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25章 女儿控妹控世纪会首

第925章 女儿控妹控世纪会首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71更新时间:2018-12-28 07:00:02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对着这个不自觉喜欢亲近的人笑了一下,咚咚自觉完成任务了,眼睛就闭上了。

  完全不知道有人的心都被她笑得要化了。

  咚咚闭上眼,只不过嘴里还砸吧着,还是吃着。

  这算是从婴儿时期脸就的本事,边吃边睡。

  咚咚很快睡了过去。

  她旁边两个一大一小男人,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在床下,都目不转睛看着小小的人儿。

  “爸爸,这是咚咚。”

  小陌愣了一下,就镇定下来了。

  爸爸舍不得走,看咚咚也是正常的,毕竟咚咚是他最疼的人了。

  “我知道,我知道是咚咚。”

  邬生的眼里已经放不下其他了,痴汉脸上线,就看着咚咚舍不得移开眼。

  他的宝贝,他最爱的宝贝,就这样大了,长这样大了,和他想象的一模一样。

  这是他放在眼里都不会觉得疼得宝贝啊。

  小陌看着邬生的痴汉脸,也忍不住笑了。

  “爸爸,咚咚可爱吧,咚咚可聪明了....”

  两张痴汉脸,终于找到了同伴,女儿控和妹控成功会首,开始说咚咚的可爱美丽冰雪聪明。

  这一说小陌就不停歇的说了半小时。

  邬生就听了半小时,没有一点不耐,听得那样认真。

  看着咚咚的痴汉脸一直没变。

  咚咚翻了个身,用小屁屁对着他,他也觉得可爱爆了。

  小陌后知后觉停了下来。

  邬生就看了他一眼,“说累了吧?说累了就睡吧。”

  “是爸爸错了啊,因为想听就让你说个不停,都没注意到时间,你明天还要上课吧,先睡吧。”

  小陌看着邬生的脸,看着他的眼睛,莫名觉得收到了蛊惑。

  他乖乖躺下了。

  就如同之前乖乖叫了邬生十几声爸爸一样。

  “爸爸要走了吗?”

  小陌本来都要听邬生说的要闭眼睡了,又猛地睁眼拉住了邬生的衣服。

  紧紧拉着不想让他走。

  “爸爸不走,爸爸回来了就不走了,你睡吧,明天醒来还可以看到爸爸的。”

  邬生安抚小陌。

  小陌有点不好意思却安心了,“那就好,那就说好了。”

  他顿了顿,又伸出了一只手,“那你和我拉钩。”

  邬生笑得不行,和他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可以了吧?还说你长大了,原来没长大啊,还是个孩子啊,还喜欢拉钩啊。”

  邬生点了点小陌的额头。

  “我才没有。”小陌反驳。

  可最后却再次受不住邬生的蛊惑,在他的温声催促下,恍恍惚惚入了梦。

  带着邬生落在了脑门上的响亮的么么哒。

  以前邬生给小陌的响亮么么,小陌都躲开,也自认长大了不去亲邬生,怎么哄都不乐意。

  可此刻,他却只有笑。

  邬生亲了妹妹,又亲了他......

  小陌就这样带着笑意睡了。

  睡前依旧不忘拉着邬生的衣服。

  带笑入睡,可是早起醒来,手里空空如也,邬生没留下任何痕迹。

  小陌只觉一切都那样真实,可是早起却找不到任何痕迹。

  如此也才出现了早上欲言又止和沉默的异常。

  小陌在学校这头万分想不通,上课都在发愣。

  家里的邬琪华也差不多这情况。

  她带着咚咚,送走了小陌和苏梨,自己回了家坐了片刻,又忍不住回到房间,再次回忆起见到邬生的情景。

  邬琪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还不是夜里,就一打早的就看到了邬生。

  早上醒来,睁开眼就看到邬生坐在她床边。

  也不知他坐了多久,就那么微红着眼看着她。

  邬琪华一时间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

  邬生从小就皮就跳,还有点天不怕地不怕的感觉。

  他唯一脆弱的时期大概是被叶欣兰拐去的那一段时期之后。

  邬生那时候总是跟着她,做她的小跟班,一刻不停的拉着她,做她的小尾巴。

  只要看不见她就哭,夜里还会从梦里惊醒,然后就跑到她面前,坐在床边看着她。

  那时候的邬琪华醒来看到的就是这样微红着眼的邬生。

  邬琪华一动不敢动,有种恍然如梦之感。

  “妈。”好半响,邬琪华听到邬生说道,“妈,我回来了。”

  邬琪华心一颤,想爬起来,却忽然发现一点力气也没有。

  她想移开目光去看看窗子,想看看是不是天亮了,为什么还会白日做梦,可是却舍不得移开目光。

  “妈,你小心点。”

  邬生上前扶起邬琪华坐起来,视线扫过她鬓角的白发和脸上的细纹,眼睛一红,差点没掉下来泪来。

  “儿子不孝,现在才回来,妈,我对不起你...”

  邬生退后了半步,站起身后,忽然在床边跪下。

  “妈,我回来了,对不起。”

  千言万语,可最后说出的不过对不起。

  邬琪华的手抖得不成样子,眼泪噼里啪啦掉下来。

  她顾不得穿鞋,下床要去扶邬生,却被邬生拦住。

  邬生跪地前行,小心拦住她,“妈,你还没穿鞋。”

  他拦住邬琪华,拉住她的脚,给她套上了鞋。

  邬琪华看着跪地给她穿鞋的邬生,颤抖得抖得不成样子的手,终于落在了他的头上。

  “你...你真是我的邬生吗?”

  邬生重重点头,仰头朝着邬琪华笑,眼底却红。

  “对啊,我是真的,不信你掐我一下,或者打我一下,我肯定疼的。”

  邬生摸摸邬琪华的手,满脸依恋。

  “我很想你,可是,妈你在梦里不是这样子的,你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

  邬生抬手摸了摸邬琪华鬓角的白发,“妈,让你受苦了。”

  邬琪华摇头,“我不辛苦,能看到你回来,我一点都不辛苦。”

  邬生靠在邬琪华的膝盖,就像是小时候一样。

  小时候,邬琪华的膝盖就是邬生最好的睡眠地点。

  只要靠着邬琪华的膝盖,只要邬琪华摸摸他的头,他就能很快睡过去。

  邬生想着,就感觉邬琪华的手落在了他的头上。

  邬生满足的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

  邬琪华低头看着邬生,就那么一下接着一下的请抚他的头。

  就这样祥和静谧过了三分钟。

  邬生不舍的抬起头来,“妈,我可不能睡过去了,我还有事呢,我不能这样睡过去。”

  邬琪华手一紧,“你要...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