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41章 冥冥之中

第941章 冥冥之中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05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1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老大,我就感觉我在做梦,这梦太美了,我就老怕醒来。”

  娃娃脸一脸甜蜜的抓着邬生的手诉衷肠,把苏梨想说的话抢了。

  “邬生,你是一家做主,我就找你做主了,你妈妈这样对我,你得管管,不能无故伤害人的心。”

  荣良工坐在邬生的另一边,继续求邬生给他做出。

  苏梨:“.......”

  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女人,或者是邬生亲爸了。

  苏梨用死亡视线看娃娃脸和荣良工,希望他们能让开位置,让她这个正宫老婆过去,坐在邬生身边,可惜...

  两人对苏梨的死亡视线免疫,竟然毫无反应。

  邬生夹在两人中间,仿佛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张铭,你什么时候来的?也不敲门,就蹲家门口。”

  “六点来的,我来得早,敲门不是吵醒你们吗?我想让老大你多休息一下。”

  娃娃脸笑呵呵回答。

  邬生拍拍他的肩膀,“以后好好休息,不要这样了,实在...实在想...就打个电话。”

  邬生掏出小陌昨天给他的手机,“我有手机,你随时打,我随时可以接听。”

  娃娃脸乖乖答应了。

  “好。”

  “你这样跑来,耽搁了事情也不好。”邬生补充,看着娃娃脸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娃娃脸乖乖答应了。

  自觉等搞定了娃娃脸,邬生看向了荣良工。

  容良工正襟危坐,目光正直看着邬生。

  邬生:“.......”

  邬琪华站在苏梨身边,用死亡视线看荣良工。

  荣良工转了转身体,避开了一点,低声和邬生说道。

  “你妈又瞪我。”

  他低低道,“我这些日子都在厚脸皮赖着。”

  邬生看看荣良工再看看邬琪华,到底回答,“我会和我妈好好谈谈。”

  荣良工眼睛一亮,“我就等着你这句话。”

  他说着终于放开了拉着邬生胳膊的手。

  荣良工被邬琪华瞪得最后走了,邬生和娃娃脸去书房,谈了一下事情。

  因为是周末,苏梨没去上班,没事就去书房外晃一圈,看看邬生。

  邬琪华和小陌也差不多同样如此。

  邬生和娃娃脸说了什么苏梨他们不知道,苏梨和邬琪华小陌合作,弄了一大桌丰盛的菜,都是邬生爱吃的。

  娃娃脸毫不例外的留下来吃饭。

  苏梨对他吃饭没意见,不过他又占据了她的位置了。

  邬生宝贝咚咚得很,坐在咚咚身边,照顾咚咚给她喂饭。

  娃娃脸就一脸心满意足坐在邬生旁边,看着邬生下饭,吃两口看一眼,吃两口看一眼。

  苏梨看得心都酸了。

  觉得娃娃脸拉邬生手的次数比她的还多。

  等吃过午饭,娃娃脸终于走了,昨晚兴奋得没睡好的邬琪华和小陌也要去补眠午睡。

  咚咚每天雷打不动吃完就睡的,小陌像昨晚一样,很有眼色的自己带咚咚睡了。

  邬生也准备和苏梨去躺一躺,结果刚去拉苏梨的手,却被苏梨躲开了。

  “怎么了?”

  邬生一脸懵,“我看你很想拉的样子啊...”

  之前他看着苏梨眼睛里都要冒火了啊,怎么现在不乐意了呢?

  苏梨看看他的手,“被拉得不知道出多少汗了,我才不拉,去洗手。”

  苏梨不会承认自己吃醋了,她只是不想和娃娃脸间接拉手而已。

  邬生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差点没将肚子笑破。

  他乖乖去洗手,特意抹了香皂来苏梨面前转了一圈。

  洗干净了,再去拉苏梨的手,苏梨终于没躲了。

  邬生拉着苏梨回房间。

  苏梨想矜持两分钟的,不过没坚持住,躺下后,她就忍不住用力拉紧邬生的手不放了。

  邬生看着苏梨的侧脸,眼底心疼复杂一闪而过。

  他上午和娃娃脸谈了不少,最少不了的就是邬琪华苏梨他们的情况。

  就像他不愿意说自己之前吃的苦一样,苏梨和邬琪华肯定也是报喜不报忧,或者干脆不说或者一笔带过,不会说不好的事。

  只有问娃娃脸好一些。

  娃娃脸对这个自然知无不言。

  苏梨遇到的情况,娃娃脸基本还是知道的,就算事发时不知道,事后也知道了。

  对于苏梨什么都基本自己解决,除了那一次李凯旋的老婆于瑶搞的鬼外,基本不像他求助,他也很无奈。

  可是他也拿苏梨没办法,中间还.......

  总之娃娃脸如今看到邬生回来,对苏梨真是很愧疚。

  邬生从娃娃脸嘴里知道了苏梨在他走后做的一切,经历的一切。

  那些为难那些侮辱刁难,他自然要做些什么,就算苏梨已经自己解决了,他也必然要出出气才行。

  他的老婆被人这样欺负了,他回来了什么都不做,算什么男人。

  娃娃脸告诉邬生的消息中,他除了愤怒生气心痛外,两件事两个情况让邬生很在意。

  想咽下去咽不下去,想忽略也忽略不了。

  第一件,是全世界所有人,包括邬琪华娃娃脸他们都相信他死了,只有苏梨这个傻子不相信,还想找他等他的事。

  邬生听着自然感动,自然高兴,可更多的是心疼和震惊。

  苏梨的坚持,是希望和绝望不断交替的过程,这过程可想而知。

  苏梨请人找他还亲自去找他,找的地点,还有娃娃脸说的语焉不详的关于苏梨的梦,更是让他内心震撼无比。

  因为苏梨所梦到的,是他经过过的,是他真正待过的地方。

  苏梨去找的地方,其实是找对了的,只是苏梨找去的时间晚了。

  那时候他已经离开了,刚好和他们错过了。

  这样一错过,又是一年,他也才隔了这么久才能回来。

  邬生看了苏梨和他握在一起的手,低声道。

  “苏梨,你相信冥冥之中吗?”

  苏梨抬头看邬生,顿了顿点点头,“相信啊,怎么问这个问题?”

  “你不是梦到过我吗?其实...我也梦到过你。”

  邬生低声,“梦到过三次。”

  三个梦,让邬生一路挺下来,活到回到了他们的身边。

  三个梦,也差点没让邬生疯。

  苏梨做过的两次梦,都是真实的。

  邬生做的,听听娃娃脸说的,也确定是真实的。

  邬生第一次做梦,是梦到苏梨难产,那个画面,足够成为邬生一辈子的噩梦。

  因为这个噩梦,邬生才连死都不敢死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