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918章 忌日

第918章 忌日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42更新时间:2018-12-28 06:59:57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她其实也不想让苏梨着急忙慌去找其他人,主要是她心疼苏梨,明明大好年纪,可苏梨从邬生走了后,鲜亮的衣服都没再上过身。

  就像一朵才刚刚绽放的花,还没真正绽放就开始枯萎了,她不忍心。

  她就想着如果能有人能填满邬生所待过的空白,身边有个知冷知热的人,也不至于一直这样。

  邬生的忌日就要到了,苏梨吃的饭也越来越少,家里虽然因为小陌咚咚和她没少过荤腥,可是苏梨就再没碰过。

  邬琪华能清楚看到苏梨的矛盾,一方面是不相信邬生走了,一方面又全部按照邬生走的来,就像两个人不断拉扯苏梨。

  因为她看着太痛苦了,才总想推着她往前,现在看来...苏梨也痛苦。

  邬琪华不说了,苏梨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等夜深人静,听着咚咚的小呼噜声,苏梨数着邬生的忌日,再看看越来越大的咚咚,悲从中来。

  “邬生...邬生...你到底还回不回来...”

  苏梨原以为她能撑很久,可以撑一辈子,可是事到临头才发现,真的没那么容易。

  寡妇门前是非多,一个女人带着孩子真的很难。

  就算苏梨不缺钱不缺吃,也依旧不是那么简单的。

  她感觉她就要撑不住了,就要熬不住了。

  苏梨好不容易睡过去,却梦到自己剃度做尼姑了。

  剃发的感觉那样真实,甚至能感觉到没有头发的头皮多凉,等她惊醒过来才发现是咚咚再弄她的头发。

  用她的小胖手想悄悄编辫子,结果却没编成功。

  看苏梨被她弄醒了,咚咚讨好一笑,“妈妈睡美人醒了。”

  苏梨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摸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失笑,“是啊,我的咚咚小公主也醒了啊。”

  “嗯。”咚咚滚进苏梨怀里,顺手抓起旁边的照片。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现在很会叫爸爸了。”

  咚咚看不到苏梨的脸色,好奇仰头接着问了第二个问题,“忌日是什么?”

  苏梨胡乱抓了一把咚咚的头发,不让咚咚看到她脸上的表情。

  “等你长大就知道了。”苏梨顿了顿,“至于你爸爸...你再等等。”

  咚咚嘟囔了一句什么,苏梨没听到。

  日子就不急不慌走到了邬生忌日这一天。

  说是忌日,可是就是苏梨他们接收到消息这一天。

  十一月的最后一天。

  和之前一样,这一天打早起来天就阴沉沉的,天空压得很低很低。

  这一天,苏梨自然是请假的,小陌也同样如此。

  等苏梨天还不亮就起来,开始做祭品,都是邬生喜欢吃的,还能带去公墓的。

  苏梨动作很轻了,可是邬琪华和小陌也很快起来了,没多说打起了下手。

  等十点的时候,全部收拾好的一家人出门了。

  毫无例外的,全家都是黑色的衣服。

  咚咚看气氛不对,整个人都特别乖,轮着摸摸这个的脸,捏捏这个的手,安慰苏梨他们。

  以前都是自己挑衣服穿,今天被换上黑色的衣服,也不闹。

  到了墓地,已经是十一点了。

  墓碑前放了很多花,想来娃娃脸他们早已经来了。

  墓前还站了一个黑色影子,正是荣良工。

  荣良工没多少,帮他们将东西摆好就先下去了,不打扰他们一家人。

  明明每个人都有无数的话,可是看着墓碑上的邬生,却都说不出话来。

  最后竟然都沉默了下来,最后还是咚咚打破了沉默。

  “这是爸爸,爸爸住在这里吗?”

  咚咚小声问苏梨,声音不算大了,可是她的悄悄话还是能让邬琪华和小陌听到了。

  邬琪华看向了咚咚,倒是笑了笑,接过苏梨怀里的咚咚道。

  “是啊,这是爸爸,原来我们咚咚认识爸爸啊。”

  咚咚咬住嘴唇,小心看向苏梨,苏梨朝她安抚一笑。

  邬琪华似是没看到他们母女的动作,轻声和邬生说起了咚咚来。

  都是些家常话。

  这些家常话一说就是一个多小时。

  等他们下来,已经是一点多了。

  荣良工还等在下面,他旁边还站着一个唐元宵。

  邬琪华看到两人,眸光一闪,却只是朝着他们点点头,都没多说。

  她抱着咚咚先上了车。

  苏梨和唐元宵点点头也上了车。

  小陌留在外面和唐元宵说话,说了什么,苏梨他们也不知道。

  小陌没和唐元宵多说,不过两三分钟就回来了。

  一家人沉默回了家。

  到了家,一家人都没什么胃口,不过因为有咚咚,将东西收拾好后苏梨刚要打起精神去做迟了的午饭,荣良工来了。

  端着热气腾腾的才出锅的饺子。

  邬琪华也没多说,一家人吃了饺子。

  等吃了饺子,咚咚就午睡了,苏梨和邬琪华说要去新房子打扫一下卫生。

  小陌说跟着苏梨去。

  新房子在苏梨和小陌的齐心协力下,打扫了干干净净。

  顶着雪回来的时候,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也没什么声音,之后脚踩在积雪上的特有嘎吱声。

  在这一片静默中,小陌和苏梨道。

  “妈妈,未来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苏梨怔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没多说。

  小陌的意思,苏梨明白,她要一直这样也好,还是真和大家劝说的再尝试和唐元宵开始也好,他都没意见。

  苏梨和小陌才回到家,正准备晚饭呢,电话却响了。

  电视台打来的,电视台有事,要她去处理。

  苏梨没办法,只能回电视台。

  工作就是这样,不管是什么日子,不管什么天气,都要回去处理。

  苏梨小心翼翼开着车回到电视台,将事情处理了,时间已经到九点了。

  摸摸空空如也的胃,苏梨苦笑一声,和还没下班的同事打了一声招呼,没在意他们的目光下班了。

  她还穿着一身黑,今天为什么请假,大概大家都门儿清。

  那些或者同情怜悯或者好奇或者奇怪的眼神,她都不想理会。

  苏梨心事重重出了电视台,本来要上车,忽然看到对面不远处一家小店温暖的光。

  那店很小,做的是烤豆腐的生意。

  一块块方方正正的豆腐,白白嫩嫩的豆腐,红色的辣椒配料,再加葱花,看着美味,吃也好吃。

  邬生挺喜欢吃的,之前他来接苏梨下班的时候,经常买了等苏梨。

  苏梨想着邬生,想了想提步走了过去。

  结果还没走到店的时候,颈后一疼,人事不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