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36章 重聚(中)

第936章 重聚(中)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28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08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琪华说不出话来,可是看看跟在邬生后面的苏梨和小陌,她却忽然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早上也不是她魔怔了,而是真的。

  都是真的......

  邬琪华看着邬生一步步走近,依旧走到昨晚跪下的位置。

  “妈。”

  邬琪华身手摸摸邬生的脸,忽然嚎啕大哭。

  “你怎么才回来,怎么才回来...你怎么能丢下我,怎么能丢下我们...”

  邬琪华拉住邬生,拉扯着,手一下一下打在了邬生的身上。

  “你怎么能才回来,你怎么能......”

  邬生任邬琪华打着,嘴里不住叫着妈,到最后到底没忍住痛哭出声。

  “妈,对不起,对不起...”

  邬生跪在地上,抱住了邬琪华的腰,任泪水肆意。

  邬琪华任邬生抱着,依旧捶打着邬生的背,可是力气却小得可以。

  “你一句话都没留下,就那么走了...你这是要妈的命啊...要妈的命啊...”

  母子两抱头痛哭。

  站在门外的苏梨和小陌都红了眼。

  咚咚看着邬琪华哭,被吓到,撇撇嘴也想哭。

  “咚咚不怕,不哭,奶奶和爸爸是高兴...”

  苏梨抱起咚咚安慰她,可是她的泪却吧嗒吧嗒流了下来。

  咚咚更害怕,苏梨一边掉泪一边安慰,“咚咚不怕,妈妈这也是高兴的,妈妈就是太高兴了,因为爸爸回来了。”

  咚咚急忙帮着苏梨擦泪。

  她不懂什么叫喜极而泣,不懂苏梨明明笑着却还哭是为什么。

  她听苏梨的话,不想哭不想喊,可是眼泪还是跟着掉,一边掉还帮苏梨擦泪。

  小陌看着苏梨和咚咚这对相互帮忙擦泪的傻母女,再看看屋里抱头痛哭的邬琪华邬生母子,暗叹一声死死将眼泪忍了回去。

  他伸手将咚咚接了过来,然后拉过苏梨,让她靠着他的肩膀,给她拍背安慰。

  “咚咚不哭,妈妈你也不哭了。”

  小陌熟练安慰着,特别的游刃有余。

  妈妈哭了,妹妹哭了,给她们借一个肩膀和一只胳膊,对于已经成功高过苏梨的咚咚来说,不要太容易。

  邬生和邬琪华是相逢之下的喜极而泣,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邬生听着小陌安慰的声音,擦干了泪就从邬琪华怀里抬起头来。

  看看门口的小陌,邬生又想哭了。

  呜呜,他的老婆,他的女儿......

  小陌这臭小子,一个错眼一下子长这么高了,将他老婆和姑娘都抱在怀里安慰。

  而他竟然在妈妈怀里哭。

  邬生不能忍,强忍悲伤,安慰邬琪华。

  “妈,不哭了,不哭了。”

  邬琪华没忍住掐了一下邬生。

  “早上你弄什么幺蛾子,不会好好和我说,还非得要出去...”

  想到早上的乌龙,邬琪华真是有好笑又郁闷。

  邬生确定他真的好好说的,无比认真的好好说了,可是面对老妈,他能说什么呢?

  他不能反驳,只能背锅。

  “是,是我错了,妈,都是我错了。”

  邬生给邬琪华擦泪,“妈不哭了啊,你儿子都要你弄得哭包一样的了,明明是多帅气多男人的儿子不是。”

  邬琪华白他一眼。

  “妈,你这白眼...怎么说来着,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啊。”

  邬琪华没忍住拍了一下邬生,“你又作怪。”

  “是,是,都是我的错。”邬生看着邬琪华擦不完的泪,看着她脸上的皱纹,看着老了十岁,真的做了他妈妈而不是姐姐的邬琪华,心酸不已。

  “妈,不哭了,在哭要更老了,你不想做我姐了吗?”

  “我今天一天就给你们擦泪了,擦完苏梨的擦你的...”

  邬琪华又想打了邬生了,“还不是你的错,谁让你...谁让你吓我们,你说你活着你就早点回来,都这么久了。”

  邬生眼底痛苦一闪而过,“我也想早点回来,我也一直在努力回来,我也没想到...会要这样久。”

  邬琪华抚摸着邬生眼角的伤疤,手颤抖,想问是怎么伤的,话还没说出嘴唇就颤抖。

  邬生看着急忙笑,转移话题。

  “妈,能不能让我站起来说话?”

  邬琪华注意力被转移,“你站起来啊。”

  邬生笑了笑,“那我站起来了,你可不许哭了,你也不能浑说早上不记得了,在骗我给你跪。”

  邬琪华想起邬生那一跪,眼睛又热了,却死死忍住泪,没好气的打了他一下。

  “谁骗你的,你给我起开。”

  邬生响亮答应着站了起来,去扶邬琪华,“妈,看到宝贝儿子,你是不是瞬间精神了?”

  “哪有什么宝贝儿子,只有糟心儿子。”

  邬琪华立刻反驳。

  邬生听了点头,“声音中气十足,果然是精神了,妈,既然精神了,您也就下床来吧。”

  “我们去客厅,我太想你们了,我要把你们都放在一起,轮着看,想怎么看怎么看。”

  邬生笑,“你们也可以多看看我,想怎么看怎么看,还可以亲,随便你们亲。”

  这话说得吊儿郎当的,可是又满是心酸。

  邬琪华一掌推开邬生的头,“谁要亲你,你让一边去。”

  “你的宝贝儿子你不亲,你想亲谁。”

  邬生理所当然说完,顿了顿,忽然低头亲了一下邬琪华的脸。

  “你不亲我,我亲你。”

  邬琪华的动作瞬间一顿,看看门口的苏梨和小陌,她试镜推开了邬生,下床借故整理衣服,看向窗外。

  邬生看着她有些佝偻的背影,眼睛差点再次红了,却死死忍住了。

  很早以前,年轻的时候,他看到那些大叔,一把年纪了,还能跟着妈哭得个小孩似的,很是不理解。

  等到这个年纪了,又经历了这一番生死分离回来,他才知道这泪中的辛酸与惭愧的重量。

  邬生低头拿起一边的鞋子,去给邬琪华穿上。

  “鞋子也不穿,妈,你还是老样子啊。”

  邬生让邬琪华将她手搭在他肩膀上,一左一右给她穿上鞋子。

  趁着这穿鞋,母子两都平复了一下心情。

  邬琪华摸了摸邬生的头发,胡乱撸了一下,嘴里不闲着调侃。

  “幸亏没掉头发,不然秃了头,我都不想认你了。”

  邬生嘿嘿笑,半直起身,做出电视里公公的样子,将一只手递给邬琪华。

  “太后娘娘教训的是,小邬子遵命,太后娘娘请移驾客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