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820章 回新房子

第820章 回新房子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89更新时间:2018-12-28 06:58:39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穆妈妈穆豪杰包括小陌都呆住了,呆呆看着苏梨。

  苏梨咳了咳,“咳...我刚才脑海里真是只有这一句话了。”

  “噗...妈,你怎么这么好笑。”小陌喷了。

  “可不是吗,天啊,你怎么想到的。”穆妈妈也笑了。

  苏梨看看穆豪杰,“比起他,不算什么。”

  穆豪杰又想笑呢又想哭,“我冤枉啊,我真不是故意的,我那时候就是条件反射啊。”

  穆豪杰看向小陌,“还不都是小陌,教我学会了跳山羊,我没事就跳一下,看到什么就想跳。”

  “那天我看着她蹲在那,就一下子想跳,然后就跳了,我也是...也是想哄她开心嘛。”

  苏梨:“......”

  表示不懂这种高才理科生的想法。

  还是帝都大学的学生呢,好不容易找了个好姑娘做对象,就这样...就这样作死。

  智商够高了,可是情商是有点问题是不是?

  说起来,这小姑娘和他结婚的话,还真不知道有多少坑等着她。

  苏梨第一次正确认识了穆豪杰这个人,用看一个巨坑的眼神看了他好一会。

  最后因为家里还有要吃奶的咚咚,苏梨小陌很快告辞了。

  出来路上苏梨对着小陌苦口良心,让他千万不要学穆豪杰啊。

  不然等哪天她正蹲地上哭呢,小陌从她身上山羊跳过去了,她该是一种怎样的心理体验啊。

  想想都可怕,这个可能性还是掐灭在摇篮里的好。

  回到家,咚咚刚醒来,正是饿的时候,看到苏梨眼睛都亮了。

  苏梨一抱她,那脸就直往胸拱。

  “饿了呀。”苏梨笑得不行。

  苏梨喂咚咚,小陌去联系唐元宵,想去看看唐元宵。

  唐元宵没有大哥大,不过也有寻呼机,联系他倒是也方便。

  小陌很快就接到了唐元宵电话。

  赶巧了,唐元宵就在帝都呢。

  大年初三,他去特殊监狱看唐母了。

  特殊监狱就在帝都郊区,唐元宵虽说‘冷情冷意’了不少,可是到底是亲生母亲,每个月的探望从来都不少的。

  这次过年,唐元宵也是一个人冷冷清清在帝都过了。

  因为他无牵无挂的倒是主动提出可以不休息,所以不管大年三十初一初二他都在正常上班。

  这对他来说,也算是好事。

  大过年的,比起一个人无所事事孤孤单单,忙碌也挺好的。

  到了大年三十这边,唐元宵才有一天短暂的休假。

  他休假就是去看看唐母,抓住过年的尾巴。

  过年是大节,即便对犯人过年也比其他日子好,还能吃上些好吃的。

  能吃上鱼吃上鸡,每天要去劳改的也能休息几天。

  特殊监狱也差不多,不过他们大多干不了什么活,也就是气氛好一点而已。

  特殊监狱的狱宠小可爱唐母,也得到了更多的笑脸夸奖,还有鸡鸭鱼肉吃。

  可是她还是难过得想死,连害怕都忘记了,每天哭得不行。

  唐元宵来了,唐母也没给好脸色,短短的会面时间,就听她在那抱怨诉苦,说自己多可怜了。

  唐元宵听着,中途还能开个小差,以前听着肯定难受万分,如今不过是不痛不痒罢了。

  见完了唐母,看她依旧‘活蹦乱跳’,这事也就过去了。

  他来其实也想见见小陌,给他压岁钱,只是不好太主动联系他。

  正犹豫呢,就收到小陌的信息。

  他自然高兴,父子两就约好了见面。

  小陌和唐元宵约好,也不瞒着苏梨,和苏梨说了要去见唐元宵。

  “那你去吧,如果要吃晚饭,你也别一定急着回来。”

  苏梨没意见,邬琪华更没意见。

  她原先就没意见,现在小陌都姓邬了,那就更大方了。

  那唐元宵吧,虽然小陌还叫着他爸,不过一年也见不了几次,见了吃吃饭也没啥,反正小陌是他们家的人,抢不走。

  她就是这样的大方!

  大方的邬琪华还给小陌准备了点东西,让他带去给唐元宵。

  小陌笑嘻嘻应了。

  小陌走了后,苏梨又喂了一次咚咚,看她午睡了,和邬琪华说了一声就出来了。

  她出来倒不是去哪,而是去了新房子。

  她和邬生结婚后的新房子。

  邬生出发后,她就和邬琪华到了老房子这边。

  后来也只回过一趟,就是去拿了东西。

  原本等着邬生回来再回去,结果物是人非。

  邬生就没回来,而苏梨也再没回过新房子。

  出院了,出月子了,其实苏梨早可以回来了,可是她一直没回。

  她不是不想回,只是怕而已,怕回来了触景伤情。

  这新房子是邬生和她早前花费了心思布置的,当然出力的主要是邬生,她就是提供建议。

  作为他们要生活的地方,邬生布置得很用心。

  因为苏梨喜欢,他做了许多装修改变。

  不管是院子里的水井花草,还是牵牛花葡萄架还有石桌,甚至秋千,都是邬生因为她早前喜欢邬奶奶家那边的院子,而专门让邬冬带回来种上的。

  这新家他们生活了还不到一年,可是不管哪个角落,都有他们生活的痕迹。

  那些痕迹,都是她和邬生最美的回忆。

  她若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来到这里,触景伤情,还不知道会哭成什么样子。

  她不能哭得太厉害,不然咚咚就没有吃的。

  如此,苏梨就一直没来。

  直到过年的时候,苏梨觉得她可以来了。

  大年初一没时间,初二也过去了,初三下午,没有任何借口,苏梨就过来了。

  她想过来收拾一下。

  当初那样离开,什么东西都那样放着,也没收拾收拢。

  打开大门,进了院子,苏梨站了几分钟才进了屋。

  原先热热闹闹的家,如今看着,只有四个字——冷冷清清。

  是啊,冷冷清清。

  可是怎么可能不冷清的。

  房子就是人住着才热闹,才有人气。

  没忍住的房子,就算装修得再好,打扫得再干净也免不了冷清。

  这个原本温馨热闹的新家,差了人气,就显得冷清颓然下来。

  苏梨站在门口,发着愣,都有些无力进去了。

  房子还是那个房子,屋子还是那个屋子,什么都没变。

  可是又什么都变了。

  冷冷清清,在没有了以前的热闹幸福。

  所以苏梨看着都变了,变得都有些陌生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