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45章 诋毁

第945章 诋毁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00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16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苗凤花苏梨还是了解的,这世上什么都会不在意,却在意苏旦。

  苏旦如今这情况,苗凤花怎么可能放心,绝对不会死的。

  只要她有一口气,她就放不下苏旦。

  因为那是她的依靠,那是她的儿子。

  就如此简单。

  苏梨后来听说,苗凤花真自杀了,头撞了墙,撞得血溅当场。

  后来抢救过来,看苏梨还是没去,后来就不闹了。

  也不知是她哪里听来的,还是怎样的,她将苏旦身上的罪名都揽到了自己头上。

  赌博是她,欠钱的是她,卖苏梨的是她,什么都是她,和苏旦没关系。

  当然,她也没忘记拉着刘发财和秦珊珊。

  苗凤花是苏梨接到电话那晚就撞墙的,然后消息就传出来了。

  背后说苏梨的人就越多了,说她冷血不孝的都有。

  这件事最后还被拉到了台面上了。

  节目《孩子,等你回家》还是在继续播出,一星期一期,还是不断制作中。

  之前的一切照旧,邬生回来后,苏梨唯一做的就是撤了邬生的悬赏令。

  周五的时候,录制下一期的节目,苏梨照旧做主持人,结果好好的节目,不止混进来了哪里的人,开口就找茬。

  “苏记者,你制作了这样的节目,帮助了无数家庭,也说了很多让人动容的话,让大家热泪盈眶。”

  “可是,我想问一问,苏记者,你现实中的行事为什么和所说的不一样呢。”

  “虽然你母亲确实做得不对,可是你作为子女,是不是也做得过分了,她都要死了都自杀了,你也不去见?”

  苏梨安静听完,压根没回答问题,而是看看保安,让他们将人请出去。

  那人特别恼怒,一边推开保安一边质问苏梨。

  “你为什么不回答?你知道大家私下都是怎么说你的吗?苏梨!”

  “大家都说你水性杨花,冷血无情,就是个魔鬼...”

  他下面的话因为被拉出去,听不到了。

  苏梨摇摇头继续节目。

  只是接下来的节目里,不管是嘉宾还是白小米他们都一直小心看苏梨。

  就怕她心里难过却没表现出来。

  在众人的复杂心情中,节目终于录制结束。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白小米二话不说立刻跑了上去。

  “苏梨你没事吧?别听那些小人的话,不要难过...”

  白小米安慰。

  苏梨勾住她的手点点头,“好。”

  “我说的是真的。”白小米着急。

  苏梨看看她的表情,再看看同事们虽然都看似在忙,实则都竖起耳朵听的样子,摇了摇头。

  “我说的是真的,我不难过,我也不在意他们说的。”

  苏梨微微歪头,想了想道,“我记得我看过的一本书里,有句话讲得特别好。”

  “别太理会人家背后怎么说你,因为那些比你强的人,根本懒得提起你。”

  “诋毁,本身就是一种仰望。”

  苏梨微微一笑,“我觉得这话说得很对,他们在背后诋毁我,实则不就是不如我,就是羡慕嫉妒恨,所以摸黑我,我为什么要在意?”

  白小米张着嘴愣了一下,最后才竖起了拇指。

  “这句话,我服气。”

  苏梨说的这番话,以最快速度传遍了电视台。

  从这一天开始,苏梨的世界终于清静了。

  是电视台上下都清静了不少。

  诋毁,本身就是一种仰望的话,那他们说谁坏话,不就代表着是仰望那人吗?

  他们才不会随便仰望呢。

  苏梨工作的电视台,相对要简单一些,苏梨很快适应了,或者想办法让那些流言蜚语闭嘴了。

  邬生同样经历种种猜测时,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

  毕竟,是在特殊的部队。

  邬生回来一周了,虽然一切恢复老样子的感觉,不过具体岗位职位一直没定下来。

  一开始还好,可是不知从哪里开始,竟然有了一些不像话的传言。

  说邬生不回来是去国外了,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又接触了些什么人,没经过详细认真审查,就这样让他归队,实在危险。

  邬生的身份,加上这传言,事情性质都变了,简直就是杀人于无形。

  搞不好,会影响邬生一生的。

  听到传言,娃娃脸他们气得半死。

  “到底是谁这么缺德,说了这样恶毒的话,老大好不容易回来,竟然还见不得老大回来吗?”

  “别让我知道是谁,不然我打不死他。”

  听到传言的特战队,一个个气得很,最淡定的反倒成了苦主邬生。

  邬生听到传言,就是挑挑眉,一点不惊讶,也一点不愤怒的样子,还安抚娃娃脸。

  “别气,别气。”

  “怎么可能不气,我觉得事情不简单,感觉传言传开的速度太快了,好像是谁只是一般。”

  “我一定要揪出是谁,给他打得他爹妈都不认得!”

  娃娃脸狠狠说完狐疑看了邬生一眼,“老大你怎么这么冷静啊。”

  他顿了顿,眼睛猛地瞪园,“难道老大你知道是谁指使的?”

  邬生:“...唔,八九不离十。”

  “谁啊!老大你说,我去打他。”娃娃脸卷袖子。

  “...乖乖站好,打什么打,要打我自己去打,还用得着你。”

  邬生摸摸下巴,其实他也算打过了吧。

  若说这部队里谁最见不得邬生,最看不得邬生好,最最不想邬生活过来,邬生活着回来能气得从棺材里跳起来的,大概就是...李凯旋了。

  邬生回来,部队里的人都在庆幸笑时,只有李凯旋气得差点没吐血。

  他不敢相信啊,不想相信这事实啊,可是邬生就是回来了。

  邬生在家里陪着苏梨他们幸福团聚的时候,李凯旋可是气得三天吃不下饭。

  把邬生死了后心情愉快养起的膘都给饿没了。

  夜里做梦都是在念‘既生瑜何生亮’。

  李凯旋觉得邬生就是他的克星,就是他的死对头,也不知道为什么邬生要回来!

  好不容易气过了,开口吃饭了,邬生回来上班了,又得对着天天看。

  还不止面对,看到邬生还得恭敬敬礼!

  谁让人邬生厉害呢,军衔比他高呢!

  这两年李凯旋都没动过,所以依旧是追不上邬生的,或者说这辈子都追不上邬生了。

  所以注定要一辈子对着最讨厌的死对手敬礼了?

  李凯旋的小心脏真是无法承受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