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897章 救咚咚

第897章 救咚咚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93更新时间:2018-12-28 06:59:41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唐元宵收到了小陌送给他的手机。

  小陌因为忙,没有亲自去送,而是请忍帮忙送过去。

  唐元宵拿到手机的时候,帮忙送的人已经走了。

  唐元宵看着手机,情绪激动难忍,想见一面小陌,最后来到了胡同这边。

  他来得有点早,小陌还没回来。

  唐元宵就将车停在路边,等着小陌回来。

  小陌没等回来,倒是等来了咚咚和邬琪华。

  太阳渐渐西落,已经没那么晒了,邬琪华就允许咚咚出来玩了。

  咚咚一出来就和胡同里的小伙伴们一起玩了。

  邬琪华端着晚上要吃的豌豆,和胡同里准备做饭的婶子们一起边聊天边处理食材,边看着孩子。

  邬琪华剥豌豆,这是昨晚苏梨说好要做的。

  用苏杏给寄来的火腿肉,加上豌豆,在家一点胡萝卜,准备做火腿豌豆焖饭。

  这豌豆饭好吃得很,有火腿的清香,还有豌豆的清香,营养又美味。

  煮得软一些,咚咚也可以吃。

  小陌、咚咚、邬琪华还有苏梨都很喜欢吃。

  咚咚原本想帮忙剥来着,不过她那小短手豌豆也抓不到。

  “咚咚,你快去玩吧,奶奶剥啊。”

  咚咚听话就去玩了,和小伙伴们一起追着顺子哥哥的自行车。

  顺子比他们大了,都九岁了,哭了好几天要学骑骑行车。

  家里被他磨得没办法,就让他学了。

  顺子刚会骑,这几天正新鲜着,没事就在胡同里转悠,最喜欢看咚咚这些小娃娃崇拜看着她了。

  顺子妈也在一边削土豆呢,不时看一眼叮嘱。

  “顺子,你骑得慢一点,注意着点啊。”

  “知道了。”顺子有些不耐烦的答应了。

  胡同安静又热闹,邬琪华他们做门口,就着高一只低一只的桌子吹牛捡菜看孩子。

  孩子就满胡同跑。

  不出胡同的话,大家都看着一般没事,孩子也知道不能出胡同。

  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都没发现胡同口车里的唐元宵。

  唐元宵一看到邬琪华出来,条件反射就是弯腰避开。

  等邬琪华没注意到,才再次直起了腰。

  不过他一直没打开车窗,眼睛不受控制的看着咚咚。

  咚咚扎着两个丸子头,扎头带上还有小花,可惜不是他送的大红花。

  穿着淡黄色长袖的一小套衣服,好像是品君的,蹬蹬瞪的跑来跑去。

  一不小心就会摔倒。

  唐元宵每次看着她摔倒都提一口气,不过咚咚摔了也不哭,自己爬起来,还会拍身上的灰尘。

  摔了两次后,咚咚就不跑了,只走了。

  “真聪明。”唐元宵看着忍不住笑。

  不知道是不是女孩子的缘故,亦或者是咚咚太可爱了,唐元宵眼睛一直都移不开。

  这一看就看了半小时。

  唐元宵也没觉得时间有流逝。

  而这边,邬琪华剥好了豌豆,看看时间准备回去。

  “咚咚,回家了。”

  “我要等妈妈。”咚咚回道,“奶奶你寄几先回去。”

  邬琪华一听咚咚说‘自己’就想笑,一边朝咚咚走一边道,“奶奶不想寄几回去,咚咚跟着一起回去蛮。”

  咚咚想了想,“好吧,那我送奶奶回去,然后寄几在出来。”

  她说着站起身就要往邬琪华走。

  “啊...让,让...”这时汽车的顺子从外面拐回胡同来,嘴里大叫。

  新手顺子明显搞不定那自行车了。

  咚咚回头正看到那自行车直朝着她冲过来。

  “咚咚...”邬琪华面色大变,想冲过来,却根本来不及。

  顺子妈也看到了,大叫了一声,“顺子!”

  顺子看着就要撞上咚咚,眼一闭就想往旁边撞,可哪里来得及。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时。

  一道如同闪电一般快的身影,忽然从旁冲了出来,一把抱起了咚咚,另一只手猛地撑住了那自行车头。

  那自行车咚的一声摔了下去,顺子也跟着摔了下去。

  被唐元宵牢牢抱在怀里的咚咚,张着小嘴啊了一声。

  邬琪华和顺子妈手脚发软冲上前。

  顺子妈急忙去扶顺子,顺子龇牙咧嘴,不过只是膝盖和手上擦破了点皮。

  其他邻居都跑了上来,七嘴八舌问了几句后,都不约而同看向了唐元宵。

  唐元宵僵在原地,满脸尴尬看着邬琪华。

  邬琪华满脸复杂,半天才抬起恢复力气的手,“咚咚。”

  “奶奶。”咚咚喊了一声,伸出小胳膊。

  唐元宵急忙将咚咚还了回去。

  咚咚一把搂住邬琪华,回头朝着唐元宵咧嘴一笑。

  “谢谢叔叔。”

  那笑甜得能甜到人心里。

  唐元宵没想到咚咚会说谢谢,一下子倒是愣住了。

  咚咚拍着胸口,和顺子妈的动作如出一辙,“吓死我了。”

  顺子妈做这个动作没怎么觉得,咚咚做出这样一个动作来,那就是又好笑又可爱。

  大家都被咚咚弄得回过神来。

  “还吓死你了,我看你就一点不像被吓的样子。”

  邬琪华拍了拍咚咚的小屁股,“奶奶不是天天和你说,让你看着路吗?”

  “不关咚咚的事,都是顺子。”

  顺子妈一把抓回见势不妙想躲开的顺子,抓着胳膊就一顿拍,那手排在顺子悲伤砰砰作响。

  “我早说了让你注意,让你注意,你看看你,差点没撞到咚咚,要是撞上了..你这破孩子...”

  “疼,疼,疼,妈,我知道错了,你别打了...”

  顺子跳着躲,可是怎么也躲不开他妈的五指山。

  顺子妈是真害怕后怕,担心顺子是一回事,也怕咚咚出是。

  大人撞上自行车没事,可是孩子却不是,咚咚还那么小,要是被撞得哪里伤了,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

  咚咚是邬生唯一留下的独苗,是邬琪华苏梨和小陌的命根子谁不知道。

  顺子妈因为生气,打得挺用力。

  “以后不许在骑自行车了。”

  顺子妈说完看向唐元宵,“你好啊,这位同志,你是邬生的战友吗?今天真是多谢你了啊。”

  唐元宵急忙摇头,“不用,不用谢。”

  唐元宵刚才在邬琪华起来后本来是矮下身体躲的,结果一下子就看到咚咚的危机。

  然后他就想也没想冲出来了。

  咚咚本来就靠近胡同口,才让唐元宵及时冲过去救起了咚咚。

  胡同里的人并不认识唐元宵,七嘴八舌跟着后怕道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