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814章 月子病

第814章 月子病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33更新时间:2018-12-28 06:58:34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唐元宵不知从哪里听过一句话。

  女人是水做的,所以她们总是喜欢流泪。

  高兴了流泪,悲伤了流泪。

  他以前一直没觉得,可是在邬生的葬礼上,他终于知道了这句话的意思。

  他都不知道,苏梨那样瘦弱的身体里,怎么能流下那么多泪眼。

  一直,一直流,仿佛没有流尽的时候。

  唐元宵一直看着苏梨哭,看着她一直哭,直到最后哭晕在了邬生的墓前。

  这一晚,唐元宵大醉。

  他后悔,悔恨,恨为什么不是自己接了这个任务。

  为什么不是他死,而是邬生。

  他死了,也就死了,唯一的牵挂也就是唐母。

  唐母年纪大了,跟着他去,母子两一起去黄泉路也没什么,还算有个伴。

  只有邬生不行,邬生不行的,可是偏偏是邬生去了。

  唐元宵喝得烂醉,想麻痹自己想忘掉一切,可是却做不到。

  不管喝多少,脑子还是那样清晰,心还是那样悲痛。

  这一夜,喝醉的人中,唐元宵只是其中一人。

  不管这一夜经历了什么,不管这一夜怎样悲痛欲绝,第二天天亮一切还得照旧。

  邬家...也同样如此。

  就是苏梨病了。

  她才出月子,本来身体就不算好,又一直郁郁寡欢,经历了昨天那样的悲痛,不可避免的病倒了。

  咚咚也病了。

  她一直很健康,可昨天去送邬生,她不知是冻着了,还是哭伤了也跟着病了。

  之前不是没犹豫的,也想过外面天太冷了,不然就不抱咚咚去了。

  可是最后还是抱着去了。

  因为那是她爸爸的葬礼,那样爱她那样盼着她的邬生的葬礼啊。

  苏梨发烧发热,咚咚也差不多,只是她没那么严重。

  就是整个人蔫蔫的,喝了点药,烧就退下了。

  苏梨却是第二天才退下烧的。

  她退烧后,倒没有继续烧了,只是人完全说不了话。

  喉咙伤了,又发烧,根本发不出声音。

  眼睛又红又肿肿得不成样子。

  过了三天,苏梨才差不多恢复正常,能说话了。

  只是病好了,身体却虚得不行,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

  送走邬生后,苏梨身体仿佛被抽走了一丝灵魂,彻底伤了身也伤了心。

  日此缓慢过去,每天就重复着过去。

  苏梨让苏杏先回去,回去准备过年,苏杏却一直不放心。

  一直拖着拖着,拖到小陌放寒假了,苏杏才没那么放心的回去了。

  她倒是还想继续照顾苏梨,可是她家里还有丈夫孩子。

  丈夫体谅她,一直不催,可是孩子还小,她离开这么长时间,已经是极限了。

  小陌放寒假后,苏梨身体也养好了一些,可以下床出来院子里走动了。

  从送走邬生那一天开始,之后陆陆续续一直再下雪,好像一直没停过。

  苏梨每天每天都会看着这些雪发呆发愣。

  上一秒还说着话呢,下一秒已经去看雪发愣了。

  一发愣几秒钟十几分钟一个小时,都有可能。

  若不是邬琪华和小陌在,苏梨也许能发呆一天。

  小陌一直很担心苏梨的情况,去哪都觉得不放心,直到过年前有一天他和邬琪华必须出门。

  他几乎一天都魂不守舍,等以最快速度赶回来,家里并没有他担心的情况。

  苏梨好好的,家里也好好的,连咚咚也好好的。

  小陌松了一口气。

  苏梨转头看到小陌的表情倒是怔了一下,“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小陌愣了一下,“妈,你吃过饭了吗?”

  “吃了。”

  苏梨回答着小陌不断的问题,看着他关心看着咚咚,苏梨后知后觉察觉过来小陌的意思。

  苏梨哭笑不得,无奈之余又觉得愧疚。

  “小陌啊,你不用太担心妈妈,妈妈之前那样,是因为你们在身边。”

  “你放心,之前只是精神有些不好,我以后会也来越好的,也会照顾好咚咚的,你不用太担心。”

  她是妈妈啊。

  她无论如何都会记得咚咚的啊。

  小陌怔了一下,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我会越来越精神的。”苏梨保证。

  苏梨从这一天之后,说到做到了。

  葬礼过后一个月,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时,苏梨已经差不多恢复了正常。

  她身体养好了,就接过了照顾咚咚的事,每天围着咚咚,事情杂七杂八。

  做妈妈不容易,照顾一个孩子更不容易。

  因为要过年,苏梨还要准备过年,就越来越忙。

  在忙忙碌碌中,春节如期而至。

  比起去年,这一年邬奶奶他们没能来帝都,没有他们一起过年,少了邬生,总少不了几分冷清。

  每年过年,邬琪华都会准备祭祀,今年多了一个邬生。

  大年三十就这样在鞭炮声中过去了。

  邬琪华精神不济早点睡去了,小陌哄咚咚睡,结果他自己也睡着了。

  就睡在主卧,苏梨给他盖了被子,哭笑不得。

  一家人都睡了,苏梨就一个人守夜,替一家人守夜。

  十二点过去后,不知是不是老天也察觉到她的孤单,竟然开始下雪。

  苏梨打开房间门,抬头看着落下的雪花,伸手去接。

  雪花触手即化,苏梨深深吸了一口气,收回了冻僵的手。

  没有邬生的这个月,如同她早前说的,她没死。

  没有了邬生,她还是一样活下来了。

  失魂落魄了两个月,她就这样每天忙忙碌碌过来了。

  唯一不一样的大概就是不知什么时候就泪流满面了。

  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流泪。

  即便什么也没想,也会流泪,只因为心中悲伤太大。

  可不管悲伤多大,也不能一直哭,一个月可以,半年可以,甚至一年都可以,却不能日日都如此,天天都无缘无故哭,太不像样子。

  好在…好在苏梨还落下了月子病。

  迎风落泪的月子病。

  苏梨不知道是不是真是她月子里落下的毛病,还是只是因为她想哭。

  不过这样也不错。

  风,可以给她哭的借口。

  她就是见不得风,她见了风就要落泪。

  因为病了,光明正大的流几次泪,想来她哭一辈子也没人说什么。

  不过感慨可怜几句罢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