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42章 小妖精

第942章 小妖精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02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14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第二次,邬生梦见苏梨痛哭,第三次,是苏梨被人为难。

  苏梨因为梦,一直不放弃找他,一直等着他。

  而他,因为三个梦,撑过去两年,最后重回到她的身边。

  苏梨看邬生没继续说了,忍不住看他。

  “你都梦到我什么了?”

  邬生笑了笑,没提他做过的三个梦,也没提苏梨的梦,眼睛动了动道。

  “我梦到有一群狼,想将你叼回去。”

  邬生说得半真半假。

  他在意的第二件事,是唐元宵。

  唐元宵在他没在的这一段时间做的,邬生都知道了。

  原先他们还说好竞争,后来是苏梨选择了他。

  他忽然‘死’了,唐元宵所作所为也没错,暗地里保护了苏梨他们,这都是他的真心。

  唐元宵的真心,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

  可也就是因为真心,邬生觉得有点...难受。

  说吃醋有,说郁闷生气有,毕竟苏梨是他老婆,可说难受也有.......

  感觉太复杂了。

  唐元宵锋芒毕露,毫不掩饰对外公开他喜欢苏梨,会罩着苏梨,他所做的,还有大家都觉得他真的不错,劝苏梨接受他。

  这些...他实在是无法心平气和平静接受,又必须接受。

  唐元宵没错,甚至站在唐元宵的角度上,他回来,最难受的是他,可怜的也是他。

  就因为这样,邬生才觉得放不下咽不下。

  邬生自己乱想了一通,想得气鼓鼓气闷闷的,忍不住捏了捏苏梨的脸。

  “你个小妖精。”

  老婆太优秀也真是烦恼。

  老婆好,就想和人炫耀她的好,可是更怕人知道发现她的好。

  这不,苏梨就是太优秀了,才让老唐一直忘不掉。

  邬生捏着,没发现苏梨的脸已经僵掉了,或者说被雷到了。

  小妖精什么的...真是不忍直视。

  苏梨拍掉邬生的手,“你才小妖精呢,怎么不说你这磨人的小妖精啊!”

  要复制霸道总裁的台词就完整复制啊!

  邬生眨眨眼,再次上手,而且特别听话。

  “你这磨人的小妖精!”

  苏梨:“......”

  苏梨欲言又止了几秒,看看她拉着的手,终究没忍住拍桌而起了。

  “邬生,你想清楚,你才是磨人的小妖精。”

  “一大早被人堵门找上门的是你,不是我,手被一直拉着的也是你,不是我。”

  苏梨哼了哼,“刚才还去洗手的人是你,不是我。”

  邬生都有点呆住了。

  过了片刻,他噗的一下笑了。

  “苏梨,你现在...还在吃醋?”

  苏梨恼得很,“谁吃醋嗯了,两个男人拉拉扯扯像上面样子,以后不要老让娃娃脸拉你,太不像样了。”

  主要是拉得也太多了!一看见邬生就不撒手!

  总感觉自己的邬生被抢走了。

  苏梨说道这里干脆破罐子破摔,不去看邬生表情,直接抓住他的手道。

  “邬生,你记得,以后这只手是我的,不许娃娃脸一直拉,不对,这两只手都是我的,都不许拉。”

  苏梨顿了顿补充,“胳膊也是我的,背也是我的,脚也是我的,让他不许随便拉随便碰......”

  苏梨冲动的扒拉扒拉将心里话都说了出去,说着说着忽然察觉邬生安静得过分。

  苏梨猛地闭嘴,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邬生呵呵笑了起来,笑得像偷腥的猫。

  他笑完低头就狠狠亲了苏梨一口。

  “是,是,我的手我的脸我的脚我的胳膊我的腿都是老婆的,我整个人都是苏梨的,别人休想碰。”

  “下次娃娃脸在来,我最多让他碰一下衣服好不好?”

  苏梨红爆脸,“也不是...”

  邬生已经截了她的话。

  “我是你的,那你也是我的,我要好好的清点清点我的老婆了。”

  邬生靠近,亲了一下苏梨的脑门。

  “这是属于我的脑门。”

  “属于我的鼻子...”

  “眼睛...”

  “下巴...

  “嘴...”

  苏梨整个人都被清点了......

  然后差点没后悔死。

  苏梨感觉邬生这两年不见,更加禽兽了。

  明明年纪不是越来越大吗?为什么她感觉邬生更恐怖了?

  苏梨被清点的后果就是一觉醒来天都黑了。

  明明说好睡个午觉的!

  结果...结果一觉到了晚上。

  邬琪华作为过来人,自认的老司机,当然知道是怎回事。

  邬生脸皮厚,也不觉得害羞,还义正言辞和小陌说了苏梨补觉,昨晚没睡好。

  小陌想自己昨晚睡着都做梦,倒是没多想理解。

  他睡下也不想起来了,不过有咚咚在,他不可能不起来才起来的。

  苏梨补眠,邬生就和邬琪华小陌说话,和咚咚培养感情,还抱着咚咚和小陌一起去邻居家里拜访。

  晚饭也是邬生做的,晚饭做好,苏梨刚好醒来。

  苏梨看到外面天都黑了,差点没被羞愤欲死。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出去吃饭,不敢去看邬琪华的脸,还被咚咚笑话‘妈妈懒蛋,太阳晒屁股’。

  苏梨的脸红,一直到吃完饭还没退下来。

  等到了晚上,苏梨身体也受不了,坚决不让邬生碰她了。

  换她...碰邬生,不是,是她拉邬生抱邬生,不许邬生抱她拉她。

  她抱邬生,又不会忽然禽兽。

  只有邬生,才会像吃了某些药一样,恐怖得很。

  苏梨义正言辞规定,忽略邬生哀怨的苦瓜脸。

  也拜苏梨心志坚定缘故,苏梨和邬生也才有了好好说话的机会,而不是像之前一样说着说着就咳咳......

  恋人间,特别是热恋期间,情侣之间的话是永远说不完的话。

  苏梨和邬生之间,如今比热恋还热恋呢,隔了两年,有太多话要说了

  这一说就说到了半夜,苏梨明明想好不和邬生说太多不好的事的,结果不知怎么地,反应过来时什么都说了。

  这一说就晚了,第二天又差点爬不起来。

  好不容易爬起来了,却迎来了又来家门口蹲着的娃娃脸。

  这还不算,这一天,苏梨被娃娃脸的控诉眼神看得差点没往地上钻进去。

  邬生说到做到,不让娃娃脸抓他的手,只给他抓抓他的袖子,理由也说了。

  被喂了一嘴狗粮的娃娃脸,看苏梨那表情不要太奇怪,那控诉那调侃。

  苏梨这一天听到了很多词语。

  什么耙耳朵,什么霸占,什么母老虎。

  苏梨竭力表现不在乎,可惜没成功,脸差点没烧着了。

  苏梨这一天心中暗暗发誓:她要和娃娃脸不共戴天!

  苏梨发誓完了之后,眼睁睁看着娃娃脸吃她做的饭,一吃两顿,还老趁着她不注意用小白眼招呼她。

  哼。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