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32章 最美的重逢

第932章 最美的重逢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79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06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听着苏梨的话,心中无限感慨,跟着点头。

  “对,他长大了好多啊,可是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又傻又招人疼,昨晚那样乖叫了我好多爸爸,我又高兴又觉得对不起他。”

  “人家小陌哪里傻,他可是天才,就你说他傻。”苏梨失笑反驳。

  “不管他天才不天才的,反正在我们这里就是傻儿子,都叫了我爸爸,还姓了邬,这辈子别想跑了。”

  邬生的心,一阵阵的悸动,一边是酸,一边是甜。

  又酸又甜。

  苏梨看着邬生的眼睛,“那你看到咚咚了吗?”

  邬生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当然,我看到了,咚咚竟然那样大了,那样小小的软软的,我看着都舍不得移开眼。”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可爱的人,她好像你,她的眼睛那样亮,小小的手,小小的脚,她还还对我笑.....”

  苏梨听着邬生完全失去理智,语无伦次的样子,忍住了扶额的冲动。

  她不该问的,她就知道提起咚咚,这女儿控就会变成这样子的。

  她明明无语得很,可是嘴却不受控制,裂开笑得越来越大。

  “又那样大了,又小的,到底是大了还是小啊?”

  苏梨轻声问,“咚咚真是小姑娘,你是不是高兴坏了。”

  “嗯。”邬生重重点头,“我高兴,特别高兴。”

  邬生忍不住重重亲了一下苏梨,“苏梨,我真的高兴,给我生了咚咚那样的好女儿。”

  “我应该早一点回来的,若是我早一点回来...苏梨,你辛苦了,一个人将咚咚拉扯大。”

  苏梨被邬生说得一下子想起了两年前那一晚,躺在产房上的绝望和无力。

  想起了因为哭没了奶水让咚咚饿的时候的绝望,想起了她来上班,咚咚找不到她哭得声音都哑了的时光。

  想起了那满是算计,说让卖了咚咚的那些恶毒语言。

  若是邬生在,这些事都不会发生。

  可是邬生偏偏就是没在。

  苏梨想起这些,怎么能不感触,怎么能不委屈。

  可是她又哪里舍得。

  邬生能再回到身边来,已经是上天最大的恩赐,他能回来,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的,更何况只是那一点辛苦心酸呢。

  苏梨忍着泪意,仰头伸手搂住邬生。

  “你回来就好,邬生,你回来就好,其他都不重要。”

  邬生半跪在椅子前,反手抱住苏梨。

  “我知道,我知道了,是我说错话,又惹你伤心了。”

  苏梨摇头,“没事,你说,你随便说,我不伤心,我就算是哭,也是喜极而泣,因为你回来了啊。”

  邬生摸着苏梨的头发,轻轻嗯了一声。

  “昨晚我和小陌说了半天咚咚,小陌和我说了好一会话,叽叽喳喳的,想不到早上也.....”

  苏梨失笑,“你大半夜出现在他房里,他肯定也以为自己是做梦了,对了,妈呢?也是半夜?”

  邬生摇头,“不是啊,是早上,我出去前,妈都醒了,我也和她说了好一会。”

  “我说出去一下,很快回来,她答应得好好的,结果...”

  邬生一言难尽,又无限心酸。

  他怎么也没想到,从苏梨小陌到邬琪华,三人明明都和他说话了,最后却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特别是邬琪华,不止傻傻的不说,还傻傻的去什么庙里。

  为什么去庙里,还用说吗?

  邬生想起问道白大叔走后,胡同里传来那一声鬼啊的叫声,露出了无奈的笑。

  “我跑着将要去办的事办好,就想一定要尽量抽出时间多陪着你们,结果飞奔回去,满心欢喜,结果迎来的是家里的一把锁。”

  “不止家里没一个人,和我以为的紧张等我欢迎我的完全不一样,连胡同的人都被她带得走光光了。”

  “我也差点没怀疑是撞鬼了。”

  邬生和苏梨讲着他的经历。

  苏梨噗嗤一笑,放开了抱紧了他脖子的手。

  她看着近在咫尺的邬生,轻轻摸了摸他的脸。

  “让我们邬生委屈了。”

  邬生半跪在地上,微微仰头看着苏梨,“那你亲我一个。”

  苏梨一下子就笑了,“你又来了。”

  “你不想我吗?都不愿意亲我。”邬生更加凑近苏梨。

  苏梨捧着邬生的脸,眨眨眼,“我现在的样子不丑吗?你帮我擦干净了吗?”

  邬生点头,“都好了,你不管怎样都是最好看的。”

  苏梨的手轻轻抚过邬生的眼角的伤疤,忍着没问他怎么受的伤,看着邬生期待的眼睛,笑了笑,低头。

  邬生以为苏梨就算亲,也只会亲脸呢。

  没想到苏梨竟然直接亲的嘴。

  而且...不是蜻蜓点水。

  前所未有的热情主动,若是以前,他说几次也没有这待遇。

  邬生眸光一深,扣住苏梨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化被动为主动。

  苏梨对邬生,相思入骨。

  邬生对苏梨,相思蚀骨。

  若不是因为苏梨,邬生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过来,能不能活着过来。

  这一个吻,直到呼吸不过来才分开。

  邬生一点不想分开,只想继续,可是考虑到什么地点死死忍住了。

  苏梨看看周围,想到外面的糟心事也忍住了。

  她看看时间,虽然不舍,却还是停止了互诉衷肠,而是说起了正事。

  “苏旦他们...”

  苏梨才提了个话头,邬生就接过去了。

  “放心吧,都交给我吧,这件事好好掰扯掰扯,以后不管是他们还是...都不要想着再来攀扯你。”

  邬生原先以为苗凤花是苏梨的母亲,很多时候都隐忍着,不想做得太过。

  他想着,不管怎么说,他不怕麻烦,他们要找,他拦着就好。

  没想到他会自己离开苏梨两年时间,而且差点没能回来。

  而作为苏梨的母亲,苏梨的哥哥,他们就是这样对待苏梨的。

  赌钱借了债,卖了苏梨去还不算,还有那样歹毒的心思......

  想到他来得时候秦珊珊说的话和样子,邬生眼底露出浓浓危险的杀气。

  虽然这杀气一闪而过,可是苏梨却看得一清二楚。

  “邬生...”苏梨忍不住拉住邬生的手,“之前的事,我都不知道,昨晚就是...”

  后面的话因为邬生的笑止住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