恢复了一些,熬过了最难熬的寒冬。

  二月来临,天气虽然依旧寒冷无比,不过却比之前好了很多。

  邬生终于可以杵着拐杖下地,被炸掉的手指也终于好了,而且还长出了一小截。

  身上外伤不严重的,也好了很多。

  也不知道是胡乱吃的敷的草药有用,还是吃的那些动物血肉有用。

  邬生野外知识生存能力都很丰富,不过也不可能百事通,这中间也有吃错药敷错药差点没一命呜呼的经历。

  可不管怎么样,第一步算是走出来了。

  冬天遇难,邬生是最不幸的,也是最幸运的,因为冬天,那些真正的危险大型野兽过冬冬眠,没有出没。

  出来觅食的大部分都是虽然危险,却相对较小的小型动物,邬生才有机会自救,还能吃掉它们。

  害怕火光吸引来大型野兽,邬生找到山洞后,也没急着用火。

  直到进入二月,觉得自己体力恢复了一些,邬生才终于想办法生了火。

  虽然没有任何佐料,不过时隔两个多月,再次吃上熟肉,邬生也吃得热泪盈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