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850章 瞎了她的眼

第850章 瞎了她的眼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33更新时间:2018-12-28 06:59:0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白心月被打得头晕目弦,疼得差点疯了。

  她疼得没听到对话,好不容易停止了打,缓过神来才喷出了一口血唾沫。

  看到里面的牙齿,整个人都要疯了。

  她竟然被打得牙齿都掉了!

  还不待她发疯,下一秒,手忽然被抓住了。

  白心月莫名其妙,还不待反应过来,下一秒就陷入了地狱中。

  真的是地狱,而且是漫长的地狱。

  一根接着一根的手指,伴随着让人胆寒的嘎达声,一一被掰断。

  白心月凄厉惨叫,拼尽全力想阻止,可是却逃不脱。

  就如同刚才苏梨逃不脱一样。

  咸猪手作为头,靠的就是一身的力气和手上的残忍手段。

  白心月怎么挣也无法挣脱他的挟制,只能任他施暴。

  短短时间,白心月和苏梨换了个位,和苏梨说的一样,加倍感受她对苏梨做的一切。

  还是借了她的人的手。

  等咸猪手完成了任务放开了白心月,白心月的手,已经变形得不成样子。

  那怪异的扭曲的手指,完完全全破坏了之前的美感。

  白心月抱着手疼得打滚,惨叫着嘴里含糊咒骂:

  “苏梨,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让你碎尸万段,敢这样对我,我下次一定会给你准备几十个男人给你享用....”

  苏梨皱眉,“太吵了。”

  那咸猪手不用苏梨吩咐,眼睛一扫立刻脱了旁边倒地同行的臭袜子塞到了白心月嘴里。

  控制住她完好的另一只手,不让她取出。

  白心月两眼一翻差点没直接晕过去。

  苏梨深吸一口气,静静捏着拳头看着白心月,没让自己移开视线。

  她不害怕,她也不会心软,对白心月这样的人,就是要这样对待!

  苏梨不眨眼看着,哑声再次开口。

  “将她的眼睛废了。”

  她说过她会将这一切还回来,说过第一时间会将白心月的眼睛废了。

  咸猪手听到这一句,瞳孔猛地一缩,看向苏梨的目光中,终于带了恐惧和忌惮。

  他没想到苏梨既然这样狠。

  想到白心月交代他们的那些事,他心里各种见不得人的龌龊想法,后知后觉打了个冷颤。

  这女人不是简单的,没有这个男人,想来也不好对付。

  咸猪手后怕着想着,人就没动。

  苏梨皱眉,“不乐意吗?不乐意你就废了你自己的。”

  白心月只瞎了一只眼,可惜心已经瞎了,如此疯狂的人,与其让她继续祸害人,不如彻底废了她。

  全瞎了,她想折腾也难折腾了。

  这种人,历来只有让她害怕恐惧才行。

  苏梨必须这样做,保证白心月以后在没机会,或者不管怎么恨,都忌惮对她动手。

  想一想白心月的恶毒,苏梨真想真正斩草除根,除了白心月。

  她的命不能全收,就收她半条命。

  苏梨语气淡淡的,可是咸猪手和白心月却犹如惊弓之鸟,差一点就直接晕死过去。

  白心月没想到苏梨竟然这样狠,看着苏梨面无表情的样子,白心月真的要疯了。

  苏梨你敢!她心里想着骂着,嘴里却只有呜呜的声音,根本发不出来。

  嘴里鼻尖的恶臭,让她真的想立刻死过去。

  可是此刻,她已经顾不上了,顾不上嘴里的臭袜子,也顾不上被手上传来的巨疼了。

  她只想逃,逃离这里。

  她不要被废了眼睛,她不要,她不要。

  白心月眼底满是惊惧,只想逃离这里,可是她被咸猪手拉着,压根躲不开。

  “不要,不要,求求你放过我,苏梨,不要...”

  她终于放声求饶,终于知道怕了,可惜她连求饶都说不出了,只有呜呜的声音。

  咸猪手压着白心月,手紧了松松了紧,犹豫了又犹豫。

  他知道,从今天开始,他就没有退路活路了,甚至丢了命都可能。

  因为他动了白心月。

  可是他根本没法考虑以后,因为他只能考虑眼下。

  听他们的话,伤了白心月,他还能逃跑,尚有意思希望。

  不听他们的话,他就没有一丝希望了。

  咸猪手挣扎犹豫着,看向了唐元宵。

  唐元宵没在看他,他再看苏梨。

  目光里有一丝来不及掩饰的错愕。

  从苏梨说出要废了白心月的演技开始,唐元宵就看向了苏梨。

  略微有些陌生的目光。

  苏梨是个什么样的人,唐元宵自认为了解了。

  她不是软弱的,从来都是有仇必报,可是以前她都用法律途径,也有自己的底线,今天真是让他出乎预料。

  看来邬生离世,苏梨受的刺激还是大了一些,而邬生走后她也经历了不少,不然不会这样。

  唐元宵心里复杂,而且忍不住为苏梨担忧。

  可是内心深处又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

  狠起来也好,狠一些也吧,狠一些才能在这吃人的社会存活下去。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胜之不武。

  在吃人的社会里心软的活着,必然粉身碎骨。

  苏梨知道唐元宵在看她,她也大概能想到唐元宵的意外,可是她连眼睛都没动一下。

  他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她只想好好的活下去。

  她还有小陌还有咚咚还有邬琪华,她必须好好的活下去。

  苏梨定定看着咸猪手,也不催,可是也不动,就那么看着。

  咸猪手犹豫着,眸光闪烁,目光最后才坚定起来。

  而对白心月来说,这短暂的十几秒的时间,却比任何时间都漫长。

  就如同古时刽子手刀下的犯人。

  可不管怎么挣扎怎么漫长,这时间还是会过去,那刀,终究还是会落下。

  “啊。”嘴里塞着臭袜子的白心月嘴里,发出了诡异含糊的惨叫声。

  咸猪手再次放开白心月时,白心月完好的那只眼睛已经往下流血。

  她的眼前一片血红,再然后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白心月终于彻底崩溃。

  她抬起终于自由了的那只没受伤的手,却忘记了拿臭袜子,就那样呜呜含糊尖叫着,彻底的失去了理智。

  苏梨闭了闭眼,微微瘸着腿一步步的慢慢走动了白心月身边。

  她蹲下,温柔的拂去白心月挡了耳边的头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