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870章 又梦

第870章 又梦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03更新时间:2018-12-28 06:59:22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冷。

  她梦见自己一直在发抖。

  好像又回到了邬生走的那一天,鹅毛大雪,冷得能让人从里到位的冻僵。

  在这冰冷中,苏梨发现自己一动也动不了。

  在感觉自己被彻底冻僵之前,苏梨终于又梦到了邬生。

  邬生的样子,和上次梦里的他,相同却又不一样。

  他身上依旧不见好,破损的衣服上依旧血迹斑驳的样子,看样子就知道伤害没好全,可是他却能动了。

  即便这个动,只是能爬。

  在漫天的雪花中,在白雪皑皑中,邬生一点点朝着一个洞穴爬去。

  他爬一步歇一会,爬过的地方留下的血痕,他又一点点不厌其烦的用雪埋了。

  用那缺了一根手指的手埋的。

  苏梨看着他的样子心如刀绞,心疼得呼吸呼吸不过来。

  她就知道,看到那断指她就知道,他肯定受了很重的伤。

  却没想到伤到这样的地步。

  连走路都走不了,就只能那样一步步爬。

  就因为这样,他才没能回到她身边吧?

  苏梨想扑过去,想抱邬生,想帮他想将他浮起来,可是她却一动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看着邬生艰难的爬行着。

  “邬生,邬生,是我啊,我是苏梨啊,你看看我呀......”

  苏梨一遍遍喊着,可是也没用,邬生好像看不到她。

  或者说他感觉不到苏梨的存在。

  苏梨用尽办法也没用,只能就那样眼睁睁邬生爬一会歇一会,警惕的注意着四周,一步步爬到了那洞穴中去。

  那洞穴里什么都没有,可是邬生却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艰难吃了几口干净的雪后,大概累及,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邬生喘着气歇着,直到慢慢睡过去。

  睡过去前,邬生用手一笔一划在地上写了两个字——苏梨。

  嘴里张张合合,无声说出了两个字——等我。

  苏梨,等我。

  苏梨看着泪流满面,心痛难忍,忍不住大声答应。

  “好,邬生,我等你,我等你.......”

  苏梨大喊着,用尽全力朝着邬生扑过去,“邬生,邬生...”

  苏梨呼喊着,用尽全力后终于能动了,可是刚要碰到邬生时,眼前却一阵白光,她的手直接从邬生身上穿过去了。

  “邬生!”

  苏梨大急,大喊了一声,然后猛地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苏梨睁开眼睛,大口呼吸着,缓了一会才从梦中回到现实来。

  原来,她是做梦了。

  她又做了梦,又梦到邬生了。

  苏梨不知道真实预兆是暗示,还是只是因为她太想邬生活着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反正时隔半年。

  苏梨终于又做梦了,又梦到邬生了。

  梦到邬生还是活着,他还活着。

  虽然受了那样重的伤,可是他还活着,还活着,还让她等她。

  说是梦,可是那样真实,就好像邬生真出现在面前一样,就好像邬生真那样经历过一般。

  苏梨微微喘着气,抬手想揪住了胸前的衣服,结果手却却碰到了。

  苏梨愣了一下,眼珠转了转,却意外看到了一个人。

  唐元宵。

  唐元宵正半跪在她身侧,正抬手好像要探过来。

  苏梨一怔。

  唐元宵看苏梨看过来,猛地将手收了回去。

  苏梨出声,“唐元宵?你...你怎么在这?”

  她问着感觉脸上冰凉凉一片,想到唐元宵收回去的手,顿了一下摸了摸。

  摸到了一手的冰凉。

  苏梨这才发现她满脸的泪。

  唐元宵抿了抿唇,想拿快干净的手帕,找遍身上却都没找到。

  苏梨胡乱抹了一把泪,看向唐元宵,心里还是觉得奇怪和震惊。

  唐元宵为什么会在这里?

  苏梨脑海里回忆起了昏迷前的事情,听听外面的雨声,又看看四周,眉头皱得打结。

  她大概是被唐元宵救了,可是唐元宵......

  “是你救了我?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梨开口,这才发现声音沙哑得厉害。

  她来得时候是和娃娃脸一起来得,后来也一直和大家在一起,唐元宵她连联系都没联系过,更不可能在这里啊。

  唐元宵低低应了一声,也不知道应得是哪句,转移话题问道。

  “身上疼得厉害吗?都哪些地方疼?”

  这是唐元宵一直担心的,担心苏梨身上的伤。

  若是战友同事,不用说他早看过了,该治的也治过了。

  可是苏梨他只是救回来的时候简单看过,也不能好好的摸,脱了衣服看,只能大体看看,内伤或者没看出来的他也不知道。

  苏梨拧眉感受了一下,“腰,头,全身都有点。”

  她一路摔下来,路上不知撞到多少树木和石头,撞得非常疼,本来换做平时大概可以早一点停下,偏偏昨天暴雨,那山上的雨水都往下......

  她能停下,还是拜一颗大树所赐,只是撞得人也太疼了点,一口气上不来她才晕过去。

  苏梨回想着,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身上是暖和感觉的,半点没有潮湿冰冷的。

  苏梨手动了动,就发觉自己穿得极其少,湿透的衣服裤子被脱了,身上是裹着的好像是被子还有军大衣。

  看着苏梨的动作,唐元宵耳朵微红却还是解释了一句。

  “你衣服全湿了,所以...我拿来烤了,你放心,我拿我的性命发誓,我没偷看也没乱动。”

  苏梨:“......”

  还拿性命发誓呢。

  唐元宵说的话,苏梨倒是一点怀疑都没有。

  别的不说,唐元宵不可能偷看更不可能乱摸,两辈子认识的了,唐元宵她还是知道的。

  他大概也为难很久,最后才挣扎行动的,大概...很艰难。

  苏梨已经看到自己的衣服了,就在旁边火堆旁边烤着,拿衣服就晾在几根架起来的树枝上,旁边还有唐元宵自己的。

  不过他的还冒着热气,明显刚开始烤,而她的已经干了。

  “谢谢你了。”苏梨出声道谢。

  她和唐元宵可真是奇怪。

  以前唐元宵对她说过的最多的就是对不起,而现在换成她了。

  她一直和他说谢谢,每一次见面总要说谢谢。

  “谢什么...”唐元宵嘴角闪过一丝嘲讽无奈。

  不止苏梨想到了,他也想到了以前他天天和苏梨道歉的日子。

  大概那时候苏梨比现在的他还无奈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