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854章 噩梦?预兆?

第854章 噩梦?预兆?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26更新时间:2018-12-28 06:59:06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几个同事都呆了,等人走了才终于反应过来。

  “天啊,苏记者,你要调到哪里去?”

  苏梨淡淡一笑,“节目部,都是一个电视台的,不管在哪个部门,大家都是同事,以后经常联系啊。”

  苏梨和同事告辞,拿着不多的东西走出了办公室。‘

  从头到尾都没看过那主管一眼,仿佛没将人放在眼底一般。

  这也是事实,苏梨是真的没将人放在眼底。

  因为主管就是受人指使的小喽啰,还不够格。

  若是苏梨将什么人都放在心上,那她得多累。

  她只要分清重点就够了。

  如同来的突然一样,苏梨走得也特别突然。

  等苏梨的背影完全消失了,那主管才骂骂咧咧起来,可是没骂两句,就立刻闭嘴了。

  面色上无法控制的出现了一丝忌惮惶恐。

  新闻部,也就是新闻中心是电视台里不可忽视的存在,可节目部也是。

  苏梨怎么就这样去了节目部。

  主管还得将这件事赶快报告给她的主人。

  苏梨将自己简单的东西放在新办公室新办公桌上,没多停留也没正式打招呼就离开了。

  打招呼下周来打就行了,反正有的是时间。

  目的达到,要做的事情做完了,苏梨没多做任何停留。

  踩着点的下班了。

  苏梨走后,她岗位的调动消息才真正散开。

  李安娜简直不敢相信,可是等她跑去节目部,苏梨早已走了。

  不管身后因为她火速频繁调职带来的震动和喧闹,苏梨已经下到楼下。

  下了楼,出了同事的视线范围内,苏梨眉头才轻皱了一下,脚步也缓了下来。

  她看了眼自己的车,竭力正常的走向了车。

  结果才走到车门旁边,就看到了蹲在驾驶位旁边的唐元宵。

  “下班了。”

  唐元宵站起身打了一声招呼,站起身,“走吧,我送你去医院。”

  “你怎么还在这里?”苏梨低声问。

  “你觉得我能走掉吗?”唐元宵低声问。

  苏梨避开他的目光,“我说了我会自己去的。”

  “车钥匙呢?”唐元宵直接问道。

  “真的不用你送我,唐元宵,我真很感谢你救我,可是我们还是保持...”

  苏梨皱眉。

  “如果你不受伤,我会保持距离,先去医院吧。”唐元宵打断她的华。

  看看电视台门口,苏梨最后还是选择放弃和唐元宵争执。

  电视台的同事就要下班出来了,她还是尽快走的好。

  唐元宵看苏梨终于妥协,也是松了好大一口气。

  二十分钟后,就到了医院。

  苏梨在医院里将伤口处理了一下,医生还看了她身上被踢青的部分。

  苏梨肩膀上后背胸前都有被白心月提出来的青印子,医生看过后眉头一直紧皱。

  “这是多大的愁啊,那高跟鞋踢的吧,以后一定要早早来医院检查,不能大意,要是踢了器官,那就糟了。”

  苏梨低低应了。

  等处理好开了药,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

  天渐渐暗了下来。

  苏梨中间有五次开口让唐元宵走,可是唐元宵一直没走。

  等从医院出来,苏梨让唐元宵先走,唐元宵也坚持要将苏梨送回家。

  唐元宵拿着钥匙不还苏梨,一定要送苏梨回,苏梨看看时间,想到咚咚可能饿了,想到小陌要回来了,邬琪华该担心了,没时间和他辩解,只能上车。

  苏梨不想和唐元宵说话,虽然自私,人家才救了她,可是她还是只想和唐元宵保持距离。

  于是苏梨上车后就直接闭目养神,直接切断交流的可能。

  一路回去路上还挺顺,唐元宵开车很稳。

  苏梨只是闭目养神,可是不知为何,却莫名的忽然迷糊了过去了一下。

  这一迷糊过去,苏梨就做梦了。

  她梦到了邬生了。

  梦到邬生血肉模糊躺在荒山野岭里,身边还有野兽去咬他攻击他。

  整个梦也就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苏梨就被急得惊醒了。

  因为邬生前面有不知名叫不住名字的野兽,正看着邬生,他的身后还有一伺机而动的似狗似狼的动物,发着绿光滴着口水。

  邬生血肉模糊,只有一双眼睛如旧。

  缺了无名指的右手,还有胡乱包扎着的腿.......

  “邬生,危险,快起来快逃...”

  苏梨看着这一切大喊,就在她的喊声那,那野兽和似狼似狗一同朝着邬生扑去,目光正是他的脆肉的脖子。

  “邬生...”苏梨就这样大叫着惊醒过来。

  轮胎发出刺耳的声音,唐元宵即刻将车停在路边,急忙问苏梨,“苏梨,怎么了?”

  想到刚才苏梨也含糊喊了一声,他问,“做噩梦了。”

  苏梨呆呆看着眼前的一切,听到唐元宵华,恍惚转过头。

  “我梦到邬生了,他没死,他受重伤了,有野兽要攻击他,他没死...”

  自从邬生走了,苏梨从没做过邬生的梦。

  从来没有。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做了。

  说是梦,可是那样清晰,清晰得苏梨怀疑那不是梦,而是真实的。

  苏梨的眼泪滴滴答答掉了下来。

  “邬生没死,他没死,我就说他没死,他只是受伤了,他肯定在哪里吃苦....”

  唐元宵看着颤抖的苏梨,忍不住抓住她的肩膀。

  “苏梨,你醒醒,你清醒一点,你那是做梦。”

  苏梨摇头,“不是做梦,不是做梦,邬生肯定还活着,这是老天给我托梦了。”

  “苏梨...”

  唐元宵刚想劝苏梨,却见苏梨忽然一把反抓住他的手臂,急声问道。

  “唐元宵,上辈子...你上辈子认识邬生?他什么时候死的?”

  苏梨和唐元宵都有着上辈子的记忆,可两人从来没这么明说过。

  苏梨这话一说,唐元宵就愣住了。

  苏梨紧紧盯着唐元宵的眼睛,看着唐元宵的表情确定了。

  “上辈子你认识邬生对不对?你肯定认识他,你认识他!”

  苏梨后面用的是肯定句。

  唐元宵没法否认这一点,哑声回答,“是,苏梨,我认识他,可是...”

  还不等唐元宵说出这辈子和上辈子不一样,就被苏梨急声打断了。

  “他没死对不对?上辈子他这个时候没死对不对?”

  苏梨急急问着,急切等着唐元宵的回答。

  唐元宵看着苏梨的眼睛,想到邬生的大恩,无论如何也无法对这件事说谎。

  就算是为了现在的苏梨好,他也没法撒谎。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