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849章 断了她的手

第849章 断了她的手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94更新时间:2018-12-28 06:59:02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白心月没见过唐元宵,可是她当然知道唐元宵。

  苏梨离婚的前夫,给他带了绿帽子的人!

  若是一般男人,遇到这样的老婆不打死就算了,偏偏苏梨大本事,竟然还勾得人忘不了,到现在竟然还护着!

  邬生不计较苏梨的破鞋身份,唐元宵不在意苏梨和邬生勾搭成奸还生了孩子,邬生死了竟然还巴巴的上来给她当靠山。

  这样死心塌地。

  哈。

  哈哈哈。

  为什么这世界这么不公平!

  竟然都为了苏梨这样一个女人丧失理智!苏梨到底是多大本事,她功夫是有多好,才让人如此难忘!

  “唐元宵,哈哈哈,好本事啊好本事,苏梨你好本事,竟然还能让前夫念念不忘,哈哈哈!”

  唐元宵比起邬生,自然不够分量,可是也不是普通人,他们白家要出手,也得掂量掂量。

  因为不管唐元宵还是邬生,他们的背后是部队。

  “可真贱啊,现在还跑来给苏梨当靠山,也不怕被人笑话,哈哈哈...”

  唐元宵的脸色难看至极,本来想说两句话,可忽然发现和这种疯子没什么好说的。

  他一言不发,提步就要走过去,看那样子,白心月不死也得残。

  苏梨却眼疾手快拉住了他的手。

  苏梨没有多少力气,用的力气明明很小很小,可是唐元宵就是被拉住了。

  “她那样对你了,你还拉住我干嘛。”唐元宵低声。

  看着白心月丑态百出,他眼底厌恶更甚。

  苏梨深深看了一眼唐元宵点头,“我知道,我没说要放了她。”

  她又不是圣母。

  苏梨看着唐元宵,低低说了一句,“谢谢。”

  唐元宵到底怎么出现在这的,为什么标志性的军装也没穿,就穿着一身便服忽然这么出现,苏梨不去想为什么。

  她获救了,心里自然感激,就说一句谢谢。

  唐元宵听到苏梨的道谢,脸上顿时复杂不已。

  苏梨移开了视线,没看唐元宵满脸的复杂,而是侧头看向了白心月。

  白心月之前还那样嚣张,可因为苏梨拉住了唐元宵,她就缓过神来,竟然想爬起来逃,正试着站起来。

  苏梨看着也要站起来。

  唐元宵急忙扶了一把。

  苏梨就着他的力道站起身,唐元宵看白心月要逃就道。

  “那女人不能放过,你放心吧,这件事只要没死人,他们就没法追究。”

  苏梨点头,“我没想过放过她,我只是不想她脏了你的手。”

  苏梨永远不会忘记,她当初被叶欣兰关起来的时候,邬生因为愤怒教训了叶欣兰和唐母。

  他说他不后悔,说那是他作为男人做的,再来一次也会同样选择。

  之前苏梨也没再去想这件事,因为她理解邬生的选择,所以面对李献的威胁她也支持邬生。

  可是邬生走后,苏梨每一天都在后悔,每一天都在自责。

  如果当初她退让了,让邬生也跟着退让,那邬生的停职处分就不会来。

  如果没有停职处分,邬生说不定就不用将功赎罪,不用去除任务。

  如果不出任务,邬生就不会死了。

  这些念头,总是在深夜,总是在没人的时候袭上苏梨心头。

  邬生已经受到影响了,苏梨能阻止,自然不想唐元宵也被卷入。

  她不想唐元宵因为她被卷入,不管怎么样,谨慎一点是好的。

  几个男人总要唐元宵动手,这没问题,这些劣迹斑斑的人,动手也不会不好追究。

  可是白心月不大一样。

  她不想唐元宵脏了自己的手。

  唐元宵不理解苏梨所想,皱眉看着苏梨。

  苏梨没看他,而是看向了脚边倒地的男人。

  那男人正是之前的咸猪手,因为皮糙肉厚,倒是还醒着。

  苏梨踢了踢那咸猪手,“起来,去打那女人,把她那嘴打烂,打到我满意为止。”

  那嘴太烂,打烂了才是正理。

  她之前最想做的就是这件事。

  咸猪手听了大惊,他哪里敢打啊,那是他老板啊。

  苏梨看得出他犹豫,指了指旁边的唐元宵,“你不打她,他就打你。”

  唐元宵阴沉沉看着咸猪手。

  咸猪手整个人一抖,挣扎着爬起身向白心月走过去。

  白心月没想到苏梨会来这么一出,听得破口大骂。

  “贱人,想得真美,他们可是我的人,怎么可能敢打我。”

  她嘴里说着,可是眼底的神情却不是,警惕看向了咸猪手,目光里带着警告。

  白心月之前都没将这些打手当人,看到咸猪手犹豫了一下竟然真过来了,惊怒交加,又忍不住害怕,威胁道。

  “给我站住,你找死是不是,不知道我是谁吗?敢动我一根汗毛,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咸猪手一听果然犹豫了。

  他们自己做的是什么,自己心里还没点数。

  要真打了白心月,日子肯定不好过啊!

  咸猪手这一犹豫,白心月看着心里就一喜,“还不快扶我起来,去叫人把他们拦住打了...”

  白心月说着,咸猪手往回看了一眼,看到唐元宵的眼睛后抖了一下,闭着眼猛地呵了一声抬拳就朝着白心月扑了过去。

  白心月正说着呢,没想到咸猪手竟然动手了。

  话还没说完,就中了一拳。

  正是嘴巴。

  白心月惨叫了一声,下一瞬连惨叫都叫不出来了。

  呜呜咽咽的诡异声音后,白心月的嘴已经全部红了流血了,连话都说出来了,咸猪手才看向苏梨和唐元宵。

  咸猪手作为坏人,直觉是最灵敏的,看得出唐元宵的恐怖之处。

  苏梨还没开口,唐元宵忽然先抢先开口了。

  “把她的手指一根根掰折。”

  苏梨猛地看过去,唐元宵没看她,而是看着咸猪手补充。

  “就动过手的那一只,五根手指一根不能少,就这样。”

  他抬手比划了一下,五根手指一个个的往后掰。

  十指连心,这样得多疼....这可比断一只手还过分。

  咸猪手的手就感觉密密麻麻疼了起来,仿佛看见唐元宵将他的手一个个的往后掰断的样子。

  他心里发毛,想也没想看向了白心月的手。

  白心月白大小姐,那可是从小十指不沾春阳水的,一双纤纤细手养得又白又嫩又直。

  就算此刻狼狈不已,也同样可以看见美。

  而刚才也就是这只漂亮的手打了苏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