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819章 亲事不作数(下)

第819章 亲事不作数(下)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85更新时间:2018-12-28 06:58:38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荣良工的深情,邬琪华看得明明白白。

  越明白,她就越痛苦。

  她的眼泪,一下子没忍住掉了下来。

  “你这是何苦...这是何苦呢...”

  她指了指自己的鬓角,指了指自己的眼角,“你看看我,你看看现在的我,我已经这样了。”

  她的容颜已经不在,她真的老了。

  以前和荣良工出去,很多人都会说他们般配,甚至不知道她大他六岁。

  可是现在,没人会说他们般配了,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她大了,她不是他的良配。

  邬生走了,留下一个咚咚,小陌还小,那个家,还需要他们三人扶持着前进。

  她怎么可能再结婚,邬生死后,她已经心如死灰了。

  她唯一的愿望唯一的目标,就是和苏梨一起养大咚咚,等着小陌真正长大。

  然后苏梨...还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不管怎样,一家子都和和美美,幸幸福福。

  荣良工适合更好的人,她已经不适合了,不适合了啊。

  邬琪华泪流满面,蹲下去捂着脸无声哭泣。

  “你就放过我,放我你自己吧,荣良工,我们命中注定无缘。”

  荣良工的手紧紧捏成了拳头,心如刀绞。

  “你让我看什么,我只看到心疼,我早说过,我不管我们差六岁还是十岁,我稀罕的是你这个人。”

  他轻轻蹲了下去,颤抖的手**着邬琪华鬓角的白发。

  “就算你白了满头,在我眼底依然是你,依然不变。”

  这些白发这些皱纹,都是邬琪华的伤痛,每一根头发,每一道皱纹,都是她的伤痛。

  荣良工又怎么会因为这些伤痛而变了心。

  邬琪华听着荣良工的话,忍不住抬起拳头捶向了他。

  “你何必说这些话来招我,我都说了我不可能改变心意的,你根本不知道我面临的现实是什么...我哪里有心去幸福。”

  “我每一天每一次笑,都会想起我的邬生,想他都去了,我还笑,我有什么资格笑.....”

  邬琪华的手不知不觉收了回来,一下一下的捶着自己的心。

  “你不懂,你不懂我的心...不懂我的痛...”

  荣良工静静蹲在邬琪华身边,满目沉痛,却沉默下来。

  他没再开口,只是伸手将邬琪华搂近了自己怀中,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无声给她安慰。

  她的痛,他也许真的不能明白。

  可是,他想守护她,守护这个身心俱疲的女人。

  邬琪华再回到家,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

  她的眼睛还有点红,可是神情已经平静了很多了。

  看苏梨关心看过来,她嘴角扯了扯,“你这孩子。”

  苏梨起身,“妈,你和荣叔谈得怎么样了?我觉得荣叔真的挺好...”

  邬琪华摇头打断了苏梨的话,“我们之间不可能了。”

  苏梨沉默了下来,就在邬琪华以为苏梨不会再劝说的时候,苏梨忽然开口了。

  “妈妈,我真的觉得你和荣叔不应该结束,他不是可以等你吗?今年不行,明年也可以啊。”

  邬琪华转过头,“苏梨...”

  苏梨接着道,“邬生走了,我没有办法,可是...至少你要幸福啊。”

  “妈妈,你还有幸福的可能,至少你要幸福不是吗?”

  “你幸福了,邬生看着也高兴啊。”

  邬琪华真的没想到苏梨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怔了好一会,回身走了两步,抱住了苏梨。

  “傻孩子,你这个傻孩子。”

  初二这一天,荣良工没在过来家里这边,也没送东西。

  苏梨和小陌挺失望,邬琪华却松了一口气。

  初三的时候,苏梨和小陌吃了早饭,喂饱咚咚后,将咚咚留给邬琪华照亮,去穆家拜年。

  穆家已经习惯了小陌每年都来,已经准备好小陌爱吃的水果东西了。

  穆教授他们都挺高兴,就是穆豪杰有点愁眉苦脸。

  大过年的还愁上了,小陌自然要关心一下。

  结果小陌一开口,穆家人脸上就出现无奈又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穆豪杰都纠结得要哭了。

  “还不是...还不是你未来嫂嫂和我怄气。”

  穆豪杰最后才抓了抓头开口了。

  穆妈妈在一边听着都听不下去了,“还怄气呢,人家小姑娘都要和你分了,都要退婚了,还怄气。”

  苏梨和小陌都吓了一跳,“怎么回事啊?怎么这么严重?”

  “嗨。”穆教授一脸懒得听无法直视穆豪杰的样子,直接起身走了,眼不见心不烦。

  穆妈妈这才把事情经过说了。

  “豪杰不是去拜年吗,本来拜得好好的,后来也约着小姑娘一起出来玩了。”

  “结果路上剧遇到放炮竹,小姑娘怕,他还不知道,非得和一群孩子玩,捡了炮竹吓人。”

  苏梨嘴角抽抽,穆豪杰这个高材生啊,看着挺好,可实际上是有点缺心眼是不是?

  “哥,你怎么能拿炮竹吓嫂嫂啊!”小陌也很无奈啊。

  穆妈妈叹了一口气,“这还不算了,他把人小姑娘惹生气了惹急了,人小姑娘蹲在地上哭呢,结果...结果他不知道哄就算了,还...还从人小姑娘身上跳山羊过去了。”

  穆妈妈嫌丢人啊,最后一句说得特别急。

  苏梨以为自己听错了,挖了挖耳朵。

  “什么?他干啥了?”

  “山羊跳啊,山羊跳,他从正哭的小姑娘身上是山羊跳过去了!”

  穆妈妈真是要被气死了喂,“小姑娘被气得呦,回家就和父母说要退婚了。”

  她指着穆豪杰的脑袋,真觉得戳死算了。

  小陌:“.......”

  苏梨:“.......”

  她特别特别的好奇,穆豪杰到底是怎么想的,才会山羊跳?

  这个脑回路,这个奇葩思路,她真的打死也想不清楚啊。

  苏梨和小陌都沉默了下来,客厅里弥漫着一种迷之尴尬。

  穆妈妈咳了一下,“咳咳...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帮我骂骂他也行啊。”

  苏梨咳了一声,“我这是忍着没开口呢,因为我心里只有一句话。”

  三个人都好奇向苏梨看了过来,苏梨正襟危坐,然后慢慢抬头,指了指穆豪杰。

  “来人哪,把他拖出去斩了!”

  一句话字正腔圆的,简直不要太地道,和电视上一样一样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