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41章 抢老公的

第941章 抢老公的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23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1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想穿上点什么,结果才一动就被邬生搂了回去。

  “老婆,不动,我们再睡睡。”

  邬生的声音暗哑撩人,苏梨脸这一下真是红得不要不要的拉。

  “我就是...”

  苏梨刚开口,就发现她的声音也有点不对劲,急忙闭嘴。

  然后她就听到邬生一声轻笑。

  “你要是一直动,想醒来也行,我都可以。”

  伴随着着暗示意味十足的,还有一些动静。

  苏梨猛地一僵,悄悄往前挪了挪,装死了。

  再来她真的会死的!

  邬生可惜又好笑的叹气,亲了亲苏梨的肩头。

  “乖,好好睡。”

  苏梨想躲,邬生手一伸直接将她捞回去,紧紧搂在了怀中。

  “我想你都要想疯了,好不容易才抱到,你还不让我抱啊。”

  邬生嘟囔。

  苏梨听了,瞬间就温顺下来不动了。

  她也想他想得要疯了。

  苏梨这样乖,邬生很高兴,发出了两声低笑声又睡过去。

  结果没睡一下,忽然觉得自己的胸前被摸来摸去的。

  邬生醒了,有些不敢置信的喊了一声“苏梨?”

  苏梨竟然这样主动,简直是是破天荒第一回啊......

  邬生前一秒想着,后一秒反应过来,想遮住已经来不及。

  苏梨的指尖已经冰凉,看着邬生胸前错交的伤疤伤痕,脑子里满是梦里梦见邬生重伤的样子。

  “昨晚非得闹着关灯,还不让我碰,是不是就是因为怕我看见?”

  苏梨哑声问道。

  昨晚邬生急急关了灯,后来她黑暗中触摸到异常,刚想问又被他想尽办法转移了注意力。

  结果...结果真是为了不让她看到注意到他身上的伤啊。

  “没事的,苏梨,你不要紧张,就是看着恐怖,都好了...”

  邬生哄呢,下一秒,就被苏梨掀开了被子。

  邬生:“...!!!”

  他想说点啥拦住苏梨,可惜没用,苏梨那眼睛就像是机关枪一样,搜搜的扫过他身上。

  再然后,苏梨一推,邬生就被按着转了个身,将后背露了出来。

  邬生:“.......”

  莫名有种他和苏梨换位了的感觉。

  邬生张张嘴,最后无力闭嘴了。

  平时哄哄就算了,关键时刻,苏梨认真了,他就不敢折腾了。

  就像刚才,都不敢动了一样。

  早晚都要来...早死早超生吧。

  邬生想着,就感觉苏梨的手一点点抚摸过后背,他龇牙,想着辩解的话,结果苏梨一声不吭。

  而且...是连续一分钟了都一声不吭。

  邬生想转回头,苏梨忽然给他拉上了被子,盖了起来。

  “还是老婆知道心疼老公哈,怕我冷着。”

  邬生打着哈哈,转过身去抱苏梨。

  苏梨顺从的被他抱住了,也没说话。

  邬生看看她的脸色,“你别想太多哈,苏梨,没事的,一点事都没了,就是当初疼一下,现在都好了。”

  顿了顿,邬生听到苏梨嗯了一声。

  然后抱住他不动了。

  邬生着急,“苏梨?”

  “嗯。”苏梨应了一声,“没事,你睡吧,我相信你说的。”

  苏梨低低说着。

  他说什么,她就当信什么了。

  他说不疼,说其实没事,那就当没事吧。

  苏梨真的不想让邬生还要担心她,还要哄她各种伤脑子。

  她不想为难邬生,也不想哭还要他哄,就当相信他说的话了。

  相信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的他,没受多少苦,没受多少伤了。

  苏梨不傻不瞎,可是决定做一个又傻又瞎的人,竭力不让自己去心疼。

  也不去对比邬生前后伤口情况的不同。

  邬生作为军人,出了很多任务,之前还在生死线上徘徊过一次。

  他身上之前就有大大小小的伤疤,不过也还好,苏梨习惯了。

  却没想到,他又带回来这样遍体鳞伤的一身伤。

  这还只是表面上的...内里的伤好了留下痕迹也看不到了。

  只有外伤,好了之后也会留下深深的痕迹。

  苏梨无法想象邬生到底是受了多大的伤,才会变成现在这样,除了脸上还好一点外,一身的伤痕。

  她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

  苏梨紧紧抱着邬生不放。

  邬生本来想好的话、解释、安慰通通说不出口了。

  苏梨抱着他,他抱着苏梨,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相拥了片刻。

  过了一会邬生才动了动,抬手拿起苏梨脖子挂着的戒指。

  “这是我的戒指吧?”

  “嗯。”苏梨点头。

  “给我戴上,我要戴回我的戒指。”

  邬生立刻身手,先伸出的左手,看看断指,他犹豫了一下,换成了右手。

  “还是戴在右手上,免得弄丢了。”

  苏梨微笑着,深吸一口气,那些戒指,轻轻的慎重的将戒指带回了邬生的手上。

  邬生满足的左看右看,“终于回到我身边了,我之前丢了戒指,可急死了,是部队的人找到戒指的吗?”

  邬生问着脸僵了僵。

  戒指...是单独找到的吧,没有和那断指一起吧?

  他想着就看到了苏梨的表情。

  然后他就知道答案了。

  戒指...是和断指一起送回来的。

  苏梨如果看到...那......

  邬生的心,抽得生疼。

  他一把抱住了苏梨,一下接着一下亲着苏梨的头。

  “苏梨,苏梨...没事了,苏梨...”

  苏梨不断点头,抱紧邬生,闷闷点头。

  “嗯。”

  那些苦痛那些伤痛都会过去的,都不算什么。

  只要邬生回来。

  只要邬生还活着。

  邬生看着埋在他怀里的苏梨,想开口问又问不出来,又怕她在哭,想悄悄摸摸她的脸看有没有哭。

  苏梨抓住他的手,“我没哭,邬生,以后我不会动不动就哭了。”

  不管多心疼,她也不会了。

  这两年她哭够了,邬生回来了,她为什么还要哭?

  邬生松了一口气后,问道,“真的吗?”

  “嗯,真的。”

  苏梨用力点头。

  听到外面有动静了,苏梨和邬生才起了床。

  苏梨下床站到刹那,差点没直接跪地。

  苏梨默默的白了邬生一眼,无语地想起了新婚后第二天......

  邬生从房间出去后,先是被邬琪华和小陌轮流看了一遍,确认他是真的活的。

  再然后,迎接他的就是蹲门口的娃娃脸和一直注意他家,一看到开门就过来的荣良工。

  娃娃脸依旧惊喜得不敢置信,所以一大早就来老大家门口蹲着了。

  看到邬生后,傻不拉几的娃娃脸打了一下自己看疼不疼,隔几分钟就要打一下自己,看疼不疼,拉着邬生不放手。

  而荣良工,还是找邬生做主的。

  苏梨看着邬生被他们两霸占,内心是暴躁的。

  哼,都来抢她老公,都是来抢她老公的坏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