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813章 葬礼

第813章 葬礼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34更新时间:2018-12-28 06:58:34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元旦如期而来。

  新年第一天,一月一日,苏梨满月后的第二天,是邬生的葬礼。

  本来重新一切开始的,欢庆的节日里,苏梨他们却要送走邬生了。

  这一天,本该全国欢庆的时候,电视台、电台、报纸却有一块灰色的悼念文。

  那是给邬生的。

  从前两天开始,邬生牺牲的消息和事迹就开始传播。

  邬生入伍十余年,参与了无数救援,完成了无数任务。

  就算不算那些保密的任务,能公开的救援行动,也是数不胜数。

  这些事件一件件记下来,一桩桩列出来,他们才知道邬生做了这样多。

  全国的人能从那一年年的事迹中,总能找到相关的或者熟悉。

  不是听说过,就是身边亲朋好友经历过的,不然就是自己亲自经历过的。

  更有许多是被邬生亲手救回来的。

  就如同当初雾城泥石流邬生舍身相救回来的小黑。

  邬生所做过的事情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多,曾经他就被称为英雄。

  这一次,更是当之无愧。

  一月一日这一天,全国上下很多人都在关注这一场葬礼,都在默默哀悼。

  还有人,已经从全国四面八方赶过来,只为亲自送他。

  发誓长大后要成为下一个邬生的小黑,也在其中。

  这些人,只有百十人,并不算多。

  可是...谁也不会说好,因为谁又能保证谁走的时候能有百十人如此赶来送呢?

  一月一日,阴转雪。

  天空压得很低很低,如同大家的心情。

  清晨,邬琪华苏梨小陌起了大早,梳洗完毕后,换好衣服好后出门。

  三人衣服除了黑的就是白的,连同苏梨怀中的咚咚襁褓也是白的。

  出了门,他们就看到了胡同里错落站着等着他们的邻居们。

  他们也要跟着去送一程邬生。

  和邬生一起牺牲的那个战友的葬礼早已经办了,遗体已经那般了,也没发拖着。

  只有邬生的因为特殊原因,拖到了现在。

  邬琪华苏梨小陌从胡同出来,对着胡同邻居们,无声欠身表达他们的感谢。

  走到胡同口,荣良工一身黑衣已经等在那了。

  他的身后,是不知什么时候赶来的娃娃脸管大江他们。

  十余个官兵战士,手臂上带着黑纱,整整齐齐战立。

  他们的身后是几辆绑着白布的军绿色军用车。

  那是来接苏梨他们的。

  看到邬琪华苏梨他们,娃娃脸管大江立正无声敬礼。

  邬琪华邬生小陌深深鞠躬。

  加上胡同里的邻居,胡同口几十人,可是现场却没有一丝声音。

  大家顺序上了车。

  第一辆车上只有邬琪华苏梨他们一家人。

  连荣良工也在第二辆车上。

  管大江亲自开车,娃娃脸在前面低声和苏梨他们说流程。

  车辆缓缓向前驶去,最后停下。

  一下车看到的就是仿佛看不到尽头的花圈。

  再往里走,就看到了整齐列队的官兵战士。

  整整齐齐密密麻麻,苏梨也数不清是多少人。

  他们的身后,是小黑等这些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主动前来参加现场哀掉的普通民众。

  他们站得没那么整齐,可是也密密麻麻的。

  数不清的人,却不显得嘈杂,本来还有些点声音,等苏梨他们进来后,一下子安静了下去。

  如同娃娃脸之前他们做的一般,在苏梨他们过去的时候,那些官兵战士无声敬礼。

  苏梨抱着咚咚,走到中间,看了一眼邬生的遗像,转身,抱着咚咚深深鞠躬。

  片刻后,苏梨才再次起身。

  苏梨转身刹那,听到了几声压抑的哭声。

  里面貌似还有小黑的。

  可是苏梨没回头,她连自己都无力安慰了,更何谈安慰别人。

  在一片白色菊花中,邬生的遗像即便是黑白的也那样的显眼。

  苏梨看着她从未见过的遗像照片,眼泪才终于落下。

  邬琪华苏梨他们到来,葬礼就开始了。

  奏哀乐鸣炮后,就是遗体告别了,可惜邬生连遗体都没有,于是就只有遗像致敬默哀。

  所有军官士兵,包括亲自主持的领导,全体肃立,向邬生遗像脱帽致敬默哀。

  阴沉沉的天,开始飘飘扬扬飘下雪花。

  飘飘絮絮,没有什么过度的,直接下起了鹅毛大雪。

  连天空都在为邬生默哀。

  “你这是让我一辈子都记得你吧?每次下雪都会想起你....”

  苏梨抬头看着天空喃喃。

  怀里本来一直安静的咚咚,没有任何预兆的忽然大哭起来。

  哭得那样凄厉,前所未有的大哭。

  苏梨心中大恸。

  “你也知道你爸爸走了吗?”

  咚咚的哭声,打开了无数人死死忍住的泪。

  邬琪华死死捂着嘴,嚎啕大哭。

  苏梨一边哭着一边哄咚咚,平时咚咚很好哄的,可是此刻却怎么也哄不停。

  小陌帮忙哄,也不行,咚咚似乎越哭越伤心,哭得仿佛要喘不上气。

  “她这是...这是知道再送爸爸。”

  领导上来抱了一下咚咚,最终因为心情难以平复很快将咚咚还给了苏梨。

  咚咚哭了整整十分钟,直到哭得累得睡过去。

  睡过去后,还在抽抽。

  娃娃脸等人站在下面,看着扑扑簌簌的大雪下,瘦弱得仿佛风一吹就会倒的苏梨,眼睛通红呜咽哄着咚咚。

  听着咚咚的哭声,再看看遗像上邬生平静的目光,只觉万箭穿心。

  这一幕,永久的刻在很多人的脑海中,很久很久都未曾忘记。

  无法忘怀。

  好不容易能睡着的娃娃脸,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总会梦到这一幕。

  每次看到下雪,也会想到这一幕。

  明明还有这么多牵挂,明明有这么多人舍不得,老大为什么偏偏就走了呢。

  这一天的雪,大得过分,也冷得过分。

  冷入骨髓。

  苏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抱着咚咚来到了陵园的。

  仿佛才一眨眼间,也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她抱着咚咚站在陵园。

  小陌抱着邬生的遗像,站在她旁边。

  等小陌将邬生的遗像放下,葬礼就算完成了。

  邬生就将这样安葬在烈士陵园,从此在此长眠。

  苏梨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和名字泣不成声。

  邬生.....都一个月了,你为什么还没回来呢。

  为什么,还没回来证明你没死呢。

  你就真的就这样...就这样走了吗?

  就这样永远离开我了吗?

  苏梨的世界,寂静无声,这一天,她在也没听到任何声音了。

  只有扑簌扑簌的雪落地的声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